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六十二章 夺钻
    他刚要做点什么,那先前还和他侃侃交谈的巨龙忽然仰起了头颅,目光炯炯的盯着右侧的入口隧道。

    “真有趣...”

    “小虫子,我们的游戏待会儿再继续,你很有意思,我甚至不忍心现在就碾死你。”

    “你等着,我要去拍死几只更大胆的苍蝇。”

    “或者...唔...也许你也可以趁这个机会溜走,伟大的史矛革大人难得大发慈悲,决定放你一马。必须承认,你的确很有意思。”

    “只是有一点你要注意,虫子,千万、千万不要试图带走任何一枚金币,这些都是属于史矛革的财富...”

    史矛革翼翅一挥,大片金币溅起。

    它如毒龙出洞般迅捷的窜了出去,三件如数家珍的宝物也落到了茫茫的金色海洋中。天知道它是花了多久才对宝库里每一件东西都记得清清楚楚,又怎么能准确找到它们,也许这同样是它的天赋,吝啬的守财奴总能清楚的记得自己每一分的家产。

    凌歧目光如炬,紧紧盯着阿肯宝钻落下的地方。可惜他现在能看到的画面都是扭曲的,否则他一定能记住它准确的落点。

    当史矛革离去超过一分钟后,凌歧果断解除了隐遁,他出现在了一座布满珍宝的平台上!

    “阿肯宝钻!”

    凌歧哪里会在乎史矛革的警告,他更好奇那些不速之客能否替他挡住巨龙的怒火。

    只见他快速在平台上的宝物堆里翻找着,但凡见到稍微精致点的东西,都是直接扔进储物空间。终于,半分钟后,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叮,恭喜你,获得特殊物品,山之心*1!”

    “山之心(唯一):一件奢侈品能有多大的用处,它的价值奢侈到一种你无法想象的地步。”

    主宰的提示到此为止,没有任务完成的后续,也许是因为龙还没屠掉,主线任务要依次触发终结,更大的可能是这玩意儿根本抵不上三分之一的孤山宝藏,现在却没时间给他深思。

    就在他将阿肯宝钻收入储物空间的瞬间,他听到了远处传来充满愤怒的龙吟声,一股野蛮疯狂的气息直接锁定了他!

    下一刻,凌歧消失在原地,全力朝着巨龙离开的相反方向飞奔。

    在先前搜寻宝石的过程中,他已经对附近的地形了如指掌!

    可惜他再也不能到巨龙的宝库旅游了,相信下一回史矛革再次感受到那股莫名之意的同时,一定会一口龙息直接喷过去!

    提前入手的宝石,意外未能终结的任务,这都给了他更多的启示和提醒。

    奢侈品的价值...他无法想象?

    不,他能想象!

    有了新的思路也需要新的机会才能实践,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逃出龙巢!

    那些后来者远比凌歧以为的弱小,因为就在他成功盗取宝石后,他就察觉巨龙的气息开始飞快的接近他,那些家伙甚至没能对史矛革形成任何有效的牵制!

    那股越来越近的气息是如此狂暴,这还是他处于隐遁状态,对视界和气息的感应全都模糊朦胧,否则怕是光那股凶威就要令他的实力下降三成,这就是阶位的压制!

    面临危机,凌歧没半点慌乱,他在矮人王国中专挑窄道兜了一圈,这才直奔入口,身后轰隆隆建筑倒塌的动静,意味着史矛革的追击遭到了有效的阻止。

    晓是如此,当他冲出入口时,一股龙息仍就紧挨着他涌了出来!

    在玩命狂奔的过程中,他没有遇上任何其他的入侵者,不知道那些人是被愤怒的史矛革顺口吃掉了,还是趁着巨龙回头捉贼偷偷溜进了宝库。

    凌歧冲出矮人王国后蒙头就朝着山下栽去,完全不在意地势和形象。

    亚空间依附于物质界而存在,处于亚空间时无法与物质界产生有效的互动,但依旧要受其制约。

    一些存在时间较长的东西,例如山石、建筑,即便身处非物质界的浅层空间也要受其影响,不能像是无视小物件一样随便穿过。虽然不至于像在物质界时一样,撞一下石头的棱角都要头破血流。

    重力之类的物理规则自然同样如此,必然存在可模糊化了。

    因此凌歧敢于跳崖,却不能无视地形穿墙。

    当然,也并非没有例外。

    比如在一些空间不是很稳定的位面,例如辐射位面,表里空间相互间的区别就没那么大,你甚至可以在亚空间神不知鬼不觉对物质位面形成干涉,比如杀掉一个人。可在空间极为稳定的中土大陆,就不行了。

    说到底,还是空间隔膜强度的因素。

    这些涉及规则的东西,凌歧全都一知半解,虽然那能从根本上解释技能被限制的原因,奈何不懂就是不懂。

    目前的凌歧还只能从表象逆推,得知一些事物的本质,却无法从源头获取情报,进而避免麻烦。

    不论如何,狼狈的凌歧终究脱离了龙口。

    不知是离开矮人王国后大环境的变化,还是彼此距离的增大,导致史矛革暂时失去了对凌歧行踪的把握。

    然而阿肯宝钻上早就充满了巨龙的气息,他知道只要他敢把它拿出来,史矛革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发觉。

