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七十六章 不得自由
    人们追求自由,因为这是一种心的向往,更因为人们所依托的世界,原本就是自由的,它没有主人!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万丈地渊之中,被溟沧派高人打穿地陆形成的天地囚笼之内,关押着一群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妖族大圣!

    山海界的土著,其妖族高层大抵有妖圣、祖妖两种,其中妖圣就可媲美洞天真人,祖妖号称和凡蜕真人相当!

    奈何,土著就是土著,比起从天外修士传承中崛起的九洲修士,山海界这些靠天吃饭的土著,不知弱爆到了何种程度!

    被妖族打压的几乎没有活路的土著人类暂且不提,就算是表面雄霸世界的大妖,乃至势力庞大的半妖一族,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其中半妖一族,并非人类和妖的混血,而是妖族的分支、大妖的后裔,只是比起寻常的妖,外形更类于人。这些半妖拥有妖的力量、类人的外表。若它们修行到极限,也能返祖成为祖妖。它们学着人类建立起部落传承,声势比龟缩在一隅之地的人类诸国还要浩大,不像一般的大妖离群索居,逐渐取代了大妖和人类,成为天地间的主角。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那些真正强大的妖部,却也不过是天外之人的棋子,受到来自天外的恩泽,是天外之人着手这一界的棋子!

    妖族之中,有极少数,以后天之资,修行到了相当高深的境界,能媲美妖圣的也不少,可谓后继有人。

    那些妖圣级的强者,一个个眼高于顶,认为祖妖不出,自己就是天下无敌,可当真遇上高手,又偏偏不堪一击。

    龙蝠白伯就是这群弱鸡中的一只...战斗鸡!

    白伯不是半妖,而是真正的妖,是白龙妖祖和魔蝠妖祖的后裔。

    这一族的后裔有很多,虽没有和半妖一样建立部落,但也有族群,白伯算是族群的后起之秀,后起之秀中的第一人!

    白伯的辈分不高,如今也不过八百岁,还是妖中的少年,但已经取得了很多惊人的成就!

    它生来就具有三种神通,这在寻常大妖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就算身具祖妖血脉,一般大妖,也要修炼达到妖圣的层次,才能觉醒有一种或几种天赋!

    白伯打破了常理,当其晋**到妖圣阶段,更是掌握着数十种天赋神通!仅外人所知其掌握的神通,就超过二十种,比一些接近祖妖的大妖还要夸张,让群妖大忌!

    在其以初阶妖圣之力,横扫西空绝域之后,白伯更是声名大噪,成为整个妖族最杰出的后起之秀,一度打的一些巅峰妖圣都毫无还手之力,号称半祖!

    就是这样一只战斗妖,这样一个自带主角模板的妖孽,偏偏在遇到九洲修士后,吃瘪了!

    桀骜不驯的白伯,直接被人生擒活捉,“活埋”到了地下!若非其天赋异禀,拥有替死之术,凭其当时和三大洞天真人硬碰硬打出的真火,说不定当场就要被联手打死!

    巨大的洞窟之中,一重重禁制为这黑暗的世界带来了奇魅的光影!

    和其它仍旧维持着巨大的妖身、萎靡不振的大妖、妖圣不同。白伯已经变幻成了人形,抬头仰望着暗无天日的洞顶,带着一脸忧郁在那叹息。

    一些妖圣转动眼珠瞥了瞥它,露出一些意味不明的神色,然后扭过头去。

    对于旁妖的窥探乃至鄙夷,白伯都不以为意。

    那些根本已经被重创到只能苟延残喘的同类,在它看来完全就是妖族的耻辱!

    况且白伯从出生就抱着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超然姿态,又以超然的资质,碾压着妖族中一个又一个所谓的天才!

    它是真正的怪才、鬼才、妖孽中的妖孽,当然要有些与众不同!

    白伯的名声,莫说是在西空绝域,即便是山海界的其他地方,也有传闻!

    不提实力,白伯本身就是一只极富传奇色彩的妖!

    若是在人类世界,它就是活脱脱的话本主角!

    和白伯恐怖的战斗力同样出名的,是它怪异的脾气!

    白伯生来为妖,却从来不吃人肉。这个世界可没什么道德学说,妖吃人就和人吃菜一样天经地义。一只不吃人的妖,即使在人类看来,也是相当怪异的存在!

    白伯虽然不吃人,却对人类从无任何怜悯,该奴役还是会奴役,该虐杀还是会虐杀!其手下人命,不会比任何一只妖来的少!如此一来,只是不吃人,它当然不会获得任何人的认同!当然无论它怎么做,原本都不可能会得到人类的认可,除非它甘愿成为人族强者的奴仆!

    白伯喜欢变幻成人身,尤其是变成人类中的俊美少年,然后去引诱人类世界的少女,最后留下一段段风流债。纵然那些大都会以悲剧收尾,白伯却乐此不疲!

