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五十二章 深入
    地下研究院入口处,几名身着军装的年轻男女,依次走出电梯。

    随着最后一名少女走出电梯,本来亮着的指示灯忽然熄灭。

    几人也不意外,纷纷注视着黑漆漆的入口。

    其中一名模样最为成熟的男子,朝着殿后的那位少女问道:

    “能不能扩大电力的恢复范围?”

    少女耸了耸肩,将手搭在一侧墙壁上,只见前方一盏盏灯亮起,露出白森森的通道,和两侧一个个门,但是更远处仍旧是一片黑暗。

    “只能到这种程度,如果要恢复整座研究院的供电,你只能去找‘神盾局’的人。”

    少女调侃了一句,她此时故作轻松,但是徒然苍白的面色,已经证明她确实竭尽全力。

    “行了,娜美,停下吧,我们可以使用夜视装备。”

    成熟男子还没说话,少女身前的一个大男孩已经忍不住关心起来。

    少女耸了耸肩,没等成熟男子表态,就中断了电力的输出!

    在这种地方动用超能力,的确不易。

    虽然他们在来之前都注射了特殊的药物“抗灵剂”,但这种药剂毕竟还在测试阶段,没人能保证效果。

    以他们目前的情况来看,“抗灵剂”的确有效,但他们依然受到了某种负面力量的侵蚀和压制,导致使用超能力时效果远远不如正常情况。

    少女还好,因为超能力本身就需要介质进行传导,所以能力受压制的程度不到一半。

    其他几位,特别是两位主战成员,一身本领怕是十不存一,原本接近三级的超能力,只怕快跌到两级以下的水准!

    五人带上了夜视装备,虽然很丑,但很实用,眼前黑漆漆的场景立刻依稀可辨。

    “大家要小心,这次我们要执行的,很可能是b级突发事件。”

    “虽然上面对事件等级的评定,暂时只有d级。”“

    “但是我们都知道那并不准确,这也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

    林毅淡淡说着,警惕的扫视着周围。

    之前开口的大男孩忽然插嘴问道:

    “林队,我知道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取走长城五号自动备份的机密资料。”

    “但是,这种事情为什么不让三组来做。”

    “要知道三组的那个家伙,可比我更擅长做这种事情。换他来的话,根本不需要过于深入,只要站在这里,随便拿一台二手手提电脑,就能转走数据!”

    环境比想象中的更加恶劣,某种死亡的觉悟已经逐渐袭上心头,b级?那未必是极限!

    就算是平日里嘻嘻哈哈最没心没肺的汪伦,都忍不住抱怨。

    局里下达任务,的确有一定的硬性指标,如非事件稀缺,每组每个月都必须完成多少多少,有定额。

    但是,他们小组早就完成了这个月的指标,以往总局分派任务,就算是那些拖后腿的小组,首先考虑的也不是什么狗屁的指标,而是成功率!

    他们这些人,个个都是国家的隗宝、人才,每个人、每组人都应该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没理由让他们执行不擅长的任务。成功率低了,对谁都没好处!

    “三组...有自己的任务。而且,情况未必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另外,这是预言师的要求。”

    林毅沉默了片刻,才犹豫着回答。

    就连执行任务次数最少的汪伦,都察觉到了危机,何况他这位老将!

    然而再多不解、不满,抵不过人家预言师轻飘飘的一句话!

    在局里,除非你有着4级以上的能力评价,否则只要预言师一句话,你就不得不乖乖把裤子脱了,等人来操!因为以往无数次的事实都证明,预言师们总是对的,即使是那些荒唐的不合理的预言!

    更重要的是,有关方面的领导,对预言师的话深信不疑。

    这终究是一个人力难以胜天的世界,个人再强,也强不过集体、强不过组织。就算是目前已知唯一的五级异能者,总局局长,面对范围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一样要跪。

    或许这和祇擅长的领域并不在战斗方面有关,但是就算是世界上号称生命力最顽强的那位,面对核弹,也只有被炸成飞灰的结局。

    所以在这样一个世界,预知未来的能力,显然比强大的武力更有市场。

    好在事无绝对,只要异能等级达到4级,一些特殊异能达到3级、有4级评价,能力敌千军,就没人会招惹你,不存在“命令”的说法。即使是预言师,轻易也不会说出与之相关的命运,用她们的话来讲,叫代价太大。

    所以在局里,组织成员的地位和力量息息相关,只要忠于党*国,就一视同仁,强者上位,弱者下位!

    一旦达到4级,那就是当之无愧的巨头,个个都有将军的军衔,基本上都能见到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不叛国、不无端大量屠杀平民,那就是天王老子。

    “那些该死的巫婆!”

