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四十八章 哪里都有**
    听到老者的话,商剑南心中一咯噔,顿时不语。他暗骂自己嘴贱,哪壶不开提哪壶,又恼恨老者厚颜无耻,眼看又要旧事重提。

    果然,那老者看着沉默的商剑南,目光中闪过一缕阴沉,却立刻展颜笑道:

    “说起寿元,小南你还年轻,却福源隆重,寿蛊接连不断,更藏着一只两百年寿蛊!”

    “小南你此前就用过一只八十年寿蛊,最少还有一百多年的寿元。不像我老头子,只有十几二十年好活。”

    “唉,其实我老头子一把年纪,也是活够了。但是为了商家,为了商家不遭到其他超级家族的暗算,也为了给你们这些后辈护航。我在这里不得不厚颜再求一次,求你手中的寿蛊续命。”

    “小南,你尽管放心,我以我个人的名义保证,我、还有家族一定都不会让你在这方面吃亏!”

    “家族会记住你的贡献!”

    听着老者义正言辞的话,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

    商剑南心中冷笑连连,恼怒这老鬼又拿家族大义压迫自己!

    他忖着,若非自己好歹也是实权的太上长老,怕是真要被逼得转让寿蛊!

    但现在,他还能勉力支撑!

    但凡有一丝可能,他就不会妥协!这个道理,和老者的锲而不舍一样!

    转让寿蛊?做梦!老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九转仙尊了!

    千古艰难唯一死,不拘是谁,地位越高,就越怕死。

    别说商剑南手中只有一只寿蛊,就算他有十只、一百只,也只会藏着一只只慢慢用,不会匀给别人半只!

    想要寿蛊?做梦去吧!

    商剑南只是不语,老者脸上的笑容越发开怀。唯一的女蛊仙,在老者提起寿蛊时,就收起了全部表情,淡淡的看着天边,仿佛那里有一朵花儿般的云彩!

    地下不足千丈深处,一只被压扁的蚂蚁体内,一点点弱不可察的空间波动,一晃而过!

    那一闪而逝的变化,原本逃不过蛊仙无孔不入的查探。可这一刻,天空中犹若烽火般燃烧的贪欲,却让蛊仙们的心灵,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油脂!

    接连闪烁近百次,重新恢复人形的凌歧,几乎将神国中近期积累多余的能量浪费掉八成,终于出现在一片遮天蔽日的密林中。

    他身上荡漾着水波似的纹理,这是纯净能量的涤荡,是最好的净化,可以保证身上没有留下任何被跟踪的道标,也是浪费能量的巨头之一。

    其实,在理论上,从他寂灭的那一刻起,任何可能的追踪手段都不该再生效。甚至,倘若有某种他不知道的追踪手段,他大概早就被找出来打死,根本不会有后面的好戏可看。凌歧知道自己的命运轨迹不正常,因此不愿意去赌什么人品,宁可浪费能量!

    等做完这一切,身形再次稳定下来,凌歧才冷笑着回望来处。

    “寿蛊...还真是好东西呢...可惜了...”

    可惜寿蛊对他没用。可惜明珠暗投,好好一只寿蛊落在别人手中,拥有者还是一位完全无法力敌的七转蛊仙。更可惜,一只凡蛊的寿蛊,引来了另一位更强大的、接近八转的七转蛊仙觊觎,为此都不惜撕破脸皮!

    区区一只寿蛊,就能让一个家族真正的高层,都要为之离心离德,尔虞我诈?

    果真,世上事,除死无难!

    凌歧,开始理解此方世界土著们寿元的窘境了。

    由此不难猜测,商家的活宝门中,大概也是没有寿蛊的,否则肯定早就被走后门取出来用掉,或者换掉。

    寿蛊本身的价值,其实并不高,放到宝黄天,宝光也就几丈,价值超过一般凡蛊,但远远不能和仙蛊媲美,毕竟它终究只是凡蛊,价值只在于被需求,而无底蕴。

    唯有当市场需求和底蕴俱佳,才能在宝黄天宝光冲天,比如任何一只仙蛊,或者一份完整的仙蛊方!

    事物的价值,当真是被恒定好的?

    那么仙蛊为何有价?因为它是大道的载体?是法则的碎片?

    屁!

    因为在这个世界,它代表力量,因为它被需要!

    事物的价值,原本就不在于本身,而在供求的关系!

    黄金有价值吗?其实是没有的,可在多数世界,它都是硬通货!

    蛊的世界,元石的价值在于其广泛适用性,因此被充当硬通货。但是,若以为事物价值当真就和本身相当,比如一颗仙元石抵一颗青提仙元,那就大错特错。

    仙元石的价值,略高于青提仙元,这是公认的道理。却很少有人透过这个道理,看清一些显而易见的本质。

    在一个群体中,只有当被需求,人才能体现价值,东西也一样!可是,谁又规定,被需求的分量,只能超过事物本身一点点,不能远远超出其相应的价值?

