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八十章 突袭
    红皮肤的战士们曾经是长湖镇的一道风景线,当然也只是在过去那几天,毕竟这种变化才刚刚开始发生。

    一些人认为那是荣誉的象征,而另一些人认为那只是一种奴隶的烙印,是屈辱的证明,甚至还有一些人以为他们被恶魔附身了,私下宣扬过高高在上的领主其实没安什么好心,甚至其本身就是恶魔的仆人,魔鬼的侩子手。

    这一切的一切,当那些战士们的肤色又恢复正常,看起来只是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壮许多之后,暗潮汹涌的流言蜚语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一致的赞赏或缄默。

    唯有凌歧看到,当巫卫们表面上变回原样后,在那张人皮下,本质已经变得更不像人了!

    心脏不再是致命的,那甚至不是唯一能够驱动血液运行的器官。血液不再是不可或缺的,因为他们的体内流转着一股深红的能量,同样能提供身体各种器官正常运作需要的营养,还包括氧气。然而,连肺都成了凝聚可燃物的容器,他们真的需要氧气吗?

    当他们的骨骼上密布着旋涡状的密纹,一次次分开重组成新的形状,变的更为坚固。当他们的肌腱如同基因图谱般的扭曲在一起,以此凭空获得数倍于先前的强大力量。当他们身体内外各种有用或无用的器官全都发生进化或是异化,鼻腔能喷火,舌底藏毒针,眼睛会发光。他们,真的还能被称为他们吗?也许,该是它们了吧!

    曾经他们只是被魔血侵蚀的人类,短短几天,他们就已经变成披着人皮的恶魔!

    奈何,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无所谓那究竟是不是一种假象。比如披着人皮的凌歧,永远会比那些外表看起来就很狰狞恐怖的东西受欢迎的多!

    人们喜欢把那种心态定义为正常的爱美之心,其实不过是视界的局限以致很少有人能看清皮囊下的真相。当然,均衡的强大总是美丽的,而魅力也是实力的一种,这两点毋庸置疑。

    巫卫们身上的变化只会让凌歧欣喜,他唯一迟疑的,是这种好的变化出乎预料。

    在所有恶魔、包括其变种、亚种中,几乎没有一种低等的恶魔会拥有类人的外表,因为那对它们毫无意义,在弱小时,强大自身才是根本。

    恶魔以生存为第一要义,尤其是低等恶魔,或者像注射恶魔之血变异成的半恶魔、劣等恶魔,完全没有太多资格去考虑魅力的问题,所以后来的变化毫无道理!

    凌歧早就有了带着一群不人不鬼下属的打算,身上长鳞片、手脚变爪子、头上长牛角,这些他都有了心理准备,而且也认为那样的形态更适合战斗。

    结果,最终他却带着一群和他一样只剩下一张人皮的怪物,实在让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即便那对他来说,确实能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意外总归意味着对变数的一无所知。

    凌歧无法确定究竟是纯粹的恶魔之血发生变化、比如巴尔的晋升导致同源血脉的进阶、以致这些人身上也出现了新变化,或是命烬余辉对他们的催化效果、产生了一种连他都预想不到的结局。

    他希望是后者,那同样能讲得通,而且不会有更多后续的隐患。

    其实,他们毕竟曾是人类,有人的一切,包括外形和感情。而人的基因固然无法与恶魔基因抗衡,但是命烬余辉赋予了他们爆发潜能的契机,也相当于爆发了基因的潜力,未必不能在不可逆转的改变过程中保留更多自身需要的东西,就比如他自己。

    这些暂时都很难被证实的东西,在凌歧脑海一闪而过。他要的其实一直都很简单,只是要一群听话的、堪用的下属。

    他们是恶魔的变种也好,是变异的魔人也罢,管他呢!

    他们,就是他的部下,是他登上世界舞台的筹码,知此足矣!

    长湖镇马匹不多,总共不到十匹,算上近几天从野外捕捉的,喂以魔药驯养,挑选过后,也只有八匹被充为临时的战马,除了健壮外还保留着十足的野性。

    八骑跑在最前,分别是凌歧、法瑞恩,以及六名最强大的巫卫,只有他们才能轻易降服那些烈马。

    巫卫中有几人给凌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特别的是一个小个子,叫做尼克,五短身材,尖嘴猴腮,战斗风格十分悍勇,是众多魔化人中最勇猛的一个。

    除了八骑当先,其余七十四人统统步行,虽然披着重甲,但是他们的速度绝对不慢。

    不考虑战斗技巧的话,这些人的平均素质已经全面超过了蜜酒之地的护卫,这是魔血的奇效,连凌歧都没想到两者搭配的效果会那么好!

    “停!”

    还没跑出十里,凌歧就把手一挥,示意众人停下。

    巫卫们已经被迫洗脑,无条件遵循上位者的命令,这是恶魔的本能。他们平时看起来还和正常人一样,只是沉默了一些,肌肉膨胀的有些夸张,唯有这时才能看出一点本质。

    他们的表情几乎都一模一样,所有人的气势凝结在一起,仿佛在空中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颅。

    “来得挺快!”

