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五十八章 破杀
    六股气息分别自不同的方向飞速接近,这个世界并非高魔仙侠位面,所以靠着气息去感知敌人未必准确,不过当个人实力达到传奇阶段,只要在这方面有些天赋的,也能突破世界本身的限制,不见不闻而察敌。

    受到世界之力的压制,凌歧分辨不出来的究竟是谁,但大概能判断出来者实力,都处于上位到顶级英雄的层次,不算弱。

    其中速度最快的,敏捷怕不已经超迈精灵,速度最慢的气息浑厚神秘,隐约还有些别的味道,离得远了一时间倒是品不清晰。

    很快,静立原地的凌歧就不需要再靠着气息去感知敌人,因为当先一人已经跃出军营,带着滚滚煞气扑面袭来!

    凌歧回首望去,来者并不是想象中的精灵,而是一个面目狰狞、半秃了脑壳、眉角斜向右眼又镶着三片铁条的独眼兽人!

    “吼!!!”

    那兽人动作极快,落地时每一步都要踏出一个小坑,动静极大,远处军营里更传来了骚乱。

    凌歧眯着眼睛,对这兽人生出一点点兴趣,但仍旧没有回身正视。

    虽然萨鲁曼提供给自己的“研究材料”中,没有这么给力的极品货色,然而区区英雄级...

    “英雄?呵~”

    另外几股气息代表着的存在,也已经进入了视线!

    凌歧连炎魔化身都没用,依旧维持着人形,飒然回头,背对着袭击,右手一抬呈平举状,掌心就吸着一柄浮空的长刀,握牢后反身砍了过去!

    这一旋一斩,也没什么出奇,就是快,极快、很快,迅如闪电,又像是一匹雪练、一道旋风,只听铛地一响,传奇级的力量轰然爆发开来,火星四溅,那兽人手中巨大的板刀整个刀头都斜飞了出去。

    碎空咆哮嘶鸣,像是宣泄着久未饮血的寂寞,如惊雷、如冷电,咻地一声削向了目标脑壳!

    兽人见此,已是不及变招,却仍旧悍勇异常,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致命一击已经临头,反而狞笑着加重了力道,半截断刀砍向凌歧的脖颈!

    凌歧眸光一冷,撇嘴轻笑,嘴角裂开的弧度越来越大,那表情从邪魅直到令人恐惧,唇角裂口逐渐蔓延至耳根,像极了恶魔张开巨吻,两排利齿隐现,恐怖异常!

    他竟然也不闪不避,更迎着那半柄断裂的板刀疾掠而上,如同自己撞上去一样!

    刺啦!咔!

    两声闷响几乎同时传开,上位英雄级的强兽人半片脑壳飞了出去,橙汁般的黄色浊液四溅,白的黄的黑的混成一片。

    巨大的断刀随着惯性呜咽着撕裂了凌歧的肩膀,参差的刀刃生生劈进去大半,非但锁骨被直接砸断,连心脏位置都差点被捣烂!

    兽人面孔上的错愕和惊骇定格着,两粒掉下来的眼珠子,倒映出一张平静异常的苍白面孔。

    凌歧凝眉敛目,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表情,脸上狰狞可怖的变化和笑意早就不见。

    他一脚将兽人尸体踹开,而后信手将碎空插到地上,又抬手握住了厚重的锯齿刀背,轻轻将那柄烂刀从肩头扯了出来!

    随着他的动作,一捧血雾自肩膀创口喷涌出来,这样的伤势,普通人早该垂死,他却视若无睹,仿佛身体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

    那溅射的血雾自发凝结在一起,就像是一团血云,当第二第三位朋友到来时,血云已经缩回了体内,连那道巨大的创口都弥合消失!

    随手将上半身烂掉的袍子扯去,凌歧听着迎面从军营中冲出来的两人,用某种他不太熟悉的话喝问,根本就没有回应的意思!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先前一人不已经表明了态度,况且莫非他自己的来意就是纯良?

    与此同时,周围另外的三股气息却停留在他视线之外的地方。

    附近地势嶙峋,能够隐藏身形的地方很多。这些人错估了他的视力,其实早被他看破行藏!

    不过先前虽然已经看不见,那惊鸿一瞥,却只能辨别落后的三个不是兽人或者野人。

    三袭白袍下纤长消立的身姿,那翩翩风度证明其来历非凡,唯一被自己看不透的,便在其中,这些人的来历呼之欲出啊。

    这般明目张胆的联合在一起,是轻视了他的洞察力,或者干脆就有恃无恐?

    凌歧忽然抬头,表情有些茫然。

    天上的星河灿烂,和卡利姆多的有些相似,同样璀璨,本质却完全不同,非但令他汲取不到丝毫力量,反而隐隐还有着排斥和压制。

    他低头握刀,平静的目光中有些审思,又有些迷惘。

    种种变化漫不经心,却一一排查而过。

    世界的压制,本质的变化,脚踏领土的如鱼得水。

    他现在,又究竟算是什么东西呢?

