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章 黄昏女神,阿祖拉之星!
    凌歧站起来,走到窗边,俯瞰前院的火光,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这大概也是生存任务最后的考验!

    就算是简单的任务,也不可能让他随随便便混完一个月,最后时刻,总会给他制造一点麻烦。从因果学的角度来说,自他来到这个世界,原本在这个世界一片空白的他已经开始和周围纷乱的人际关系产生羁绊,随着他行动越多,待的时间越久,这种羁绊也会越来越深,最终必要爆发!

    凌歧不在乎挑战,也不关心来的究竟是谁,甚至就算是黑暗兄弟会也无所谓了。

    他已经尽量做到最好,从开始的手无缚鸡之力一步步走到现在这种程度,他足够自豪。

    “我是凌歧,不论什么时候,不论在哪里,我都不会甘于平凡。要么名流千古,要么遗臭万年。既然你们都想对付我,那便来吧!”

    听着甲叶碰撞的声音接近,还有更多守卫似乎被调集到了他屋子的外面,女伯爵的声音也已经远远传来。

    “该死的!该死的!他们怎么敢!怎么敢!我可是帝国正式任命的伯爵!是受到皇帝认可的世袭贵族!”

    “魔法通讯呢?!这件事情有没有像元老会报告?有没有向周围求助!士兵呢?!我的勇士们都在哪里!”

    这个女人充满压抑的咆哮着,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和慌乱。

    在这种时候,唯一还能保持平静的,除了林奇和李奥,唯有阿丽亚娜身后跟着那个懒洋洋的侍卫长,以及住在隔壁把自己锁在屋里一整天的神秘女法师!

    一墙之隔,紫袍女法师正用双手捧着一枚八爪星状的金属饰物,她低声祷告着,默默感受着那股越来越近的黑暗!

    它,终于来了!

    一道道闪电般的身影穿梭在城墙之上,大量士兵犹如割麦子似的一排排倒下,他们虽然比城卫军强上一些,可和真正的高手一比,基本又成了战五渣!

    挡不住!完全挡不住!

    那些全身黑甲的矫健身影,每一个都有着堪比寻常军队将官的实力,他们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杀戮而生,不是暗杀,是明杀!

    阿丽亚娜只从窗口往外边远远一看,就差点晕厥过去,她想过迦斐尔会对此事做出反应,和凌歧一样,她以为对方会亲自登门拜访,要么揭穿凌歧的身份,要么将他抢回去,她甚至已经准备好了许多手段,政治上的手段,绝对能把刀锋大师逼走!

    凌歧又何尝不是呢?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自信能够说服固执的刀锋大师。

    结果——

    曾经帝国的盾墙,终被一语中的,成了脱枷的猛虎!

    假如女伯爵知道她顺手截下的某个消息对刀锋大师、对帝国来说那么重要,假如凌歧知道马丁·塞普丁就住在科瓦奇,而此刻的科瓦奇已经沦为一片废墟。也许,他们都能理解迦斐尔的怒意!

    “塔雅!塔雅!快开门!”

    女伯爵的声音在隔壁又响起,凌歧原以为她会第一时间来找自己,不过转念一想也对,有杀器不用才叫傻瓜!

    门开了,却没有听到女法师清脆犹如黄鹂的声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凌歧所在接近。

    先闯进来的是莫提姐弟,巨汉已经变身高达,若不是城堡层高路宽,门也够大,他肯定连行动都不方便。

    二人进来后只是稍微和凌歧打了个招呼,就同时看向门口,很快,女伯爵几人也匆忙走了进来,顿时就连宽敞的卧室也开始显得拥挤。

    “是刀锋卫士!”

    这是阿丽亚娜的第一句话,也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直接就道出那些黑甲人的来历!

    “迦斐尔呢?”

    凌歧平静的问着,他已经堂而皇之挂上了“帝王护符”,这种镇定和上位者的颐指气使,无疑给女伯爵带来了很大的底气。

    她坚信自己押对了宝,这个男人身上必定有着不凡的血脉,她更不想将已经到手的机会轻易放弃掉!

    “不知道,暂时没人看到他。”

    女伯爵的语气中带着一些沉重。

    没人看到,不表示他不在,刀锋大师若不想被人提前查知,很少有人能预感到他的出现,精通神秘系的法师也不行。

    “他不在!”

    紫袍女法师开口了,阿丽亚娜诧异的看了看她,她知道自己这位闺蜜是一名罕见的神秘系法师,更已经达到了专家级的水准,离大师却还有不小的距离。

    大概是看出了女伯爵的疑惑,紫袍女法师又道:

    “这是吾主的启迪!”