    汪伦抱怨了一句,也没有继续多说,多说无益。

    许是觉得这样带着负面情绪继续执行任务,基本等于葬送自己的生机,经验丰富的林毅忽然淡淡道:

    “也不要抱怨了,如果没有那些预言师,像这次这种任务,还未必轮得上我们,肯定会有人抢着要来。”

    为了生存,林毅不得不透露一些自己也不是很确定的机密。

    “为什么?”

    少女顾娜美问出了其他人的心声。

    林毅迟疑了半个呼吸,才叹息着说道:

    “你们真以为,这是一次单纯的实验事故吗?”

    “我甚至不知道,区区一个分部的灵异研究处,都能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就算他们在相关领域的研究,是全国范围内都首屈一指的。”

    其他人没有接话,皆在洗耳恭听。

    “如果没有老吴之前特别提醒,恐怕我也被蒙在鼓里。”

    “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你们,这次事件已经和之前上面一直关注的另一起‘未知领域’事件,有了牵连!”

    “但凡牵扯到‘未知领域’事件,一直都是总局和一局的人在负责。就算发生事件的地方分局,也没有主导处理事件的权限。最多也就帮着打打下手、敲敲边鼓,做一些不重要的差事。”

    “至于我们二局,虽然也算核心,但比那些地区分局还不如,边鼓都没得敲,哪里轮得上这样的‘美差’!”

    “每一次‘未知领域’的发掘,都是一场机遇,很可能让某个人、某些人得到一些额外的特殊超能力、乃至特殊的‘传承功法’。”

    “而那,同样也是一切的‘源头’,早期异能的来源!”

    “你们,真的一点都不好奇我们的超能力,是怎么来的吗?”

    林毅问道,看了看其他几人。

    四人中有人点头,也有人摇头。

    林毅看向了唯一摇头的瓜子脸青年,笑了起来。

    “赵卓,你倒是挺适合去一局。”

    “一局里有几个敢死组,特别适合你这种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人。”

    林毅开了个玩笑,让气氛变得轻松了一些。

    被他调侃的赵卓也不介意,他外表虽然邪魅冷酷,其实却是个寡言的老好人。

    经过林毅的一番话,不论众人心中如何做想,队伍中的气氛的确好转了一些,也许大家也意识到低迷的情绪对于执行任务没有任何帮助。

    况且大家都清楚,从签署那份协议开始,他们就已经是国家的人。

    国家给他们福利,给他们合法杀人证,可不是为了让他们当大爷,而是要压榨他们的剩余价值!

    平时也就罢了,一旦到了关键时刻,国家要他们去生,他们就得生,国家要他们去死,他们就得死!所谓养士,士为知己者死,就是这个道理。

    除非直接叛国,否则他们就是组织的刀剑。

    这一点,无论是总局、还是下属几个分局,还是地区分局,只要是正式成员,就都一样。

    他们这些人其实还好,听说总局的规矩更多、更严苛。

    一些总局和下属直辖分局的人,如果有朋友要引荐加入,甚至会让他们加入所在地的分局,虽然福利差了许多,但也自由的多。

    其实任何组织都是这样,越往核心,相对受到的束缚也有越多。

    在局里,除非像林毅说的那样,加入总局和一局的“敢死队”,才能装逼一点、桀骜一点,那也是因为“敢死队”的人,大都原本就什么都不在乎,几乎个个都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偏偏又有着某些方面的特质,被上面人看重。即使如此,这些人执行的往往也都是最前线最危险的任务,死亡率相对更高。

    被规则束缚,其实并不悲哀。若非本身有着价值,谁来命令你、束缚你、压榨你?

    再说一般时候,上面也不会派他们去送死,那是整个群体的损失,不仅仅是个人的生死。

    至于现在,只能期望预言师的完整预言中,他们是事件的“突破口”,而非“引子”。若他们果真是这起事件的“突破口”,或者事件的危险等级在常规b级以内,之后他们或许还能因祸得福,也说不定!

    强忍着周围越来越浓郁的灵压,一行五人,缓缓朝着长廊尽头走去!

    脚步声在走廊中回荡着,这唯一的单调的声音,理当不该影响这些有着狮虎之心的勇士。可是,五人中唯一在进来后还没说过话的朱美虹,却咽了口唾沫,有些心虚的小说问道:

    “你们有没有人看过《咒怨》?”

    这个来自农村的寡妇,平日就喜欢浓妆艳抹,作风十分放浪,虽然和局里不少男性都有着良好的关系,但是组员们并不喜欢她。

    尤其是现在,她的声音本就尖细,这时候故意变着嗓子说话,听起来鬼声鬼气。

    若是往常,还没什么,行动科的人,甭管哪个局出来的,就没孬种,谁会被吓到。

    此时又是什么情况?他们在执行什么任务?

    朱美虹的做法,无疑就十分不识大体。

    见众人没有搭理自己,这个女人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道:

    “你们猜,待会儿会不会有只鬼忽然从哪个门里窜出来...”

