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九章 黑暗中的熹光
    “告诉我!杂碎!”

    冷笑连连的凌歧,步步紧逼。

    他反手抽出背后箍鞘中的双手长刀,目光如电的扫视着破旧酒馆内的所有人,包括那名特别健壮的矮人。

    与其他人的惊疑和敌意不同,那矮人目光甚为复杂,其中蕴含着的痛苦和愤怒更甚凌歧表露出来的激愤十倍!

    “真的是他!”

    “咦,似乎又有人来了?!”

    凌歧念头百转,倏然化为一阵刀光,呼啦一声幻成一道弦月轰然朝着那已经呆立的掌柜砸去!

    好一柄雪亮的合金钢刀,就算经过位面跨越,导致它的物理特征发生了些微的改变,它依然是普通制式装备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森冷的锋芒、隐隐青光,甚至让远观的人都能意识到它的锋锐,预示着当它落下,必然是血光滔滔!

    铛!

    凌歧未尽全力的一刀被一柄横向伸过来的木杖挡住!

    沉闷的仿佛几百斤重兵器相互碰撞的巨响传开,让首当其冲的掌柜啊的一声倒载了出去,痛苦的捂住耳朵。

    凌歧虎口微颤,犹如那颤动着的面皮和耳膜。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刀砍在了铜墙铁壁上,他相信方才那一击若倾尽全力,必然是虎口迸裂近乎自残的下场!

    他遽然移动目光,目眦欲裂的神情另旁人骇绝,被他紧紧盯着的、刚刚从门口跨越而入的白发老者,却是如沐春风的微笑着,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也是黑暗世界的走狗吗?”

    凌歧凝然,手上猛一加力,将那截原本架着纹丝不动的木杖压的微微一低!

    突遭大敌,其他两名队友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来人围住,互呈犄角将其后路断去,却都默契的没有出手干涉,将正面冲突的任务留给实际最弱的凌歧。

    凌歧没有对队友们的小心思生出任何感慨,他们两个大概始终认为自己留着余力,不相信他除了恶魔分身这张底牌,就弱的连正常英雄级别都达不到。

    不论这两人多自私,他们终究起到了连他们自己也想象不到的威慑效果。

    就像正当他们踟蹰于表现出来的“龟速”时,这样迅捷的动作,已经足够叫土著们震惊,完全足矣媲美那些森林中的高等精灵,旁观者就连那名实力深不可测的老人都立刻变了颜色!

    “等等!甘多因·里克·拉瑞的后人!尊敬的古代王族后裔!我没有恶意!事实上,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叫甘道夫!”

    听到这绝对意料之外的言语,凌歧微微一愣,周围那些反应慢了半拍,正在锵锵拔刀的佣兵们,也在听清最后三个字后表现出明显的迟疑,至少大部分人是这样。

    甘道夫!他的名字仿佛有着某种魔力,纵然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也大概听过他明面上的身份——中土世界的守护者,万年不死的老乌龟!

    凌歧愣神,因为他以为这个boos级人物,应该更强大一些,更高壮一点,更有气势一些,而不是现在这个披着灰白袍子、留着灰白头发胡须的糟老头,他那尖尖的耳朵也掩饰不了皮肤上的褶皱!

    当甘道夫用那种温和而威严的目光扫视众人,在场只有四个人的动作和神态没有出现太明显的变化。凌歧一行,以及那名独坐的矮人!

    “哼!甘道夫!我知道你,事实上我就是听着你和另外一些巫师们的故事长大的。”

    凌歧这样回道,就在另外两名队友都以为他会见好就收的时候,他忽然又一施力,直接将木杖压的荡开!

    他刀光一闪,没有劈向正躺在地上的酒馆掌柜,反而砍向了甘道夫!

    “告诉我!米斯兰达!为什么!为什么当黑暗力量入侵我的家园的时候!说好会出现的你,却迟迟没有到场!”

    这番话,凌歧是用极快的语速吼出来的!这其中甚至涉及到了一些包含复杂词义的精灵短语、以及一些韧带发声技巧,否则他的刀肯定比他的话更快!

    感谢主宰赋予他的特殊身份,他其实要比其他队员掌握着更多的讯息和知识,只是那涉及到的领域离现世太遥远,因此日常生活中显得没用,包括一些古老的基本用餐礼仪!

    甘道夫见凌歧狰狞着面孔朝他发起攻击,原本挑起的眼角微微垂下,正待给他一个教训,不料他会当众提起这件几乎被他遗忘的旧事!

    甘道夫不喜欢凌歧,更不喜欢他的某位同伴,因为他们身上都有着一种令他厌恶的东西,亲近黑暗,又不像他所熟悉的黑暗!

    总之,若不是凌歧的这番话,他们几个和活了不知多久的甘道夫,大概会提前上演一场对决,起码也会相互敌视!

    铛!

    长刀又被木杖招架住!

    不同的是,双手持刀的凌歧两条手臂都在颤动,而甘道夫依旧气定神闲。

    “听我说!孩子!”