    凌歧微微一笑,拉着缰绳稍微调整方向,便又开始策马飞奔!

    不到五分钟,一座规模不小的营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凌歧直接抽出背着的长刀,巫卫们如同接到命令般的拔出厚重的砍刀、也许那根本就是一柄柄铡刀,只有法瑞恩用的是精灵剑,而紧随其后的尼克用的武器竟是两扇双面阔斧!

    根本就不需要冲锋的号令,凌歧和这些巫卫身上流着同源的魔血,所以彼此间会有着淡淡的感应!

    或许他们之间唯一不同的,只是巫卫们完全被魔血改造,而凌歧靠着某种不明的力量,大概是那点未知的血脉,吞噬吸收消化了所有用来改造自身的魔血。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忌惮这些一手调教的战士,却不忌讳同样吞食过魔血的自身——现在这具**!

    融合与被融合,那并不能证明他目前的血脉等级已经超过巴尔,但也说明源自血脉的枷锁并非不可打破、高层次的基因片段也能够被掠夺!

    至于巫卫们的情况,那是没办法的,他们的基础太差,根本别无选择,就算某天被巴尔跨位面夺舍,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杀!”

    心底一声暴喝,听到冲锋的动静才刚刚反应过来的野人们,看到那几匹比牛犊还健壮的披甲大马,已经是大惊失色,待见到烟尘中影绰绰的身形,更是把哨兵举着的牛角号角都吓的掉到地上!

    哪有人披着近百斤的重甲扛着几十斤的铡刀跑的还能和马那么快的!这究竟是哪里跑出来的野蛮人?!

    这片营地显然才刚刚扎好,篝火还没把锅里的食物烧热,那些野人脸上也带着灰败的疲态,看得出来是急行军的后遗症。

    凌歧一马当先,连人带马轰地一声撞破了围栏,一刀削断七八根胡乱捅来的木矛,随手抓住一根矛杆,借冲锋的力道撞去,直接将矛柄刺入一人胸膛,活活把他钉死在地。当矛杆完全曲成弓形,他又借着弹力跃起,如同鹰凫腾空!

    还没落地,他就凌空一翻,倒挂着轻轻一旋,就在人群中开了几朵血花,摘了一片头颅!

    一群野人这时已经叫嚷着聚集到了营门口,胡乱的做着抵抗。

    他们嚎叫着,嘶吼着,企图为自己壮胆,靠着脸上涂抹的彩绘吓人,遗憾的是他们面对的是一个真正的恶魔!

    哷哷!!!

    凌歧的战马双目赤红,蹄子一落就踏死一名跌倒的野人。

    落入人群的凌歧开始大开杀戒,一人一马看起来倒也有些配合,只是战果差距颇大!

    凌歧单刀直入,已经完全脱离了队伍,一派悍不畏死的作风。本来像他这种站在凡人极限的顶级英雄,也不是区区一堆野人能挡住。不提装备上的压制,哪怕顺手夺来一杆木枪,随便抽出去也是枪断颅裂,横扫一片!

    他似古代绝顶猛将般割草无双,下马也是因为那匹凶悍的不像马儿的怪物,根本都承受不住他全力发招时的反震!

    只见他倏忽砍死一人,又劈头夺来一柄长斧,顿时凶焰大炙!

    这人显然就是难民口中的野人大斧士,挨了他一脚都没有肠穿肚烂,还在不远处的地上挣扎,武器也比别的野人高端许多,是铜木杆的生铁重斧,足有八十斤以上,比他巫卫们的标准武器更重。

    斧刀在手,凌歧仰天就是一阵畅快的大笑,疯魔一般,一个大风车横扫过去立刻血雨乱飞,劈头盖脸一通猛砸生生在营地门口撕出一片空地来,压的那些战意开始狂暴的野人都连连后退!

    一人之力可敌百十人呼?凌歧用事实证明,一个高手发起狂来绝对比一堆发狂的弱鸡更危险!

    当然,这个世界有自己的规则。就算是凌歧这种非人的顶级英雄,也不可能时刻保持如此狂暴的姿态。当巅峰的体力下滑到一定程度,连带力敏都会有所下降,否则他早让人打造两柄几百斤的重锤杀上孤山,还要什么下属!

    就在他稍微力竭,需要回气的时候,那些野人还没来得及压上来,他身后慢了半拍的巫卫已经自营寨缺口冲杀进来!

    那些巫卫不是没有破寨而入的本事,偏像约定好的一样,只从凌歧身后涌入,仿佛一朵以他为中心的死亡之花缓缓盛开!

    “阿鲁!拉库鲁!”

    随着身上缠绕着浓郁死亡之力的法瑞恩从他身边杀入敌群,凌歧忽然听到远处有个特别苍老的野人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声。他从中听出了惨烈的味道——

    “冲锋?还是死战不屈?”

    凌歧微微一愣,果然见到更多野人悍不畏死的朝着他们冲了过来,整个原就不大的营地已经被分成了两部分,一多半人朝着他们这些袭击者涌去,一小半人朝着那个仍在高呼的老人集中!

    没有任何一个野人朝着营外溃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