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二十四章 队友
    道?离凌歧实在太远,他现在连规则都还没能掌握几条,还都是别人赠予的规则片段。

    他认真做好每天该做的事,观察着领地上唯一没有用迷心之力去影响的女孩,观察着她心灵上细微的变化。

    他尝试调和着灵魂中两股相互冲突的力量,企图统统化为己用。

    这种程度的力量在血脉衍生的领土之力面前,或许根本就是要被弃如敝履的东西。但在他个人,却不能忽视。因为他叫凌歧,不叫林奇,也不是未知。

    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一步登天的,未必还是“凌歧”。

    光明与黑暗的冲突,无时无刻不在持续,调和光暗,那十分困难,在常人甚至萨鲁曼这样的人杰眼里,都是没什么希望会成功的。可起码,比让凌歧去彻底掌握领土之力靠谱的多,最少前者他还能理解、还能感受,只比他目前的层次稍微高一点点。后者,就真深奥的完全看不懂了。

    再有关于梦露,这个小女仆,在得知唯一的亲人战死的消息后,当时就惊呆了,若非双方地位差的颇多,只怕她有很大可能会恨上凌歧。

    就算有着回归来后的一切铺垫,梦露虽然没有恨他,怨念还是很深的。

    凌歧本可以用“迷心之力”引导梦露的想法,但临时却又改变了念头。忽然获得了更好的利器,不表示就要把曾经的手段全部丢掉。

    既然有着“洞察人心”的“视界”,那么就算不用迷心之力干涉,难道人心还不能被把握?

    凌歧没有用迷心之力,花了数倍的功夫才解开了女孩的心结,效果却并不比用迷心之力去强行收服来的差。

    这让凌歧意识到,也许领土之力是一种很高层次的力量,可他目前能利用的层次却不太高,就连看似神奇的手段也一样。

    他利用领土之力的效率实在太低,低的只能让他这个最弱的传奇,凭之去挑战一般的传奇,而不能杀神如屠狗。

    凌歧在这方面倒不苛求,只是有些遗憾。所以,他知道,除非他愿意彻底放下个人的独立意志,去融合这种力量,否就必须走传统的规则、强化之路。

    那能让他对未知看得更清,那才是属于“凌歧”的、有机会在现阶段被他彻底掌握的!

    暮然回首,凌歧愕然发现,从进入轮回空间开始,他一步步走到现在,居然没有几分力量是努力锻炼获得、不需要靠着运气和天生的资本就能取得。

    倘若没有种种“机遇”、“异变”,他现在能有英雄级的实力就要偷笑了。

    这也是大多数寻常轮回者在渡过两到三个轮回后的正常实力标准、平均实力及格线。

    那么,他和其他那些特殊的人、被选者们,是否都有着类似的特殊性呢?

    凌歧虽然是一个对什么都敢拿来就用,什么漂亮女人都敢脱光就上的“光棍”,却并不会真认为那很靠得住。

    他更相信自己完全掌握的力量,更相信对自己有深厚感情的女人,起码那相对会更靠得住一点。

    所以,就算是光明和黑暗力量,一条通往规则的大道、一条已经涉足规则的坦途,他也准备在熟悉一段时间后,就学着曾经做过的,将这两种力量彻底剥离、统统放弃。

    这绝对是疯狂的,若无领土之力,那就是壮士断腕,自折羽翼。

    奈何若不舍,怎能得。

    这两种力量不是迷心之力,和他并没有本质的联系,甚至于在它们的背后可能还有着重重隐患和陷阱。

    凌歧不傻,他向萨鲁曼询问光明之道,也是存了借鉴的心思,而非试图一蹴而就。

    只有自己一点点重新开始领悟出的规则力量,才有平衡的可能,也才能更进一步。

    他既然选择了要靠着“凌歧”这个拥有下位传奇阶段肉身的意识体,去欣赏更高处的风景。那么,就不会愿意在最开始,就被自己的贪心坑上一把。

    说到底,也是他现在有底气了,实力和资本都更雄厚,挥霍一些也无妨!

    要不是舍不得“凌歧”这个身份,也许现在他连巴尔都能坑杀了,谁知道呢!

    这般底气,他还会吝啬些许规则力量?

    只有熔火规则,最让他觉得难以取舍,那是他和分身之间唯剩的纽带!

    就算是从实际来说,这段规则残片也相对最完善,对战斗方面的帮助最大,最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不同于黑暗和光明这种性质极端的规则,熔火规则、本就是一种复合规则,其中有火焰、大地以及一些其他规则的缩影!

    这意味着这种规则的潜力不小,也许这和它来自高等深渊位面有关。

    黑暗的力量其实也可以浩瀚无穷,比如希提斯所掌握的黑暗力量,和索伦领悟的就根本不在一个档次,这非止两者实力的差距,也是位面本质的差异。

    萨鲁曼不懂得凌歧的野心,更不懂他的底气。

    他和索伦之流在中土大陆,已经是疯狂到极点的杰出邪魔,凌歧却更甚一筹,他已经站在了大多数存在之上,只是还看不清脚下的位置!