    妖圣中擅长变化、时常变化成人身的并不少见。但是白伯变身成人类的理由,和别的妖圣却完全不同。别的妖变成人类,纯粹是为了降低消耗,更好的保存精力。人身弱小,越弱小就意味着消耗越少,这个世界又没什么人乃万物灵长的说法,不存在对人形的追捧。

    白伯变身人类,偏是因为个人喜好,也为了能更好的和人类中的美丽少女进行“交流”,这在旁妖看来是不能理解、甚至不可思议的!

    妖族和人类审美观完全不同,人类的美女,在妖族眼中,和猪狗没什么区别。此外,妖族和人类并非不能孕育后代,但那概率也低到忽略不计,后代的实力也会变得更弱。白伯的种种习惯,只能用怪异二字来形容!

    如此一只妖中之妖,传奇之妖,眼看却成了瓮中之鳖,倒是可惜。

    或许三五年后,它就要被拉长脖子一刀切,做成一味龙鳖丸。

    以其血肉精华,倒是绝对滋补的很,不逊色传说中的唐僧肉!

    就在白伯开动小脑筋,想着怎么溜出这十方禁绝的囚笼时,一道潇洒的身影出现在了囚笼中,瞬间吸引了几乎所有妖圣的注意!

    方源!

    如果说白伯是妖怪中的妖孽,那方源就是人类中的妖孽!而方源这个妖孽,今日却也恰好是为了白伯这妖中之妖而来!

    “白伯!”

    方源当空一喝,充满了胜利者的威风。

    他也没怎么显露气势,只把冷冽的目光朝着周围那些妖王妖圣一扫,许多拥有毁天灭地之力的妖魔,纷纷低下头去,不敢表露丝毫桀骜!

    妖物当然是桀骜难驯的,但也要看是谁在调教它们!

    九洲修士有的是办法让妖物俯首帖耳,当然将它们关押在这里,那些修士并不是为了驯化它们,纯粹是将它们当做肉猪放养!

    妖圣实力强悍,这种强悍完全建立在强大的肉身和磅礴的气血基础上。按照一些道派的说法,这些妖族全都是守尸奴。然其肉身蕴含之精粹,却也绝对比什么万年补药都更滋补,是天然的灵物!

    眼见着一只又一只同类被放血切片,妖族固然恨得牙痒,更多却是惶恐。

    白伯诧异的抬头看向方源,并不是为其威风,而是因为他从这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味道...

    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若有若无的熟悉感,白伯之前就在九洲修士的某位高人身上感受过。不过对方过于强大,仅仅溢散的气血,就让它不敢接近,当时匆匆一瞥,哪里有空深究!

    “我就是白伯,尊驾何意?”

    白伯背负双手,闲庭信步的走向了方源,抬着头满脸都是从容。

    即便落到如此境地,它也并未和其他妖圣一样惶惶度日,或者暗藏滔天的怨恨,想要报复。

    在白伯看来,这世上事便是如此,无非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胜利者当然有资格践踏失败者,倘若是他或其他妖族俘获了那些九洲修士,他敢保证,这些修士的结局一定比自己现在更惨。这听起来很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

    比起怨恨或者惊恐,还不如竭尽全力想想办法,究竟要怎样才能度过难关。远的不提,近的就有一些具备独特天赋的大妖,主动投诚被九洲修士接受的,也算一条出路,虽然那不为白伯所取!

    白伯也曾是人类,更是人类中精于算计的那一类,纵使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一些为人的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

    “哈!你就是白伯!很好!”

    方源翩然落地,几步走到白伯面前,随手抛出一个金箍一样的物什!

    “带上它,跟我走!”

    看着白伯随手接住,方源毫不客气的发号施令,一面又瞥了瞥一旁某只稍有异动的大妖,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只是这一个小小的举动,方源感觉空气里某种凝重的味道,竟然消散了几分,显然某个实力极强、到了现在还有一搏之力的妖族大圣,已经放弃了冒险的打算!

    方源却并不认为那是对方明智,反而心中有些不耻。

    若换了是他,左右已经身陷囹圄,遇上这样好的机会,就算自己不上,也要鼓动别人去尝试一下。纵然多半是无用功,但也有机会趁乱取事,总好过伸长脖子等死。

    “额?让我带上它?”

    “哈!我又不是孙猴子!”

    白伯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抛了抛手中的金箍,作势欲丢。

    白伯此人,志向清晰——若为自由故,无物不可抛!它可以站着死,可以跪着死,唯独不能跪着去*舔别人的脚趾。这种明显施了禁制的东西,一旦带上立刻就成了奴仆,它哪里肯乖乖就范!

    方源却像是早就料到了白伯的选择,忽然微微笑道:

    “白伯,你可要想清楚!”

    “这是我溟沧派渡真殿主张衍长老亲手炼制的‘金箍圈’,你若现在带上它,就可以跟我离去。若是你把它丢了,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送来第二个‘金箍’!”