    不死魔人?百变金刚?或者某种意志...某种存在...的延伸?

    未知的延伸!

    主宰以未知来诠释他的血脉、他的来历,但大概是知道什么的吧。

    从始至终,唯独他被蒙在鼓里,只能以亲身经历证明这绝对不是什么光伟正的东西!

    凌歧性格本就容易极端,这是少时经历养成的,片刻就不再想那些问题,他信奉实用和拿来主义。

    **着健壮的上身,浑身细腻光滑的皮肤渐渐皲裂,浓郁的金红光芒透射出来!

    不过刹那,一名高大俊伟的男子就变成了更高大的金红神人,通体仿若雕塑,又像是泼了桐油,赤金般的肤色滟滟生辉,皮肤下的每一根肌腱、体表的每一丝毛发,都彰显着力量和健美,每一个孔窍中又透漏着雄浑的战争气息!

    “真身...”

    凌歧心中默念,瞬间变作一道金红的闪电,伴随日久的碎空长刀也像是镀了一层灿烂的金辉,带着呼啸之势朝着那两个有些愣神的兽人野人强者罩去!

    地面上,方才在动作间没有半点破坏的巫毒蓟草,这次像是被万吨重物碾压,弹指就被狂暴的飓风撕碎,变成浆糊,连同地面龟裂后暴突的泥土,一齐被挤入缝隙。

    凌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咆哮着的空气成了最好的战吼,那一人一兽突遭袭击,正要退去,被那股暴虐狂躁的气息一催,反而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冲锋的意志!

    军营里传出了更密集的号角声,南面有大片乌鸦腾空而起,大片大片的铁嘴鸦腾飞,像是乌云涌动,又像是火山爆发时冲天而起的烟尘!

    凌歧嘿嘿一笑,**挑衅的表情,这时在金红光芒的笼罩下,看着竟然也有几分神圣。

    “中位传奇巅峰!”

    心中思忖,凌歧右手碎空已然对着动作缓慢的野人统领斩下,左手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柄曲线流畅优美的长刀,宛若舞蹈的直刺兽人强者脖颈!

    他现在的动作,招式间的转圜,若是让曾被他惊为天人的刀锋卫士队长瑞娜尔特看到,必定惊骇的瞠目结舌。

    这种程度的刀法,即便没有任何章法,也已经完美的近乎本能了。最有效的攻击本就不是什么招式变化,更不是独孤九剑的归妹离巽,而是本能的搏击。

    能杀人的工具就是好武器,能杀人的招式就是好招式。招式再妙,抵不过随心一击,发乎心,止乎意。

    没有半点意外,野人统领充满战意的头颅飞上了天空,方才还在呼喝挑衅用黑暗语咒骂呵斥的兽人强者,脖子也被刺了个对穿。

    扑通扑通,两具尸体倒下!

    周围三股气息开始退缩,围攻之势刚刚形成,立刻就告破。以英雄围困传奇,本来就是杀头的买卖。或者说,莫非他们根本就没弄清自己的真实实力?

    远空的乌鸦尚不知主人已死,仍在盘旋着寻找目标,这些野兽放飞后就很难再精细控制。

    自营地里冲出来十几个兽人战兵,大呼小叫的朝着黑夜中唯一醒目的光源扑去。

    倒在地上的尸体似乎根本就没能吓住他们,也许他们还没看见。

    当成群的乌鸦呼啸而下,协助配合。它们汇聚成一股黑色的狂风,碎裂的地面都被吹起了丈高的黄尘,更远处的草原更像是一匹绿布,起了层叠的褶皱。

    一名跑的最快的兽人战兵,举起的烂刀轻易撕裂了金红的光芒,高大而令人畏惧的朦胧人形,轰然化作碎片!

    几里外,夜风中,一匹灰狼穿梭疾驰,奔腾御风,远看就像是踏草神行!

    这狼体型硕大,首尾有两丈多长,肩高足有六尺,比猛虎雄狮还要巨大!

    灰狼忽然踏碎了一捧蒿草,矫健的身影腾空跃起,落地时轰隆一声,却不知为何变成了一头巨大的棕熊!

    棕熊人立而起,身高接近丈八,当空咆哮一声。

    “变皮人...下位传奇!”

    凌歧心中默念,垂下前肢,粗壮的熊爪立刻就撕裂了地面!

    它忽然又一扑一咬一抱,侧前方空气里立刻暴露出大片白光,若有圣洁的天使降临,白光背后却是某种古老语言的惊声咒骂,以及四溅血雨!

    棕熊又是往前一靠一撞,白光泯灭,空气里多了一具四肢扭曲的尸体,这尸体还在地上抽搐,被鲜血染污的面貌,似乎是一个须发尽白的老者。

    凌歧往前一冲一折,棕熊的身体便转了个弯,掉过头去。

    它有力的后肢顺势将尸体踩烂,猛地扑起,还在半空,就听一声鹰啼,背后出现了一对巨大的羽翅,眨眼变作一只翼展十米的苍鹰,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