    未知血脉是什么?领土之力又是什么?那是连传奇都理解不了的伟大!

    能被冠名伟大,都是了不起的。

    凌歧只是奢望、奢望在某一天那两个字不仅被冠名到未知血的脉上,还有他——凌歧!

    他是凌歧,他有灵魂,他有独立的意志,他可以独立存在,他已经独立存在。

    晚霞初照,时间的流逝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能以个人意志加快或者减慢甚至逆转时间流逝,大概也已经不算人了。

    长湖镇的废墟中,夏尔正带着一群衣衫破烂的哥布林,收集着一些焦黑污浊的东西,像是浸过石油的煤炭,又像是烟熏的肉块。

    她的背后是广褒的长湖,长湖对岸有一座巨大的孤山,苍白的石质被火烧的乌云映成了暗红色,就像是地狱位面落下了投影。

    一群哥布林叽叽喳喳的抬着一具人形的东西跑到夏尔面前,夏尔微微扫了一眼,就摇了摇头,这不是她想要的。

    其实就算符合要求的,她也根本不懂下达这个命令的那位,究竟打着什么心思。

    她来自上古卷轴位面,有着古老的传承,即便对那些本土的贵族领主们也能不屑一顾。

    她的实力很强,懂的又多,连炼金术都相当精通,曾经靠着一小片药剂坑杀了一整个兽人部落!

    她的炼金术水平不低,现在更有大师级的程度,但这也不表示,她能把被消化掉的魔药、或是其他东西,重新从一堆碳化的脂肪中提取出来,这已经不是炼金了。

    事实上,她对巴德尔特提出的这个要求,始终不能理解。

    在攻打长湖镇时,她见识过了那位便宜队长塑造的魔鬼部队。

    传言最精锐的那些已经提前离开的,可光是留下的那部分,就让邪恶方面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也只是那样罢了。

    她自信那支所谓的魔鬼部队,并不比她在蜜酒之地培养的战士厉害。

    巴德尔特有必要对此这般慎重吗?连尸体都要收集起来?粉碎后萃取精华物质?

    夏尔想想就觉得恶心,她还真没做过这种实验。

    可惜她和艾利克斯错估了局势、也错估了凌歧对他们的态度。

    犯下了错误就要为此负责,所以她现在成为三大轮回高手中最弱的那个,最身不由己的那个!

    艾利克斯的蜕变曾令她惊叹,从未想过他会有那样的天赋能力,也从未想过一个生物身上怎么可能没有任何致命弱点。

    直到最近又听说大陆东边的蜜酒之地,那个男人在回归老巢后,竟然也露出了席卷之势,这就真的令她震惊了!

    这里是中土世界,一千个哥布林布置得好,都能围杀任何顶级英雄。想要席卷大陆,能打能杀是没用的,就算那个比史矛戈更强的恶魔,也得借势!

    没有了恶魔巴德尔特这个分身,凌歧充其量不过比她强一点点,连能打能杀都未必敢号称,他现在不该仓惶如狗了吗?

    为何上次她惊鸿一瞥,却发现他竟然隐隐能和令她根本无力反抗的恶魔分庭抗礼。

    这也就罢了,为何,这次她听到的消息,背后所蕴含的东西,比她上次亲眼见到的还要令人震惊。

    连巴德尔特,那个强大的恶魔,在收到这个消息后,都一改常态,沉默了半天,最后下令撤走所有它能控制的、大陆西边的军队!

    这分明就代表恶魔巴德尔特准备将迷雾山脉对面的大片土地,全都让给那个男人!

    这究竟是为什么!!!

    夏尔的震惊甚至不敢表露出来,因为她亲眼见到另一个在身份上和巴德尔特平级的、督战指挥者、邪恶的白兽人,仅仅因为稍微质疑它的命令,就被它下令剥皮处死,挂在了孤山的崖顶!

    那个恶魔,行事根本就是肆无忌惮。什么索伦,什么精灵王,完全不被它放在眼里。就算是魔苟斯,怕也难调动它了!

    太强了!太专横了!太恐怖了!

    这种恐怖的存在,怎么还会退让,怎么还会忌惮那个男人?!

    夏尔平静的带领属下做着自己的工作、捡尸体,她心中有些懊恼,曾经他们本是同路的,可她和艾利克斯都不甘人下,这才有了现在!

    假如凌歧混的比他们更惨,夏尔绝对不会认为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也不会为了今天尴尬的地位而后悔。

    中土大陆的水太深,索伦、史矛戈、魔苟斯、三大精灵王、圣白议会、大海对面的永恒之地维林诺!

    这片大陆上有太多太多的存在是她、他们这些轮回者惹不起的,能投靠一方强势的军阀、强者,这并不可耻。

    遗憾的是,那位分道扬镳的便宜队长,如今她只能仰望、感到窒息。

    大概,就连艾利克斯,面对现在的他、面对他那连巴德尔特都要忌惮的势力,也如同飞蛾扑火吧...

    夏尔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