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三十四章 魔化
    从肉茧碎片中走出的凌歧,外表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唯有那对深邃的眼眸,变得火红,犹如其中有两团熊熊烈焰正在燃烧。

    此外,就是他灵魂深处的熔火规则残片,已经彻底消失,完全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自然掌握的规则当然不会随着身体重塑而消失,就算过程中用到了部分规则之力,它也仍然存在。可凌歧拥有的却非他自身掌握的规则,而是别人的礼物,这样一来倒也为他提前解决了一些小麻烦,无需面对分身的算计。

    他咧开嘴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唇角,姣好的面孔并不会给人妖媚的感觉,因为那股阴沉的气息实在太重,沉重到已经彻底压倒了他自身的魅力。

    “嘿~”

    凌歧感受着新身体的力量,依旧是下位传奇阶段,但综合实力却起码比先前提高了五成,几乎达到了下位传奇的极限。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他终于踏足传奇的领域,再非什么狗屁的肉身传奇,而是真正的下位传奇,即便目前仍然是下位传奇中偏弱的!

    稍弱的传奇也不是伪传奇和半步传奇能对抗,这是生命本质的晋升,是灵魂的蜕变,是对力量的真实把握,是一种全面的进化和进步。

    凌歧的生命本质其实早就发生了不止一次的蜕变,就导致他如今这副躯壳已经接近中位传奇的标准,也许再一次的“机缘”又能让他的身体更进一步,远远超过自身境界。

    而他的灵魂,虽然强大,先前却根本没有蜕变过。按照道理,他的灵魂强度并不比**逊色,早就该晋升了,凌歧以为那是由于吞噬了太多异种魂能,导致灵魂能量不纯,形成了所谓的瓶颈,却不知这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原因。更大的原因是他曾被撕裂过灵魂,留下了严重的隐患。若非他有着特殊的“血统”,当时他就已经死了。

    再有对力量的把握,他这种靠着“机遇”实力飙升的家伙,根本没有任何掌握可言。在他继承来炎魔的种族传承前,他对力量的把握连真正的顶级英雄都比不上,就别说和萨鲁曼一样,能将自己领悟的非规则之力,都强行传承给别人!当然,大多数轮回者都有类似的通病,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也会运用,甚至能在厮杀中磨练出很好的技巧,但他们对力量的本质却一知半解。

    这是一次机遇,更是一次新生,他获得了、继承了一尊新生炎魔的全部,从**到灵魂再到传承以及潜力。他的基础无比厚实,前后吞噬、获得的资粮比别的传奇多了数倍,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止一个巨人试图托起他,若非旧有的认知实在过于浅薄,他早就该强行打破那道屏障了。

    凡俗层次终归是凡俗层次,不论什么英雄传奇,看似牢不可破的瓶颈,其实有无数种办法可以强行打破它,去以力证道。

    凌歧虽然意识到自身的非凡,那甚至让他自己都感到恐惧,用句装逼的话说就是“我已经强到连自己都害怕的程度”。

    但他终究没明白自己拥有的是什么,不是什么非凡的潜力,而是非凡的资粮!

    血脉之力?领土之力?这些都不过是超凡的平凡表现,为了“配合”他的境界,才弄的那么麻烦。毕竟谁都没法把汪洋倾倒在木桶中,勉力为之结果就是桶碎而覆水难收。

    什么英雄传奇都是木桶,他背后却有着浩瀚的海水,不怕被彻底摧毁,立刻就能把桶灌满,又怎能不大步向前!

    “很好!”

    凌歧握拳,相信此刻自己完全能和萨鲁曼或甘道夫交手,比起别人,他的进步已经够快,绝对无愧于被选者的名头。他知道自己可以走得更快,但他不想让自己被自己毁灭。

    在目前的状态下,他面对那些强者完全能够维持不败,况且他还有领土之力,况且——

    他回头看了看那两枚气息变得稳定,仍在孵化中的肉茧,呵呵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疯狂和阴沉。

    他不知道若是别人拥有他的一切,能走到哪一步,他只知道自己已经尽量做到最好,勉力竭力求存。

    他忽然闭上眼睛,浑身都开始颤抖,骨骼发出一阵阵咯啦嘎啦的碎裂声!

    紧接着,他的整个人都像是充气一样,开始膨胀,又似泥塑,逐渐变形!

    他的气息愈来愈强,容貌也越变越怪,到了最后,干脆从头到尾都和先前截然不同,无论是外形还是气息!

    “吼!!!”

    一尊身高在三米左右的怪异妖魔凭空出现,这头妖魔有着传统炎魔的外形,浑身上下都笼罩在半透明的火焰之中,背后却多了一双展开的血色蝠翼,犹如深渊中的领主!

