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光之殇
    邪恶者掌握光明之力,就像萨鲁曼以光伟正的身份欺压甘道夫,伪君子以君子剑的身份斥责真男儿。

    总之,这或许是一种讽刺,但那真实不虚的力量,是不管你讽不讽刺的。

    如果没有命运的无常之力,掌握大势的的确能战胜弱势者,这和善恶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别说地下那些魔人都来自真正的深渊地狱,是无可辩驳的魔鬼,就算它们是甘道夫这种绝对站在光明阵营的代表性人物,面对那几可称为灭世的光之冲击,也只能像是大海中的浮萍一样,高唱哈利路亚...伊露维塔,然后光荣的回归...独一之神的怀抱!

    那从天而降的光柱犹若开天辟地的裁决之剑,又像是末日终结的审判之光,总之是一种不该在凡间出现的东西。

    无形无质的光,会温暖人心,但当它凝聚到极限,却又能焚烧一切,这是光的一种本质特性,无需任何神话故事去点缀。

    光明的分量有多重?它轻胜浮云,它重如泰山!

    厚重的大地被这强光一击劈裂出一道几十米宽、十几里长的口子!

    水位才消退到正常水平的密西瑟尔河,沿着开裂决堤的豁口,疯狂的宣泄倾出,试图填满那无底的深渊!

    超过二十只魔人就那么怒吼着跌入了裂隙,其中有一半掉下去之前就已经被灼烧成了黑炭,又有两只甚至干脆化为了飞灰,其中就包括高大的有些过分的那头。它第一个迎接光的洗礼,甚至有余力抬起手掌稍微阻挡一下,它的挣扎也就到此为止!

    磅礴的光,忽然自缝隙中倒涌出来,如同那足矣容纳无尽河水的裂缝,容不下一道极光的盈溢,又或者地底有什么光明之源被劈的裂开,水银泻地的释放着天地间最为广褒的那种能量!

    灿烂的光芒冲天而起,刚出了裂隙,忽又像是光明之泉般的散开,洗刷大地,直如一朵盛开的妖莲!

    残余的亡灵军团,被这光海一冲,气泡都没冒一下,直接雾化。

    连地上那些带着浓郁死气的尸体也一样,凭空蒸发,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

    两百几十头巨大的魔人更不好受,超过五十头接近裂缝的,齐齐伸出巨大的手掌,试图挡住那强烈的光芒,可惜那狭小的阴影,根本遮盖不了任何东西。

    它们的头脸、手掌,包括盔甲、武器,凡是暴露在光尘中的,全都如同被加速了风化的过程,像一尊摆在烈日下的雪雕,飞快消融!

    这一刻,在东方的罗斯洛立安。

    凯兰崔尔女王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自西边传来,隐隐已然难辨,却依旧能清晰感知,那她降世后、就只在别人口中听说、她出生时曾出现过灿烂之极的奇迹之光!

    萨鲁曼停下了脚步,愕然的凝望西方,满脸都是迟疑和不信,这让他忽略了周围人异样的眼神。

    远在西南海沿岸,甘道夫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停止了对年轻摄政王的教唆。

    他一时间变得哑口无言,感知着北边的某种变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感觉到。

    总之,他默默无语,一时间就像是真的被那个无脑的皇妃,呛的无话可说一样。

    孤山,魔域,巴尔惊怒的瞪着眼睛,气恼踢翻了跪在面前的一只魅魔。

    这是它最为宠爱的姬妾,连远征外域都没忘记带上,为了重点保护它,甚至在最后物化的关头,导致接近两百魔人的不幸伤亡。

    现在,它的故作柔弱和魅惑姿态,完全不能平息它的怒火!

    弗洛德维斯,一个衣衫残破的人类男性,面对着脸现不虞的李奥,微微一笑。它终于能肯定,这个异域的精灵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中土大陆之外,海的对面,从平行的海面永远无法抵达的、坐落在海中、实际又与天空相接的阿门洲,恒久释放着微微明亮的大殿内,这天降下了从未有过的福音...

    无论外界因为这光明的降世而出现了多少震动,主宰这审判之力的、驾驭着灭世之光的凌歧,却忽如一记惊雷,自那光芒尚未散尽的深渊裂隙窜出,远远飞遁出去,隐隐还能听到破空的雷声,看到那疾电中残破的金身!

    卡利姆多,古堡,惊雷乍落,一声巨响几乎让古堡颤倒,堡下平原上生活着为数不多的领民,统统吓成了滚地葫芦。

    石堡内,凌歧狼狈的身影被满殿黑暗遮住,狂风熄灭了火把,明烛被粗暴的掀飞。

    凌歧的身体就像一个破布袋一样,如同被一百个女人蹂躏过,又像是遭到一千只蛮牛踩踏,总之已经像是一坨烂泥,瘫软在王座上!