    一路跑到山脚下,直到确定史矛革真没有追来,凌歧才解除了隐遁。

    看来,史矛革是暂时放弃追杀他了,转而去对付其他没那么麻烦的人。

    离得远远,他都能感到整座孤山轻微晃动着,看起来另一波入侵者也不是什么弱小的虫子。

    巨龙的怒吼在山脚下都清晰可闻,那种压抑着愤怒的嘶吼,充分说明史矛革对于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已经愤怒到快要爆炸。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付。对凌歧而言是好事的事情,对别人很可能就是悲剧。

    巨龙脾气暴躁,最爱迁怒旁人。

    那些入侵者大概很不好受,而这也意味着他刚刚夺下的长湖镇,在充分发挥余热之前,就有可能提前遭遇一场灾难。

    好在在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有了类似的心理准备,哪怕没有其他人,他的做法也未必不会让巨龙迁怒长湖镇。

    解除隐遁后,凌歧对气息的感应更为敏锐。于是他干脆不急着离开,在河谷镇的废墟中随便找了个石墩坐下,敛息宁神,感受起巨龙气息的变化。

    战斗的动静持续了接近半刻中,能和巨龙火拼到这种地步,看来另一波入侵者只能是他的两名队友,或者同层次的甘道夫、三大精灵王!

    但究竟会是谁呢?

    凌歧目视着孤山矮人王国入口的方向,忽然眼神收缩,刹那屏住呼吸,随时准备进入隐遁状态。

    他看到几个黑点如同弹丸似的冲上了半空,完全违背自由落体的定律,开始浮游滑翔!

    由于距离过远,又是夜晚,纵然以他的目力,也只能看到几个芝麻大的黑点!

    接着是鸡蛋大小的金色飞龙,带着无边的火焰尾随而至,在夜空中如此醒目。

    然后三个黑点中有两个都停顿了一下,返身和史矛革撞在了一起,随后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借势远遁,当真是潇洒!

    凌歧略微惊讶,没想到自己的两名队友实力会强到那种地步!莫非是拼上了性命?

    这一次交锋,似是落幕的征兆,来犯者显示出不容轻辱的实力,而擂主史矛革持续制霸。

    史矛革并没有追击,摇摇晃晃的飞回了巢穴,显是受创不轻!

    有那么一瞬,凌歧很想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杀掉这只实力受损的传奇巨龙!

    也许...他能做到。

    可他很快想到了史矛革习惯性的狡诈眼神,想到了分身的魔威,立刻有了决断!

    他放弃了看似千载难逢的机会,反而朝着那几个黑点消失的方向接近!

    既然他们的实力出人意料,那就证明他们还有被利用的价值!

    曾经的凌歧是黑夜的宠儿,现在的他依旧不被黑暗排斥,可由于血脉交融而导致真身蜕变,已经不再受到光明憎恶的他,同样也没法从纯粹的黑暗中汲取力量,唯独邪恶还和他站在一边,那是灵魂本质的问题。

    可现在的他,还需要黑暗的庇护吗?

    根本无需隐遁,实力达到顶级英雄的凌歧,尾随着那两高一矮三道摇摇晃晃的身影,走了足足有七八公里,也丝毫没有被对方察觉到。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需要谁的眷顾!

    顶级英雄的实力不是吹出来的,即便是三大精灵王也不敢扬言稳胜他。

    这样的他,何必再去耍弄诡计?

    因为他的敌人很强、比他更强。

    因为...他喜欢!

    他喜欢用更少的力气去办更多的事情,他喜欢躲在暗中等那些喜欢或不喜欢他的人都为他冲锋陷阵,他喜欢出奇制胜、以力欺人,为此他不惜带上多重的假面!

    躲在一棵树后,注视着二十多米外围坐成一圈的老朋友,某种灵光正在三人身上来回跃动着,那应该是一种独特的治疗手段。

    他们的情况,很不妙!

    如果说,感知不到分身的凌歧,总体战力至少被削弱了七成,那么此刻两位曾深为他忌惮的队友,一身实力怕是连三分都剩不下了!

    果然史矛革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而他一直以来坚持的策略也完全正确!

    借势好过顺势!

    借势不能让自己时刻走在命运的前线,但也因此不用受到太多限制。

    顺势看起来更容易,其实时刻都得准备为别人的鲁莽和愚蠢买单。

    偏偏另外两人不知为何竟认为索林才是一切的关键!

    莫非他们不知道这个矮人王就像是一盘棋局中一颗小小的棋子?

    凌歧很想问问他们,现在有没有一丁点的后悔,可他还有更重要也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咔嚓!

    他故意踩断了一根枯树枝,带着满脸的微笑从树干后面走了出来。

    “是你!”

    索林大惊,艾利克斯和夏尔遽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