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八十九章 荣誉男爵
    凌歧早猜到这个气度不俗的老头身份不低,倒没怎么惊讶这厮居然是伯爵府的管家。侍卫们的坚持才令他侧目!这甚至推翻了他先前从市井中听来的流言。

    下属的桀骜,不能说明女伯爵对武装力量的掌控程度太低,因为凌歧可以感觉到这些人对女伯爵发自内心的爱戴,这种敬爱甚至已经远远高过了生命、荣耀。必要时候,即便牺牲自己、牺牲名誉,即便违抗命令,他们也会为自己的主人流干最后一滴血,扼杀最不起眼的危险!

    他们不是最听话的士兵,但绝对是最忠诚的卫士。

    凌歧喜欢听话的下属,就算是无脑的死士,也比自作主张的忠仆要好用,但这只是他的理念,也是由于他身为男人的性格使然,总想掌握一切。女伯爵显然更喜欢以德服人,因此威仪略有不足。凌歧偏偏不得不加以重视,这同样是一种御下的手段,本质来说和前者没什么高下之分,放在女人身上效果只会更好。

    难怪作为一个遗孀都能继承伯爵爵位,还把府内曾经最有权势的两个人都逼了出去!

    她不但有手腕,更懂得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对大局也有十分清醒的认知。城堡始终是城市的中心,只要守住这片净土,她的地位就稳如泰山!

    宴会用的餐厅并不是特别为谁准备,华丽的灯火配上对于贵族而言稍显丰盛但并不奢侈的食物,再加上女伯爵温和的微笑,很容易让人在热情之余感受到主人的拳拳心意,有一种家常便饭的温馨。

    羊排、牛奶、乳酪、红酒...

    一道道菜摆到桌上,由仆从负责分开,递给长桌边想要食用的客人。

    凌歧只是稍稍吃了一些,便和女伯爵愉快的攀谈起来。

    这个世界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臭规矩,餐桌从来是最好的交流场所,食物会让人愉悦,愉快的心情又会让交流变得更容易。

    凌歧渐渐为女伯爵的风情折服,女伯爵也被凌歧的幽默引得咯咯发笑。

    当然,这些都只是表象,实际上凌歧一直在偷偷观察女伯爵身边用餐的两个人,一个精悍逼人的青年,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食量惊人。还有一个身穿紫袍的女人,头上戴着帽兜,只露出一张精致尖俏的下巴,和路西恩这种就算遮住面孔也让人一眼就看出是个邋遢大叔的形象完全不同,她的深沉和神秘是对异性最好的吸引!

    法职者?!

    凌歧第一眼看到她时眼皮就跳了跳,这是一种生物对于危险本能的警觉,他甚至觉得就算发起“嗜血突击”,他也不可能伤到她哪怕一根头发,除非是激活尚在冷却中的“利刃咆哮”!

    至于女人的美丽和神秘,早就被他忽略的一干二净。

    其实凌歧对她的身份来历还是很感兴趣的,不过因为女伯爵介绍说这是她的闺蜜,一位博学者,恰逢其会到来,凌歧也不好追问。

    至于年轻人,女伯爵稍稍提了一句,说是她的表弟,也是她的贴身侍卫长。

    席间一共六人,除了凌歧和李奥,最后还有一只萝莉,是伯爵家的千金,模样挺可爱,可惜在开席几分钟后便借口身体不适离开了。

    凌歧发现她看人的眼神有些闪躲,甚至包括那些仆人和侍卫,这让凌歧怀疑小萝莉患有孤僻症。

    凌歧不是医生,更不是萝莉控,对女伯爵看向女儿的担忧漫不经心。

    其实他此行最想见的是传说中的“小伯爵”,遗憾的是女伯爵没有让他出席,说是犯了错,正被罚禁足。

    一个小时的宴会,东西没吃多少,凌歧倒是凭着外表和气质给女伯爵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有没有受过优良的教育从谈吐中就能看出来,满口脏话除了小太妹,没有哪个正常的女性会喜欢,而故作风度从来都是凌歧的强项。

    不得不说女伯爵的确很有味道,三十多岁又保养极好的熟妇,对任何年龄段的异性都有一定的杀伤力。

    可惜就和她身边那个神秘的女人一样,凌歧对她们的兴趣止于身份,至于**,暂时需求不大。

    餐后,女伯爵又为凌歧举行了一场简单的授勋仪式,加封他为科洛尓荣誉男爵,这才是此次邀请凌歧赴会的重头戏。

    所谓荣誉贵族,也就是不世袭、无封地的虚衔贵族,但也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殊荣。