    这头恶魔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了腔调怪异的叹息声,用的是大陆通用语:

    “这,就是我的本质吗,吞噬、掠夺,千变万化?掠夺一切?”

    化身地狱炎魔的凌歧摇了摇头,这天赋未免过于逆天,也和领土之力有些相似,只是一者吞噬血肉,另一者吞噬天地,那么究竟什么才是他的本质呢?

    扫视着周围地上那一根根石笋,一滩滩或浓或稠的红浆,这些先前还令他忌惮的东西,现在都带给他极强的吸引力,他知道那是它此刻最好的食物。

    他却不想像狗一样趴下来舔食,就算已经化身为魔,本质上他还是凌歧。

    扑腾着翅膀,凌歧飞到半空中,随手咔崩咔崩折下些石笋,手上沾满了鲜红的粘液,极高的温度和腐蚀性不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现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熔炉。

    他随手存放起一些石笋,储物空间并未随着他的实力提高而扩大,容量有限,所以他把大部分石笋都直接丢进嘴里,锋利犹若刀匕的参差利齿一嚼一磨,直接就将满嘴碎石生吞下去。

    凌歧很快就停止了这样的行为,因为他发现这些血脉传承中本能认知的“好东西”,能对他形成的帮助实在太少。

    也许它们是幼年炎魔最好的食物,但他毕竟不是什么真正的幼魔,而是在传奇肩膀上的新生炎魔。

    他过去积累的全部,包括那尊下位传奇阶段的真身,其中蕴含的精华物质,已经全都融合到新的身体中,适才令他趋于成熟,导致他刚出世就有下位传奇顶峰、近乎中位传奇的实力!

    也许,从完整的生命过程来说,他目前仍然属于新生期。

    然而能促进他成长的东西却实在太少,因为他一生的潜力都已经用尽,他就像是一个有着成人一切的婴儿,可以说潜力无穷,也可以说毫无潜力。

    凌歧估计,若他的炎魔形态真能彻底“长成”,那么他最少也是上位传奇级别、乃至大恶魔级别的存在!

    问题是,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他其实根本没有半点自然生长的可能性。

    除非有别的东西去催化,比如摄入大量能量,否则就算过一千年、一万年,他也不会进入生命中的成长期。

    凌歧并不懊恼,别说现在还有进步空间,就算没有半点进步的可能,他也不会放弃当前就能唾手可得的力量,而选择让自身成长潜力最大化。

    一来他的本质毕竟是“吞噬”、“掠夺”,而非从未知变成炎魔,从一种生物变成另一种生物。这不是常规的夺舍,是**裸的吞噬、占有。有了更好的选择以后,随时都能再换一副躯壳,再塑新身。

    二来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中,还想着压制实力、强化潜力。明明手无缚鸡之力,却好像笃定自己能成为逆天的强者,根本就是脑残的想法和做法,毫无根据的自大。

    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潜力再大,假如半途就被人打死,那有个屁用。

    天才永远不如强者,因为强者随时可以把天才打杀。凌歧有主角的觉悟,却不会真认为自己一定不死不灭。他知道自己运气不错,可就算运气再好,他也不会忘掉危机意识,更不敢在油锅中幻想着飞上蓝天。

    他本身自己就是一个喜欢扼杀天才的强者,喜欢恃强凌弱,怎么会把自己的成功建立在敌人的大意和麻痹上呢?

    掠夺一切外部资源,补充自身的不足,这是凌歧的进化之路,基调已定,再无复制常人成功之路的可能,亦无需复制。

    他要走的更快、再快、最快,他要飞奔起来,哪怕未来不得不用十倍的努力来弥补走的太快留下的缺陷,他也毫不介意。

    先易后难,本就是魔道的觉悟。

    凌歧自知不是那种可以兼顾两头的人,所以早就一门心思走定魔途。就算他没有任何惊人的特质,也注定不会成为一个英雄、或是黑暗英雄般的人物,他走在天堂中都会羡慕地狱的肆意,岂会在地狱中仰望天堂?

    嘿然一笑,凌歧收起肉翅,凌空落到地上,踩出了两团湿漉。它浑身上下都蕴含着高温,连岩石都承载不住,若到了外面,每一步都要留下火焰的足迹。

    回头看了看两个正在孵化中的兄弟,那是它为自己准备的新仆从,因为有着太深的血缘羁绊,包括未知,所以不虞它们的背叛。

    “能从娃娃抓起,这种机会可不多见。”

    凌歧笑了笑,恶魔化的他笑容无比狰狞,而后立即朝着那处战斗动静极为剧烈的地方冲去!

    他的父辈族人都在战斗,他怎么能坐看大敌威风。新的身体无比强悍,而更令他满意的是,他并非中土大陆最后一头炎魔!

    这些将成为他最可靠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