    阿丽亚娜愕然张嘴,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闺蜜还是某位神的信徒,而且看起来还不是一般的信徒。

    至于凌歧,刚刚因为迦斐尔不曾到来而放下的心,立刻又提起。

    操蛋的神灵,见鬼的信徒。他现在对这两种玩意儿避之唯恐不及,虽然他本人还顶着一个神使的名头。

    紫袍女法师好似根本没有感觉到凌歧的忌惮和疏远,径自走到他身边,伸手将一枚八爪星形金属器物递给他。

    “吾主看到了你身上命运的辉光,亦看透了你内心的挣扎。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礼物,说你一定会喜欢。”

    又是一个自以为能把握人心的神灵。

    凌歧心中不屑冷笑,却用双手接下了那个东西,有好处不拿不是他的作风。

    “叮,恭喜你,获得神器,阿祖拉之星。”

    “阿祖拉之星:这是一件特殊的神器,它没有强大的力量,却几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容量。你可以利用某些神秘学的手段,捕捉灵魂对它进行充能,当然,它永远都不会饱和。”

    “重要提示:这件神器似乎受到了特殊的祝福,它已经不再局限于吸收灵魂的种类,另外,在它所沟通无尽空间的深处,似乎还隐藏着一些别的东西。”

    “重要提示:这是一件特殊物品,你无法将它直接带离这个世界!”

    神器?!竟然是神器!!和帝王护符一样的神器!

    只是,看起来它的功能很鸡肋啊,不过就是一个无限容量的电池罢了,他身上又没有耗电产品,何况它似乎有着其他一些不稳定的隐患——

    “我可以说,能够让您背后的那位换一件礼物给我吗?”

    周围众人的表情随着凌歧的吐槽彻底变成呆滞状,神赐也能讨价还价?

    不愧是龙裔啊!阿丽亚娜不禁感慨起来。

    凌歧其实也是看着回归渐近,才变得那么大胆,遑论他还占着希提斯使者的名头呢,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咯咯~”

    就在众人都以为紫袍女法师一定会尴尬或者发怒的时候,却见她居然捂嘴浅笑起来,而后伸出右手踮起脚尖轻轻拍了拍凌歧的额头!

    凌歧目光一闪,随即变成骇然,他方才明明已经躲过去了!

    “吾主是仁慈的,但也是来自湮灭位面哦。”

    众人听到女法师这样说着,不禁替凌歧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世界的神灵虽多,可只有九圣灵是公认正义善良的,其他都属于狄德拉、也就是魔、魔神!希提斯就是这样的一位魔神!

    和一位魔神讨价还价~

    有人下意识看向凌歧,却发现他满脸漠然,好像根本不在乎一样,顿时深为钦佩。

    其实凌歧完全没有听到女法师在说什么,他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另一个声音。

    “孩子,我知道你的来历,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但你的过去和灵魂却是一片空白!”

    “没有人的灵魂会是空白的,除非‘你’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你,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的未来为何如此朦胧。”

    “孩子,不要急着否认。况且,虽然我并不清楚你具体的身份,背后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但是,却也能从你身后感受到一股令我恐惧的力量,那是一条我们追寻了许久都未能找到的晋升之路!”

    “我是晨曦和黄昏的女神阿祖拉,我徘徊在光暗之间,在地狱和天堂的夹缝里蹒跚。我,很久以前就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

    “三千年前,我见到了阿卡托什,他告诉我,矛盾是必然存在的,除了永恒的时光。”

    “我不相信,又找到了另一个和我有着同样困扰的伙伴,希格拉斯。可惜——”

    “孩子,是你,让沉溺在光暗之间的我看到了希望。我看到了你身上浓郁的黑暗,也看到了黑暗深处那一缕微弱而坚定的光明!”

    “带我去找到答案,我可以告诉你在黑暗中找寻光明的办法,我甚至愿意对你分享属于我的神性秘密,那叫做晨曦的定义!”

    阿祖拉的话,终于让凌歧知道那藏在阿祖拉之星深处的“东西”究竟是什么,那就是阿祖拉的一点本源意志!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先帮我应对眼前的难关。”

    凌歧满口答应下来,却根本没有将阿祖拉之星指定为可带走物品!

    开玩笑,为了一个好听但基本没用的神器,将一个魔神的意志带在身上,除非他脑子秀逗了,还想再被降临一次。

    不论那什么黄昏和晨曦女神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他都没有半点帮助她的兴趣。

    阿祖拉的意志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也没有出现回应。

    倒是眼前的紫袍女法师,微微一愣,而后朝着凌歧会心一笑,从腰囊中取出一瓶纯紫色的药剂递了过去。

    “这是女神对你的额外赏赐,真遇上危险,趁着没死,喝掉它。”

    凌歧回过神来,对周围惊讶的目光视若无睹,随手接住。

    “高级魔药·黎明净土。”

    “这是一瓶特殊的魔法药剂,里面蕴含着黄昏和晨曦女神阿祖拉的神力,包含着庇护、净化和治愈三种力量。”

    “喝掉它,你可以获得一个持续时间为180秒的庇护屏障,同时获得一个半径10米、持续时间30秒的净化光环,并且你会在20秒内持续受到神力的治愈,效果等同一瓶纯粹的高级治疗药剂。”

    “重要提示,由于你并不具备同源的神力,喝下这瓶药剂,你的身体会由于受到异种神力的刺激而大幅衰竭。你的寿命、基础属性、乃至属性上限都会大幅降低。”

    好东西!好算计!