    比如寿蛊,其基本价值远远不如仙蛊,凡人偶尔都能得到,会用掉。

    可若真找到合适的买家,自身也有相当的实力,又愿意出卖,用它换来一堆仙蛊都不难!

    所谓价值,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说法,永远是需求和被需求的关系。

    这方面,宝黄天的鉴宝之光和活宝门的辨宝能力都会考虑,但对于特殊情况,终究是无力准确判断!

    活宝门中若有寿蛊,大把人抢着去换。对于真正需要它的人,符合活宝门规则的交易条件、付出完全不值一提!

    一掬清水,真的抵不过一条命?它在宝黄天中,一毫的光都不会有!

    价值的体现,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因时而异,不一而足!宝黄天的鉴宝之光,是一种泛意的衡量,其实不准,因为它只能从规则层面衡量价值,很公平,但无法衡量人心。

    偏偏价值这个概念,就是由人提出!

    土著们的想法,总有定式思维的盲区。

    就算是穿越者的土著,一旦生活时间长了,也会染上相应的思维模式,这是生存手段,但会导致灵性蒙尘!

    例如对待仙蛊、仙蛊方,大概就算枭雄,也吝啬的很,把那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有的蛊仙,撞了大运,仙蛊太多,养不活了,宁可烂在手上,或抱着以仙蛊换仙蛊的“金科玉律”,也不肯违背半点,不懂变通,其实不智之极!

    就算仙蛊又如何?就算传说中的智慧蛊、力量蛊又如何?

    和自身真正的需求相比,和实际要面对的情况相比,没有什么是不能舍得,不能贱卖的!

    甚至,这世间就从来没有什么是不能出卖的!这个道理许多人会说,但很少有人能贯彻!

    其实,对人而言,本就只有当时最想要,而没有永远最重要!这才是真理!

    即使那些自觉信心满满、意志坚定的,比如凌歧,莫非就真的抱着唯一的目的死磕不放?不知变通?不会随着时间推移,心思发生变化?这怎么可能!

    人心善变,人心易变。坚定不移,犹若磐石。永远只是书面的描述语,宣扬美好!

    凡人一世不过百年,都不知会经历多少次觉悟,心灵发生多少次扭转和蜕变。

    更别说追求永恒和自由的路,千年万年也不嫌长,在这个过程中,就算还走在那样的路上,还抱着那个目的,真的还是初心?

    要真是一边走着,一边还不染尘埃,那么...那样的人真该考虑考虑...自己为何会如此...是因为本心坚定...无需抚拭...还是...只是被注定那样!

    活生生的人,是**的集合体!

    这个世界,在哪里都有**,有**才有价值,有价值会助长**,谁都逃不开**的樊笼!

    只要有灵性,有心思,**就无法消除。

    太上忘情,忘的是情,不是欲。断情绝欲,更连本身都是一种执念,一种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无欲无求?怎么可能?无非是所求不同,乃至所求不能被理解罢了!

    一时的贪欲,可以让人疯狂,可以让人连本心都遗忘。甚至,并非只有丑恶的才是**,向往美好也是**,想拯救世界也是**,想天人合一也是**!

    天也有**,维护大道平衡,这就是**!

    那些**,或可被修饰描述成愿望,但又有什么区别?

    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一个充满**的世界!

    这很残酷,很多人不愿意相信,抱着美好和天真的念头,企图去反驳,去对所谓的正面和负面加以区分,好似这个世界当真是黑白分明的。

    终有一天,他们会在生活中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境,不得不学会用另一种眼光看待问题,不再天真。

    那无奈付出的,有时沉重,便是学费。

    学费越沉重,学的也就越多,印象越深刻。留在身上、心里、表情中的痕迹,也就越深...

    张家寨,寨主张翠山,有一粒掌上明珠,曾比嫡子还要宠溺。

    但这颗明珠,没忍住红尘的诱惑,犯下了不该犯的错误,自污蒙尘。

    于是,明珠坠地,被打落尘埃,碎裂后,诞下了另个一颗明珠,天生丽质,秀外慧中,叫做张心慈。

    张心慈的童年,充满了嘲讽和黑暗,但她从未想过,要去报复谁,因为她有一颗向往光明的心。

    可即使如此,即使她是那样的美好,仿佛是人世间最纯洁和美丽的象征,即使她是如此聪明,一直都低调做人——

    张心慈又怎会料到,黑暗来的那么快,那么猛。

    而那黑暗的压迫,惨痛的让人窒息。

    藏在黑暗背后的,助长和推动这一切的,曾是她生命中的光亮之一,亦让她平添绝望和心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