    “我很抱歉,至少对于当年那件事情!”

    “相信我,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想去帮你的祖父、曾祖父。但是,我分身乏术。而且我以为勇猛的音多人能挡住来自刚巴达的进攻!”

    这个世界上充满了战争,正义和邪恶,侵略与守护,都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主旋律!

    别说那些占据一城一地的小国,就算是大国,比刚铎和罗翰加起来更庞大的帝国,也不是没有覆灭掉的!

    音多,只是诸多小国之一,大概只有最正统的皇族和活得够久的精灵,还记得它的名字。

    而他们记住它的理由,也不是它的政治地位和权柄,只是这一支王族的血脉有点特殊!

    音多王族,是诸多精灵分化出来的半精灵一支。也许还算不上一支,毕竟比起那个最出名的半精灵,瑞文戴尔之主,音多的建立者早被大多数人遗忘,只剩下一个还算显赫的姓氏!

    主宰对凌歧的外貌并没有修正到和精灵一般的程度,甚至于在本地人眼里,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类,只是更高大一些、更秀气俊美一些。而主宰对于他没有尖耳朵的解释,是王族血脉的稀薄。

    没有精灵会愿意下嫁给一个人类,或者是不够强大的半精灵。音多王族曾利用内部通婚的手段,来让血脉保持纯净,可这在整个国家都被覆灭后,显然是办不到了。

    仅仅三代,幸存王族成员的精灵血脉已经稀薄至微,唯独异于常人的勇猛还残留着曾经的印记,至少甘道夫这样认为。

    他是中土世界的守护者,但不是某个国家或者种族的看护人。他需要了解大部分的历史和秘闻,但不会过于深入,因为永恒的生命依旧意味着有限的时间。因此他偶尔也会失信,因为他有太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因此他偶尔也会迷茫,因为号称博学多识的他,终究不是全知!

    凌歧拼尽全力的一刀没有建功,他像是发泄完怒火的孩子,冷冷收刀,一言不语,偏这份果决却是孩子们所没有的。

    他想表现出一个幼稚而强大的没落王族所特有的固执和骄傲,他成功了,甚至效果更好,因为甘道夫失信过的次数比他以为要少得多,这是主宰给予他无形的财富,并且——

    看着冷哼出声正待离去的三人,其他人全都松了口气,甚至有几个外貌或狰狞或健硕,显然有两把刷子的强大佣兵,也都悄悄离开了座位。

    “等等!甘多因的后人,穆萨之孙,如果你还想打击邪恶的话,我这里正好有个机会!”

    甘道夫却在这时出言挽留,他亦在试探。

    躺在地上装死的店老板差点诈尸,狠狠将他的救命恩人胡子头发全都拔光!

    凌歧回头,沉默了片刻,这才叹道:

    “你觉得,我现在还有资格站在光明的阵营中,高调的审判邪恶吗?”

    “黑暗是我所憎恶,光明亦将我唾弃,我所有的,也只剩对曾经辉煌和荣耀的缅怀!”

    凌歧表演的入木三分,差点连他自己都信了,他是一个心向光明却堕入黑暗的没落王族!

    他的本能催促着他在这里大开杀戒,可他忍住了,就算在甘道夫方才失神的瞬间,本有机会杀死那个躺在地上的虫子,他也放弃了!

    无谓的杀戮不是他想要的,偶尔他会屈从于并非来自本意的本能,可不是现在!

    “你!”

    甘道夫迟疑着伸出右手,那只干巴巴的手就像鸡爪,和寻常老人无异,但它甚至能轻松爆发出远超食人魔的力量!

    凌歧摇了摇头,装作不经意的扫了扫屋外的黑暗,又拍了拍艾利克斯的肩膀,这份亲昵甚至让他的队友都疑惑了。

    甘道夫目光如电的扫向屋外的黑夜,仿佛捕捉到了什么,立刻如临大敌。

    接着,当他看向表面冷酷却难掩疲惫和痛苦之色的凌歧,目光稍稍柔和。而当他看向艾利克斯,面对他那副完全无所谓的态度,眸子深处却悄然闪过一丝厌恶!

    三人中只有龙裔少女没有受到过多关注,当然,也只是暂时,并且是在她没有暴露出迥异于常人的灵魂的前提下!

    龙,在这个世界,是彻彻底底的邪恶生物,原本就是当前世界之敌索伦曾经的主人、魔苟斯创造出来的!

    那么一个人如果有了龙的灵魂...

    凌歧从来不奢望自己三人的力量性质能带来什么正面的效果,他们就像是行走在羊群里的饿狼,怎么会让牧羊犬和人喜欢呢?

    好在力量的性质毕竟不是人的本质,以恶之力行善之举的虽然不多,可也不是没有,罕见的个例才值得去记忆并为之传颂和珍惜。

    凌歧早就知道自己应该在这幕戏中扮演什么样角色!至于他的另外两名队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