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一十九章 逆命之辈
    飞的自然比爬的快,攀爬树塔的时候,有许多障碍要克服,比如一根根藤蔓爬到尽头后,就要再找其他借力物,十分麻烦。

    就算是马飞,也不可能真的和动漫中的人物一样,视重力如无物。

    那些用来辅助攀登的藤蔓,生的其实并不密集。

    马飞估计,大概还真没多少人能光靠它们就爬到树顶,除非已经成为武道圣者一流的人物!

    飞在半空中,空之翼附带的气障为他阻挡着寒雾。

    但凡高级以上的魔法,很少有那种效果十分单纯的。比如飞行魔法,肯定伴有类似防护罩的气障,这些气障没有丝毫防御力,但能让法师御风而行,不至风中凌乱。

    飞的稍远,看着连宽度都让人无语的树塔,马飞对这棵古树的庞大的程度,感触更深!

    只怕一些世界中,所谓的精灵族世界树,也远远不如它吧!

    真不知道这样巨大的一棵古树,最终是怎么沦为半死不活的树塔的!

    面对如此宏伟的“建筑”,可以说,即便马飞的武功再强上一筹、数筹,倘若不借助魔法,他也没可能抵达终点!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空之翼的力量逐渐流失,马飞不得不栖息到藤蔓上,再次进行施法!

    如是大概持续了十几次,过程中马飞甚至不得不吞下两瓶精力药剂、三瓶法力药水,来保持体力和魔力的充沛。

    也不知究竟飞了多久,按照魔法的正常持续时间来看,恐怕已经有两天一夜。马飞却感觉远没有那么长,最多不过一日。

    虽然这处秘境的云层中已经难辨日夜,但马飞的生物钟摆在那里,很明显,在这云层之间,空之翼的持续时间要比正常情况下短得多!

    晓是如此,马飞精神和精力上的疲惫,也让他感觉难以为继!

    尤其是精神上的疲惫,涉及到灵魂的衰弱,甚至不是一般的药水、药剂能进行补充!

    在这种情况下,马飞更觉得之前自己想靠武道的手段,徒手攀登到树塔之顶的念头,究竟有多么可笑,果然是无知者无畏!

    也不知是上天怜悯他的无知,还是他从出生起就伴随着的小幸运再次发挥了作用。

    穿过一层白云后,只见原本横亘在眼前,铜墙一样的树壁,终于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弧度!

    马飞惊喜的抬头看去,却见层云深处,仍然是棕黑一片,幽幽不知多深。

    这反差差点让他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马飞没有晕厥,他岂有那么脆弱,只是他的心中的确开始紧张。

    要知道他可是带着任务来的,任务原本的时间自然很充裕,奈何架不住他任性的妄图用纯古武术赶路,再充足的时间也经不起这样的浪费!

    在树塔下时,他原本是有办法直接登上塔顶的,他知道在那附近就有一些传送阵,树塔脚下本就遍布着传送阵。

    可他的任性,再次让他和捷径失之交臂,他要挑战自己的极限,然后...

    现在,大错已经铸成,他总不能驱散了空之翼,直接从这种高度跳下去,回去搭便车。

    当马飞准备咬牙再喝一瓶精力药水,然后用一些禁忌的法术、武技,加速飞行时,一只云雾缭绕的巨大手掌撕开了云层,从天而落,一把将他抓住!

    层云之上,漂浮着大片的云土!

    这些云土就和天堂世界的大地一样,能让人站立行走,甚至能种植一些特殊的魔法作物!

    其实,这些云土就是从天堂世界搬运过来。

    整个魔法世界,唯有号称最大次元世界的天堂世界,才有这种特产!

    千顷云土的中央,有一棵足有百丈高的塔形巨树。

    它牢牢扎根在云土中,顶端本该是树冠的位置,屹立着一座肃穆的殿堂!

    殿堂之内,大厅之中,三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淡淡盯着眼前的木桌。木桌上,呈品字形摆着三颗水晶球,濯濯生辉!

    其中一颗水晶球里,光怪陆离的画面不停变换,仿佛一个个无逻辑联系的短片,强行被剪切在一起。

    但其描述的内容,大都和战争有关,仔细观察的话,不难见到埃尔法人标志性的舰队,以及一个个华丽或朴素的魔法,如烟花般轰然盛放。

    第二颗水晶球中,勾勒出一道虚幻的长河,长河中,依稀还有一道人影若隐若现。那个人,他有着异常明亮的眼睛,就像星辰一样。但是他的面部轮廓模糊不清,体型也有些扭曲,就像是一团雾气。

    第三颗水晶球里,画面最是简单直接,却是一个纯粹由云雾组成的巨大拳头,正在云层中快速穿梭。

    之前马飞被人一把“捞走”,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其实他的一举一动,他挣扎窘迫,从离开自己的导师开始,一点一滴,从神奇的武技,到格外的坚持,全都落在某些人眼中!

