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四十一章 破界
    直到这一刻,小隐真人才发现曾精研的诸般法术究竟有多么可笑。

    任你五花八门的手段,和个放烟花似的,可能挡住我随手一击?

    挡不住,完全挡不住,差距实在太大!

    小隐真人艰难的挪动目光,看到洞穴深处,一名白袍男子正将手插入地底,他的手掌刺入地面,有浓郁的紫光流露,仿佛大地裂开了伤疤,正在滴血。

    他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干什么,但显然在做一些对灵脉极其不利的事情。

    这让小隐真人绝望,那条大地灵脉可不是他家的,而是这片天地的,是大地的根基!

    “若当代还有大隐者在,哪里容得邪魔外道放肆!”

    小隐真人,心中不禁生出了无力的念头!

    隐门两宗,最多五人,两位宗主,两个弟子,一位大隐者!

    小隐在山,中隐在市,大隐于天!

    历代隐门两宗宗主论道过后,唯一活下来的,便是当代大隐者。

    然自末法时代*开启,六百年以降,隐门一共也只出了一位大隐者,三百年前就已老死。

    其余历次论道的结局,错非不完满,便是同归于尽!

    及至他师祖一代,核战爆发,显宗之主为救弟子干脆陨落在外,两宗只剩一脉单传。

    核战导致的世界巨变,不但让外界秩序破坏殆尽,也给东方的修道界和武术界带来了巨变,隐门的变故只是江山一隅,还算其中比较幸运的。

    隐门虽然断了一支传承,可表里宗毕竟是相辅相成的格局,而非相依相生、缺一不可。

    这宗派根基又在深山,即使废土荒年,隐宗也能安守一方。

    正因此,无论是小隐真人自己,还是他的师傅、幸免于难的祖师,都从未想过再搞出个显宗来。

    显宗是隐宗突破的契机,反之亦然,可这是建立在有法可修的基础上。

    论道破境,的确是当年的登天之路,但如今,它早已断绝,远在核战之前天路已绝。

    末法时代,想入境都难,又何谈破镜。

    错非如此,岂会连唯一的末代大隐者都要老死,实在悲哀。

    既然这样,再走钢丝给自己找不自在,又是何必。

    再说隐门之徒求道,先求自己的道,后论同道,隐宗显宗相辅,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成全自己,没有说成全他人的。

    因此,外界传说这宗弟子最是自私不过,并不虚假。

    甚至小隐真人也曾那样认为,继而不以为意,独善其身。

    偏偏这一刻,见到那一幕的小隐真人,心中忽然有种殉道的觉悟。

    原来隐门之徒真的是在上体天心,以己心代天心,只因天心冷漠,才会让他们也变得淡漠!

    替天行道,需要的就是一颗淡漠的心,漠视别人,漠视自己,才能时刻窥视命运之河,总能出现在命运最需要自己出现的位置,去做自己该做的事!

    正如眼前,无论这些人有多可怕,无论出现在这里的为什么会是自己,那大地的根基,绝对不能受损!这是天命,是上天赋予的使命!

    “死吧!!!”

    小隐真人心中爆喝,顷刻自爆。

    他大概是近两千年以降唯一一位自爆的化物境修士!

    化物之境,已能虚空造物,近乎不死不灭,只差一步就可登仙。

    可惜,他面对的是一群从更高层次的位面破界而来的、连真正的仙人都敢打、甚至能打死的狂徒,不是什么本土修士!

    面对小隐真人悍然的自爆,凌歧连头都没回,嬉皮笑脸的青年则哈哈笑着大手一抓,轰地一声闷响,只见他光洁白玉的手掌箍住一蓬灿烂的火花,居然被炸飞许多金毛,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轰声亦戛然而止。

    “悟空,别玩了,快过来搭把手!”

    凌歧面无表情的回头埋怨一句,青年立刻嘻嘻哈哈猢狲似的蹦跳到凌歧身边,先是讨饶了一声,这才双手抓住被凌歧从地底拖出来的一点紫色粘稠物质,然后猛地开始往外拔!

    雾隐山,云雾缭绕的天峰之顶,苍穹上缓缓凝聚起一道漩涡。

    数十名道人狂热的朝天膜拜,似乎那缓缓汇聚的雷云风暴,预示着有什么尊贵的存在即将出世!