    凌歧立刻坚定了甩掉阿祖拉的心思,紫袍女法师肯定知道这玩意儿对异教徒的危害,可她只字不提。反而看到凌歧收起药剂时那副心疼撇嘴的表情,差点把所有人都骗过去了!

    阿祖拉显然不清楚神秘声音的伟力,那甚至超乎她的想象,东西一旦入手立刻被解析的一清二楚!

    短短的七八分钟,城墙上和庭院中的抵抗已经变得微弱,女伯爵没舍得把真正的精锐派出去,百来个精英全都挤在城堡二楼,分散防卫在各个入口、走道。

    见着敌人几乎无损的杀进了要塞,阿丽亚娜立刻向女法师求助,希望她能施展神奇的魔法扭转劣势。

    女法师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摇头拒绝了这个要求,她直接打开窗子款款走了出去,身体竟像是没有重量般漂浮在半空中,为那遮遮掩掩的美丽再次蒙上了一层薄纱。

    而后一道犹如黄昏时凄美的金红光带凭空自天上落下,与此同时,城堡外的北城区也升起一根纯黑色的光柱!

    “神战~”

    女伯爵的呻吟声伴随着瓷器落地的动静响起,她居然不慎碰落了一个花瓶,可见这副在凌歧眼中只是比较奇异的场面究竟对她产生了多大的震撼!

    “阿祖拉的使者!吾乃伟大之梅鲁涅斯·大衮的仆从!现在,立刻从我的面前消失,我可以不计较你的冒犯!那个男人,是吾主——”

    轰!!

    金红色的气柱直接撞在黑色光柱之上,战争,不需要宣言!

    凌歧只听了远远传来的半句话,心里就是一咯噔,他万万没有想到,明明眼看这就要回归,怎么忽然那么多神灵冒出来,派人找上他!

    莫非,冥冥中还真有见鬼的预知和命运,而那些神已经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点端倪!

    女伯爵晃了晃脑袋,像是要把这些完全不合逻辑的情况全都甩出脑海,她只是想玩一把雪中送炭、奇货可居罢了,怎么搞成现在这副样子!

    一直很稳当的刀锋大师忽然变得不可理喻,刀锋卫士居然敢攻击帝国的正式伯爵,难道以为换身铠甲蒙上脸就没人认识了?

    二十几年的闺蜜成了魔神的使者,另一个神使又莫名其妙打上门来。

    “都是这个男人啊!”

    阿丽亚娜看向凌歧的目光顿时变得腻歪,她这时才想到塔雅对他的评价,面前是一个实力强悍堪比她的侍卫长、尼瓦特的强者!

    派人保护这样一个强者?有病吧!

    “伊菲尔,快去吧少爷和小姐从隔壁带过来,快点!”

    女伯爵当即下令让贴身侍女去将儿女接来身边,不论她怎么讨厌凌歧,此刻那个男人的确是她身边的一道护符。

    女法师背后的那位似乎和面前的男人还有些不清不楚的瓜葛,但这只会加深女伯爵对凌歧的信任,一同沐浴在神恩中的也叫自己人,贵族们的信仰要么坚定异常要么就是彻彻底底的伪信徒,女伯爵自丈夫死后就再没去过教堂,向九圣灵做过祷告。

    安排完这些,听到远处已经传来刀兵交战的声音,刀锋卫士们势如破竹的攻势第一次受阻,阿丽亚娜非但没有半点喜色,反而立即向身边的侍卫长使了个眼色。那个男人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凌歧,这才急冲冲的跑了出去!

    外面的那些,才是女伯爵真正的心腹,死掉一个她都要心疼老半天!

    身为强者的凌歧毫无身先士卒的觉悟,反而不停去看魔法沙漏。

    最后,他干脆向女伯爵扯了个谎,就说正在借助帝王护符的力量,沟通龙神神力,暂时不能动手,还要两到三个魔法刻度的时间!

    女伯爵气的咬牙,倒也没生出怀疑,毕竟先前已经有两位神祗插手今夜之事,再多一个也没什么了不起。

    十一点五十!

    凌歧以刀拄地,冷冷看着女伯爵满脸香汗的下达着一个个指令,听着外面堪比热武器轰炸的战斗动静,他微微一笑。

    心,已然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