    “或者,它就在你们的头顶上,正在恶毒的注视着你们!”

    朱美虹的话,让少女顾娜美惊呼出声,因为她刚才的确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脸颊,就像是一缕潮湿的头发!

    听到顾娜美惊呼,汪伦猛然后退几步,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同时周身出现了大量符文似的蓝色电光符号,悬浮在半空中,围成一个圆柱体,将他和少女统统笼罩在中间。

    赵卓不知从哪里拔出两柄弯刀,如同古代的沙场猛将,不丁不八站着,守在两人身边,目光中带着惊异,盯着顾娜美方才所在头顶的正上方,那里现在什么都没有。

    朱美虹“噗嗤”笑出声来,显然觉得众人过于小题大做,又为自己的阴谋得逞而得意,她觉得女孩只是被自己吓到了!

    林毅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冷冷扫了扫朱美虹,这才看向另外三人,蹙眉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

    几人还未回答,朱美虹就笑道:

    “能有什么发现,是顾丫头自己胆子太小,被吓到了而已。”

    “朱美虹!你够了!”

    无数电子符号构成的屏障中,汪伦冷冷看向寡妇,目光中不无寒意。

    他虽然是特殊能力者,最擅长的并非战斗,而是电子信息载具的使用和破译,但他觉醒的能力很特殊,本身并非完全没有战斗力。

    事实上,他是少有的全能型人才,虽然什么都不算精通,但什么都会一点,实力在二级异能者中也属于佼佼者。

    比起汪伦,朱美虹的年纪虽然大了一轮还多,可若是正面起冲突,只怕一个照面就要被收拾掉,所以这时也没敢接话。

    两人之间的矛盾,并不光这次,之前就有不少。

    最早的时候,还是汪伦刚加入小组的时候。朱美虹当时想把这个清秀的大男孩弄上床玩玩,可惜没成功,反而弄得汪伦暴走,差点酿成大祸。

    汪伦压下心中的愠怒,拍了拍仍在颤抖的少女,看向林毅沉声道:

    “刚刚,我们上面确实有东西。”

    “林队你在前面,可能没注意,我和赵哥都看到有个影子在娜美头顶晃了一晃。”

    “就像是...某种软体爬行生物!”

    王伦说到这里,明显感觉顾娜美身体又颤抖了一下,余下的推测也就说不下去。

    五人中,唯有顾娜美的能力,是对战斗没有半点帮助的,是众人中最大的软肋。可是在这种环境下,倘若她持续激活能力,却又会成为众人最大的杀手锏。

    林毅看了看赵卓,见对方点头,才带着几分怀疑看向朱美虹,淡淡道:

    “从现在开始,不要再乱说话。”

    朱美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队伍里的三个男人,都和她没有那种关系,平时自然也就得不到太多特殊照顾。她也不想吃眼前亏,只想着这次回去一定要找个机会调组,省得整天和一群木头呆在一起。

    队伍继续上路,像是之前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大家,虽然如此,众人心中却已经留下了疙瘩。

    领先的林毅,心中充满了怀疑,他并不觉得,自己的第六感已经弱到了发生在背后的事情,都感应不到的程度。

    还有,朱美虹虽然不是什么特别优秀的人才,但除了生活作风比较糜烂,其他方面勉强也算合格。

    这个女人平日里很不靠谱,勾三搭四,可是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还从来没给自己捅过篓子。

    这一次,在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她怎么反而失去了警惕心?这不合理!

    其他人,为什么想不到这一点?

    还有顾娜美,虽然是队伍中年纪最小的,心性却绝对不差,就算一个人独自被关在小黑屋里三天三夜,也能笑着走出来,即是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也没理由表现的如此不堪!

    周围的环境,死寂中回荡着单调的脚步声,的确有些恐怖。

    但是,他们可都是千锤百炼的战士!

    林毅开始怀疑,身后众人很可能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出了问题!

    他回头朝着赵卓打了个隐晦的手势,对方却好似视若无睹。这一幕,不禁让他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地下研究院入口处,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四肢和脑袋都被扭成奇怪的形状,死相奇惨的卡在不停开合的电梯入口。

    电梯指示灯闪烁着微光,虽然看起来电压很不稳定,但是并未停止工作。

    面色苍白的凌歧,缓缓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看了看女人的尸体,又看了那台电梯,不屑一笑,竟然朝着一侧的墙壁行去。

    他的身形很快就消失在墙壁中,仿佛那只是虚幻的3d投影。

    伽椰子一步三晃的从电梯中踱出,也不知它之前是怎么藏在里面的!

    它看着凌歧离去的方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向了那条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通道!

    就在刚才,它竟然从那几只微不足道的蝼蚁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