    方源似笑非笑的看着白伯,白伯眉毛微微一拧,审视着方源,却并未从这个看似年轻的修士脸上看出半点端倪。

    “金箍圈...是不是还有紧箍咒...张衍...”

    白伯微微低下头去,思索了片刻。

    “这位道长,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浑身是铁,以黑油为食,可以在万里长空翱翔。”

    “你又知不知道,无垠虚空中,有一种位面,是球形,其中有一颗蔚蓝的美丽的行星,叫做地球?”

    白伯语气稍微柔和了一些,低声问着,仿佛怕被人听去。

    方源瞥了瞥他,暗想土著便是土著。

    换做眼界稍微开阔些的穿越者,绝对不会问出这种可笑的问题!

    为何?科技位面千千万,穿越者何其多!

    当穿越者遇到同样身份的人,会收获友善的概率,绝对远远低于局面变得更糟糕的情况!

    不提穿越者本身的问题,那与命数有关,理不清说不明,单单是旁人的反映,就存在很大风险!

    假定对方果真是穿越者,排除所有闹乌龙的情况,对方就一定会因为同样的穿越者身份,而友好的对待另一个穿越者?

    那太想当然了!

    穿越艰难,穿越后的生活更为艰难,并非带着一些超然的眼光,就一定能在某个世界混的多好多好!

    穿越者除非刚刚穿越,否则总有自己的故事,许多年后,早就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

    十个穿越者,往往八个都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被逼迫的走上“邪道”。这不是说穿越者都是坏胚,而是异域理念的冲突,必然导致思维方式的差异,而这显然会对穿越者的生活造成巨大影响,其中大半都是不好的!

    如此一来,穿越者不得不被逼迫着用一些不好的手段,久而久之,性格也自然改变!

    比如方源,刚穿越的时候,还算是个好人,到了现在,他哪里会在乎什么乡情不乡情!

    相信纵然张衍那种道心坚定、一心求道的人,也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东西。能稍微对对方另眼相看,就已经是对方祖上积德、祖坟冒青烟。

    不过...地球嘛...

    “哼!你指的是机关之物吧!真是少见多怪!什么铁鸟不铁鸟,我还铁蜈蚣呢!”

    “至于地球,虚空之中,位面何其之多,我如何识得!”

    方源冷然盯着白伯,白伯认真的看着他,最终自失一笑,举起手上的金箍,戴在了头上!

    “带我离开吧!”

    白伯直视方源,没有卑怯。

    方源也没准备调教一下这个奴隶,这当然不是看在同样来自“地球”的份上。先不说还不能确定此地球就是彼地球,就算这白伯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甚至前世还是自己的故交好友,今生也只是一个陌生人!

    方源不那么做,纯粹是懒得那么做!

    他向张衍讨来这金箍,带走白伯,就是为了利用它,或者说利用它穿越者的“身份”。只是利用这一层身份的话,未必要它心服口服,况且方源也不是没办法驱使它。

    这等妖物,最是喜欢弄诡,就算白伯比较特殊,方源也不可能真去信任它,交心毫无必要!

    至于“穿越者”的身份...这可是个好东西!

    但凡“穿越者”,无论是在什么力量的主导下产生,其本质就已经带有天然的逆命特征!这命或许不是天命,或许不是命运,仅仅是宿命!但就算是这样,这区区一个身份,落在有心人眼中,也大有可为之处!

    重见天日,白伯很想肆意的腾飞一番!

    不过当它见到天空中那浓重的巨型云团,还有身前少年修士沉稳如山的背影,还是生生忍住了这种冲动!

    大概连山海界的妖族都想不到,九洲修饰会将征服的妖物囚禁在地下,而非布满禁制的老巢之中。

    白伯却很清楚,这绝非九洲修士大意,而是他们根本有着绝对的信心,能镇压一切意外!

    眼前衣袂飘飘的俊美少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明明气血并不怎么旺盛,偏偏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白伯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渴望!渴望成为那些修士中的一员!

    山海界的土著修行,不论种族,大都是靠着吞噬外物,补益自身气血,然后靠着气血之力,反过来搬运拿摄灵机,做到影响天地的程度!

    而九洲修士修行,虽分体气,但无论道路,都是吞纳灵机修炼!

    所谓练气,就是吞纳灵机,铸就元神,脱去凡胎,羽化成仙!而炼体,自然是以灵机强化肉身,补益气血,使得本质蜕变,最终肉身成圣!

    无论练气炼体,对灵机的把握、应用,都是基础!原始的吞噬外部灵物,强行提升自己的方式,早就为修士不取!

    当然,殊途同归,练气未必就比炼体优越,体系泾渭分明,也未必就比混为一潭的原始修行方式更优秀!

    只是由于起点不同,发展过程不同,在这几条路上,的确是练气稍占优势,直指通天大道,而山海界土著的修行方式,也许未来会发光发亮,止于当下,却难免粗糙,破绽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