    他此刻维持着的是人身,当然他现在也只能勉强维持人身,这人身却如同真身般,浑身皮肤都隐隐有着玉质的光泽,释放着淡淡的金光。

    那光辉并不能为他的残破和无力带来半点圣洁与威严,就像是聚光灯下的人,若是颜值太低又没什么显赫身份,多少惊叹也不会带来正面的宣传效果。

    凌歧勉强抬起手来,古堡内部的结构微微变化,无形的力量立刻将这处大殿彻底封闭。

    然后,他的身躯开始融化,变成一堆泛光的液态物质。

    他试图凝聚出真身,但是失败了。他试图将本源之力转化成治愈性的能量,来恢复由于承受过重负担而崩溃的身体,但仍然失败了!

    当然,他早就不是有形之体,这样的情况不算糟糕。

    只要生命之力还没有彻底耗尽,那么他的本尊就是不死不灭的,比拥有黑光病毒的艾利克斯还要顽强。

    这一次的变化,让他意外,但没有绝望和惊恐。

    他本以为能承接光明传承的真身,想当然也该能承载光明之力的爆发。

    每每给他带来惊喜的真身,早就让他怀疑这是本能形成的、某种特殊的神体,根本不虞堂堂神体、居然会承受不住区区极限力量的爆发!

    真身究竟是不是神体,这还有待商榷,但它的确承受不住光明审判之力的洗礼,这一点已经能够确认。

    半天后,直到前方十几头巨魔和西格莉德率领的兽人、食人妖混编军团,正式与魔人军队交锋,死灵钢甲部队统领,传回要求协同进攻的意愿,他才勉强凝聚出人形!

    勉强成形的凌歧面色苍白,看着像是久病后气血不足。现在的他,当然不可能因为气血不足导致肤色苍白,但是自身的能量储备的确有些告罄。

    这倒不是说他过去储备的大量能量,全都因为这次意外而消散,彻底阳*痿。

    只是为了处理遗留的光明之力,他身体中大部分储备能量都处于不可用的状态,他目前能动用的,的确只有原本的十分之一。

    他可是有着本源之力的男人,能量储备原本不该变成困扰他的问题。

    就像拥有神国的神灵,永远不会担心神力耗尽一样,有亿万资产的人谁会担心手头上没钱花?

    问题是那些能够转化万物的本源之力,并非为他直接拥有,而是一种转移权限的附属物,他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国度。

    这就相当于他是一个大型集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而且原本的财产拥有人已经死了,他自然能够稍微干涉集团的运行,但只要一天他还没有完成权限的转接,他就不能洗牌重组,让这些都变成自己的东西。

    除非他能完成继承,或者干脆借着这力量另起炉灶,他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权威。

    当然,这例举并不非常恰当,因为那比现实的财团更复杂。

    其实就算有限制,本源之力还是给他带来了大量好处,远比纯粹获得充沛能量多得多的好处。他此前对巴德尔特核心的处理方式,已经证明他明白了这一点。

    最基本的,就算“凌歧”的能量耗尽,只要本源之力还在,只要本源之力背后的未知还在,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一百个“凌歧”出现!

    再像他现在借着本源之力,去解析消化残余的光明审判之力,就比单纯的暴力驱逐要有效的多,这是多少储备能量都换不来的!

    在意识中下达了同意进攻的回复,凌歧对现在的情况没有半点懊恼。

    不说有着分身的退路,即使没有,他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孟浪。

    有了力量还藏着掖着是不明理智的,尤其他现在的情况。假如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极限所在,那么获得再强的力量又有何用?

    他那一击,起码消耗了魔人军团四成的有生兵力,这就表示己方可以多出五成胜算,多保留六成以上的军力。

    这里可是中土大陆,就算是巴尔,照样能用军队堆死它。

    哪怕不是在中土大陆,神与神之间的战争,圣灵的数量和质量也很重要,并不是单挑获胜就是胜利。

    凌歧和巴尔都不是神,但一个已经拥有了本源之力,构建了雏形的神国,而另一个,是真正的半神!

    凌歧准备的那些,什么基因改造战士,装备强化的亡灵骑士军团,用来对付土著简直就是牛刀杀鸡,对付魔人都可谓胜券在握,削弱巴尔,才是他投入大量资源进行生物和物理研究的真正目标!

    而且由于这次意外,他现在的身体,经过亲身体验,重新组合后,明显能感觉更契合光明的审判之力了!

    常人就算凯兰崔尔这样优秀的精灵,也无法承受如此纯粹的光明审判之力,因为他们的命只有一条,永远也彻悟不了光明审判的意义,这是以自我毁灭为基础的灭世,神也逆转不了那过程和次序。不舍身如何取义?这本是最大的矛盾与原罪。

    凌歧比卡兰崔尔更幸运,他有无数条命,一次理解不了,可以用无数次机会去体会、去理解,直到彻底掌握,或者干脆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