    雾隐山支脉深处,暗无天日的洞穴内,冲天的紫光已经将这潮湿的洞窟洒遍,仿佛它是由纯粹的紫水晶雕琢而成。

    孙猴子一身怪力,简直可以媲美传说中拿山捉岳的通臂猿猴。重塑仙体后,它一拳能打死三个凌歧,定海神针也能舞做绣花,这时变出三丈法身,大呼小叫着抱住一颗龙头就朝着前方小跑。

    正因如此,施展全力才只能将这条前所未见的紫色龙形灵脉一点点从大地中拖出的凌歧,干脆弃手,专心敞开神国,一意让孙悟空施为。

    那猴头如同顽童似的抱着巨大的姹紫龙头朝着神国深处疾走,虽然也时常嘻嘻哈哈的喊着吃力,实际却颇为轻松。

    在外面,凌歧只能看到那条灵脉如同被虚空吞噬一样,一段段从地底拔起,一截截缓缓消失在空气中。

    姹紫的灵脉,凌歧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灵脉,心中甚为震惊。

    倒不是它巨大的骇人,这灵脉相比凡人再壮观,也就和寻常白玉灵脉相当,甚至还要稍细一些。

    可它引而不发的灵气,却是最纯粹不过的仙灵之气,其量之巨,惊人之极。

    至于所谓灵脉散发的、凝聚在雾隐山中的灵气,完全就是被它吸引过来的、属于天地间本身的灵气,绝非灵脉所出!

    凌歧对它志在必得,这个世界再没有任何存在能阻挡他,财帛动人心,他也绝对够强大!

    辐射位面是科技位面,按理说对仙道和神道都会有压制,可它的位面等级太低,所以那压制对于强者有等于无。

    这种程度的压制,甚至还不如他在纯粹高等仙侠世界受到的环境压制!

    以凌歧如今的实力,即使回到至尊宝所在的仙侠世界,有了所谓的主场优势,也未必有他在辐射位面的惊人破坏力。

    再是如何契合的世界大环境,位面等级摆在那里,强者去了高等位面也得矮人一截。

    像至尊宝这个无赖山贼,在本土固然无用,若落到辐射世界,绝对能三两招解决所谓的顶尖特种兵,顶呱呱的强者,去到寻常科幻位面,更是什么世界纪录都能破来玩的。

    所谓强弱,不过是一种相对!

    洪荒世界,或许真仙金仙不如狗,可它们放到低等位面,个个都是绝世大佬,称圣做祖,吹口气都要引起毁天灭地的风暴。

    压制,是上位对下位的压迫,集体如此,环境如此,都是上克下,强势压服弱势。

    而天地间一切的规矩,包括天地本身的规矩,也都是建立在绝对的力量优势上。

    没有绝对的力量优势,根本没有任何规矩、规则可言!

    强者之路,其实就是掌握规则之路,亦是打破规则之路!

    带着这样的觉悟,做起给人断根的事情,凌歧没有半点愧疚。

    直到外界传来一股磅礴的压力,凭借扩散的神识查探,凌歧发现似乎又有什么生命能量炽烈的东西正破界而来。

    这让凌歧稍微皱了皱眉头,但是灵脉已经收走一大半,他也不便多管。

    这条灵脉隐隐有种独特的威压,虽然并无威胁,但是能压制他的神识,所以他暂时也弄不清外面的具体状况。

    可他想来,就算是巴尔那样的恶魔来临,他也不会再惧怕半点。

    寻常科幻位面,就算有着位面通道的漏洞,哪里可能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存在降临。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真来了真仙,打不过还可以跑,跑不掉还可以放妖死磕,磕不过也能找主宰求罩!

    凌歧的想法很美好,只要这灵脉入手,那么即使立刻放弃手边任务,选择回归,对他而言也是有赚没赔。

    神国内哼哧哼哧使力的孙悟空已经从小跑变成步行,他擦了把汗,喘着粗气。

    这厮的力道已经超过仙人,居然也有感到吃力的时候。

    按照凌歧的要求,神国中的一些妖王和妖圣也开始帮忙,虽然是杯水车薪的力量,总算也一点点一寸寸将那进入神国后、挣扎力量就越来越弱、本身分量却越来越重的灵脉往里拖。

    彻底敞开神国的做法,对于凌歧这种伪神并不安全,故而他才会在入口看守,防止一些太棘手的东西趁机溜进去。

    神国最强的永远不是内部,而是外部壁垒。

    2级的神国壁垒,已经比一些低等位面的空间壁垒还要牢固,等闲仙人都打不穿,一旦关闭入口,可谓固若金汤。

    大地的根基正被外来者窃走,天上的雷云中却迟迟没有出现什么传说中谪仙之类的高级生命!

    忽然,一只巨大的手掌突兀的穿过漩涡,从天而降。

    那仿若星空凝聚化成的参天巨臂,通体漆黑,漆黑的手臂上又有点点星屑斑斓,洋溢着神秘和恐怖。

    那巨手根本没有顾及地上几十个道人的死活,它盖压而下,什么修士山石顷刻化为齑粉。

    一些修士甚至倒死都还怀着崇敬的念头,因为按照目前修为仅次于小隐真人的天眼道人预言,这次雾隐山中天空的异变,和曾经从此界飞升的某位古代仙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