    “看出什么了吗?”

    一名老者看着水晶球中那握紧的拳头,出言问道。

    他看了看另外两位老者,就像在看自己的影子。

    三位老者全都是长须长发,须发皆白,仿佛群山之外的雾霭,为那真面目稍做遮掩!须发之下,三人俱都形容枯槁,若没有须发衬托,就仿佛和干尸一样,看着就让人不禁心生寒凉!

    不过这三个外表差不多的老者,还是很容易就能区分开来。因为他们都有着各自鲜明的特色,仿佛个个都是曾经的风云人物,即使自己纵横的时代已经过去,即使半只脚都已经踩进了棺材里,他们也要保持着一点年轻时的风采。或者说,留住当年的追忆——

    首先开口的老者,和另外两个老者一样,都是白袍披风,头戴法冠。只是他的披风上,却有着一条条银线,披风后面连着一个帽兜,他身边还插着一根像是枯木缠上藤蔓的法杖,十分惹眼。最让人一见难忘的,是他那顶法冠,简直比皇冠还要华丽,仅仅最前端镶嵌着的一颗“混沌之石”,就足够让众神议会前三的法神为之倾家荡产。

    “没有。”

    回答的老者,有气无力。

    他的法袍朴素,也没有携带法杖。

    只是他的两只手都像是云雾组成,稍微动作,就会掀起一片片白霭,并且会变得虚幻不定。

    带着华丽法冠的老者,看向了第三人。

    这第三个老人,眯着眼睛,仿佛正在昏昏欲睡。

    直到华冠老者轻轻咳嗽了一声,他才“啊”的一声,扫了扫面露无奈的两位老者,懒洋洋道:

    “这有什么看得出看不出的,不过是一个迷失在星空中的灵魂罢了。”

    “这样的人,在你我过去的岁月里,莫非少见?”

    “富兰克林,我实在弄不明白,他有什么值得你这个老家伙耿耿于怀的,不惜浪费二十年的时间,就用来观察他的成长。”

    这名老者淡淡的盯着首先说话的华冠老者,眸子里流露出的玩味,却不像是言下对马飞的小觑。

    “咳,老友,咱们已经做了一万年的朋友。”

    “有些事情,我不想瞒你,只是我也不知道究竟该从何说起,比如——它。”

    富兰克林指了指第二颗水晶球,里面的“雾人”似有所觉,星辰般的眸子动了一动。就在他转过眼前,水晶球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

    富兰克林拂袖为那颗陷入黑暗的水晶球又加持了一个“虚无咒”,这才继续说道:

    “你们该明白,自从道格拉斯将世界意志一分为二,并且封印了其中具备主观意识的那部分后,这个世界的盖亚意识,已经成为了一段被设定的程序,根本不可能眷顾任何外来者,即使是那些迷途的异乡人。”

    “然而,在这个少年身上,却缠绕着一股我所不能理解的...运气。”

    “他的灵魂来自天外,即使他来自所谓的‘高等世界’,受到那个世界的眷顾,既然他落到了我们的世界,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员’,要遵循被设定的规则,怎么可能还有额外的‘运气’?”

    “这不符合常理!”

    “身为外来者的他,原本永远都不可能有出头之日!”

    “为世界意志框定规则的,可不是你我,而是游历了最少三个高等位面的道格拉斯!你我都知道,他曾数次回归魔法世界,对规则进行梳理和微调,使之变得完善,就是为了防止更高世界的‘穿越者’,成为规则下的漏洞!使得...重演!”

    老者说到最后,却是意外的停顿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那位懒洋洋的老法神,见他没有任何表示,才继续说道:

    “那么这个孩子,他的运气,是从哪里来的!”

    “整整二十年来,我动用了一千三百七十八种溯源术,都找不到他的来处!”

    “你们说,他有没有观察价值!”

    富兰克林推了推自己的法冠,像是为了增强说服力,又或许纯粹是一种习惯。就好像一些老资格的法师,发表演说的时候,总喜欢挥舞手中华丽的法杖一样!

    另外两名老者,见状却真的坐直了一点,仿佛对那顶法冠,果真有着某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你说的都不错,但你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宏观宇宙的无限大!”

    “因为它无限大,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在你我看来不可能发生的,不符合逻辑的,不表示它真的不存在!”

    “况且我们的世界,终究只是一个中等世界,就算道格拉斯再怎么去保护,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否则我们也不必每每坐看生灵涂炭!”

    即使尊重,但该反对的时候,还是要反对,这是法师最宝贵的精神之一!

    富兰克林知道自己无法轻易说服这两位老友,特别是其中那位因为身份原因不为人知,但事实上成就一点也不比他低的!

    他知道自己对马飞的怀疑很有道理,因为他观察到的并不止那些,就像他最开始说的那样,不是他想隐瞒,而是他不懂如何去表达!

    奈何只有怀疑,只有猜想,即使有些证据,在没有得出结论前,也甚至算不上是一个完整的推论!连理论都不具备,如何去说服别人?