    凌歧郑重接过了科洛尓的荣誉剑盾和徽章,并向女伯爵宣誓效忠、表示感激。

    除了徽章直接贴身放好,剑盾都交给李奥保管,他心底不禁又有些疑惑。

    凭他的来历和资格,应该远不足授衔吧。

    女伯爵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殷切嘱咐了一番,表示会尽快为他在城里安排住处,言下之意便是老住在别人家也不合适,不知道究竟是在分化他和梅伦的关系,还是纯粹的关心。

    倒是她那个堂弟,每每看向他放在一旁武器架上长刀,眼神都比较热切,让他眼皮直跳。

    席间这个年轻的高手虽然只顾着吃,但好像对他很感兴趣,屡次装作不经意将目光扫过他,战意灼灼。

    他顿时联想到今早在城外的战斗,利刃咆哮的恐怖杀伤力,这女人该不会以为他是什么隐藏高手,平民剑圣吧!

    凌歧表面坦然之色更甚,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却是有些打鼓。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目前的综合实力也就比李奥强上一些,安托瑞尔要杀他估计都用不了几招,真要和高手“交流”纯粹是找虐。

    所幸没几天他就要离开,也就不必顾忌日后的滔天洪水。

    假如好处够多,他其实不介意带上帝王护符让女伯爵看看,更不介意接受一些无谓的挑战,当然,时间上要稍微推一推。

    离开伯爵府,又是那个老人亲自驾车将二人送回,凌歧明明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态度却丝毫没有变化,更让人觉得高深莫测。

    回到豪宅后,他在卧室的桌上看到一份地图,画的是城外的地形路况,某个像是山洞的位置被打了个叉叉。

    凌歧没说什么,知道这是路西恩的手笔。虽然没有神秘声音帮助,这种简单的地图他还是能看懂的。

    留下长刀,拿起噬魂剑,甚至没带任何随从,凌歧连夜出发。

    其实,就在早先听到路西恩发布这个任务后,他心中还是很有一些荒诞的错觉,因为任务的目标他并不陌生——“食心者”布莱克。

    曾经的黑弓让他恐惧,现在他却要去收割他们的性命。

    科洛尔城堡,二楼客房,女伯爵阿丽亚娜·瓦尔嘉正热情的牵着紫袍女法师的小手,很是愉快的倾诉道:

    “太好了,这样一来,加上莱克兄弟,我们就有三个上得了台面的高手了。加上尼瓦特,还有你,我相信科瓦奇的惨剧一定不会在科洛尔重现。”

    “只是,为何我总觉得这位林奇先生有些古怪,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政客,而非籍籍无名的高手。呵呵,你也知道,我不懂武技,但是,我总觉得他看起来不如尼瓦特厉害。”

    女伯爵说着,看了看守在门口的侍卫长,那个年轻的男人整个人都显得懒洋洋的,半点没有方才宴会上的精悍逼人。

    紫袍女子依旧带着帽兜,将大半张脸都遮住,只有几缕洁白的长发不慎滑出帽檐,显得她比方才要随意一些。

    “他没问题,只是他似乎把自己的力量封印住了,所以看起来没什么威胁。这种手段,恰是高手独有的特征,就像修道院里的那位!”

    女法师的声音很好听,非常悦耳,却又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仿佛连这样的声音也配不上她,只有沉默才能让她身上的完美得到十分的演绎。

    阿丽亚娜惊讶的瞪着眼睛,像是难以置信。

    “你是说——”

    女法师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叹息道:

    “不,他就像一座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火山,而那个男人,已经将所有力量都沉淀,他们之间还有不小的差距。”

    “命运启示告诉我,五十步外,我可以轻易击败他。而那个男人,百步之内,我甚至都不敢朝他出手。”

    听着她的话,阿丽亚娜像是松了口气,又似乎带着些许意味不明的遗憾。

    站在门口斜靠着墙壁小憩的侍卫长,将两人的每一句对话都收入耳中,虽然这并不礼貌,可的确不是每个强者都能自如的控制五感,甚至让自己在瞬间变成一个真正的普通人。

    “五十步嘛~哧~”

    数里外,离开城市的凌歧,轻轻跃上马背,直接带上了那枚浅蓝色水晶戒指,整个人立刻开始变得微微透明,仿若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