    “伊文思,你该明白,我们的世界之所以还是中等世界,只是因为这个宇宙的已经存在高等世界,而高等世界具备唯一性。”

    “因此虽然在等级上有所不如,但是我们的世界,其内部规则绝对完善,的确不该出现富兰克林说的那种情况。”

    “即使我也不认为,马飞有值得观察二十年的价值。可是如果只是将他捉住,进行全方位的剖析、研究,我举双手赞成!”

    “相信我,以我的生物学和灵魂学造诣,就算马飞真的和真理之河中的那位一样,有着莫测的来历,我也能揪出他的小尾巴!”

    说话的老者,云雾般的双手十指交错,本就虚幻的手指,梦幻般的舞动着,勾勒出一道道玄妙的轨迹,让人为之沉迷。

    仔细看去,他双手缭绕的白雾,竟然带着丝丝缕缕的灰意!

    而那每一缕灰色,都像是一道道时空的裂隙,沟通着一个又一个异域,每个异域中,都有一阵阵几不可闻的鬼啸声传出!

    “够了!马格斯!你知道我不会容许那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

    富兰克林听了马格斯的话,只是面色难看,被称为伊文思的老者,却直接出言训斥。

    马格斯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虽然他是三人中最弱的,但真打起来,未必就得认怂!

    他忌惮富兰克林的混沌之石,那东西克他克的太厉害!可是伊文思,毕竟不是那位传奇的魔法天才露西恩·伊文思。若是那位在场,无论他最终的声名有多狼藉,马格斯都绝对不会生出半点异心!

    这位曾经被人称为小伊文思的伏特加·伊文思嘛,虽然也是传奇法神中的强者,但是...

    因为这番争辩,大殿之中一时陷入了沉寂。

    许多人都认为,假如一起生活的时间很长、很长,长到几千年、近万年之久,恐怕就算是原本的陌生人,乃至生死大敌,都会生出默契,变成最要好的朋友!

    这句话不能说错,因为最好的例子就摆在眼前。假如是很久以前,伏特加就碰到了在魔法大陆历史上都算臭名昭著的灵魂行者马格斯,恐怕半句话都不会多说,直接一个星陨术就丢了过去。

    然而现在,他却还能和对方座谈论道,即使时有争执,也绝对是当年的他怎么都不敢想象的!

    当然,身为魔法奇才露西恩的后人,伏特加也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有和道格拉斯的传承者,布加迪·富兰克林成为至交好友的一天。

    在魔法世界正统的历史上,魔法奇才露西恩·伊文思有着和魔法皇帝道格拉斯一样的历史地位。两位同时代同属魔法议会的强者,也一直被公认、私交甚密。

    然而只有极少数真正接触到魔法世界深处隐秘的法神才清楚,若问道格拉斯最想除掉的是谁,无疑就是曾经最好的朋友露西恩·伊文思!

    彻底推翻诸神的统治之后,露西恩偷偷截留了真理之神的权柄。这没什么,毕竟他也是为了追寻真理!

    露西恩将属于魔法议会的真理之殿,从天堂世界搬走,变成了私家后宫。这也没什么,毕竟他对世界的贡献远远大于索取!

    然而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为了给自己的妻子续命,就损害整个魔法世界的利益,差点引来一群来自高等世界的敌人,甚至在那之后,还妄图让被封印的天道恢复完整!

    他千不该、万不该,更不该在道格拉斯重写世界规则后,又试图去篡改它,让天外之人比土生土长的魔法世界之人,更容易获得天意的眷顾!

    仅伏特加几人所知,露西恩未被载入史册的所作所为,都已经足够被列为所有法神的公敌。

    并且很少有人知道,露西恩本人就是天外之人,是灵魂穿越者。所以他的存在,从根本上就已经是魔法世界新规则体系下最大的漏洞!

    当然,如果不是露西恩试图让道格拉斯最完美的杰作变成一个笑话,或许以他当时的身份、地位,天外之人的来历,也未必就有很大的问题。

    身为那个时代的最强者之一,即使成为规则下的漏洞,也没什么了不起。反正那种程度的强者,也不可能在魔法世界久留,这不仅仅是规则的限定,更因为意识的变化。

    至于这些被揭露的隐秘下,有没有藏着更多的秘密,伏特加自己也不清楚,毕竟他从未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先祖。

    当然,只是那些,就足够让伊文思一系,和道格拉斯的传人成为死敌。

    偏偏在伏特加即将寿终正寝的那一刻,被公认是道格拉斯第二人、获得了奥皇之冠认可的富兰克林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将他从死神的手上带走!

    一万年过去了,他们已经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就连那位后来加入,声名狼藉的马格斯,也能和他称一声朋友!

    或许时间能改变一切,能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但那绝对改变不了每个人的性格,所以就算因为熟悉而变成朋友,伏特加也永远都不可能和马格斯那种人,推心置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