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五十六章 种子
    “玉符?”

    楚铭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却没怎么犹豫,就将贴身放着的那块玉饰丢给了凌歧。

    这块玉饰还是他素未谋面的父母送给他的,他早就找人鉴定过,没什么特别,就是一块品相非常垃圾的杂玉。这种玉,除了在茅山后裔之类的小说里,据说有封鬼的作用,是极品的施法道具。在现实中,它唯一的用处,就是摆在地摊上吸引过客匆匆一撇的目光。

    当然,这指的只是玉饰本身!

    这么长的时间戴下来,楚铭自然也能感觉它的变化。

    由于某种原因,它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神秘的能量放射源!能持续不断的对持有者和其身边的人进行有益的辐射,稳定的提升其等身体素质!

    楚铭此时几乎能一拳打碎实木门,随便一跃两三米的墙头就跨了过去,不算超人也是电影里的武林高手一流。

    能达到如今这种水准,修炼带来的帮助只是极小的部分,毕竟他主修的是心灵之力,所以更大一部分还是靠着玉饰的力量来辐射改善体质!

    虽然知道它已经变废为宝,但楚铭此时,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舍!

    凌歧拿过玉饰,抚摸了一下上面的纹理,感受着内蕴阵法磅礴的力量。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高等世界时、附在楚铭身上潜入高等世界时的杰作。按照他现在的眼光来看,其中复杂的阵法有许多能够改进的地方,全部改进之后,甚至能将阵法的效果提升八到十倍!

    八到十倍,绝对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如同初学者打造的器物,经由大师之手重新回炉锻造!

    不过这毕竟是他本体亲自出手创造出来的东西,就算其中不符合当前世界规则的地方颇多,有很多浪费和冗余,但精妙处也远不是他借着这具临时的身体能妄动!

    所以凌歧其实并不能改变玉中聚灵阵的任何一处回路!

    “本来以为它能帮你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太久,有个十年二十年,光靠着它,你就能拥有超人的身体素质,能达到所谓三、四级异能者的水准了,自保足矣。”

    “没想到局面变化会这么快,我甚至不得不直接出手,让你没那么容易被害了去。”

    凌歧说着,磅礴的寒意开始涌入玉佩。

    他无法将其中聚灵纳灵的大阵升级,但是可以在阵法之外、填充进另一股力量,这是凌歧之前创造聚灵大阵时,就留有余地的。

    楚铭听了凌歧的话,却是沉默不言。

    他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信,或者感动。

    玉的变化和小说有关,这件事情他早就有过猜测,不值得大惊小怪。至于对方对自己的好,更像是一种投资,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说难听点,那叫利用。楚铭当然不会对一个一心利用自己的人感激涕零,至少内心深处不会。他不是捡到老爷爷戒指的中二少年,傻傻分不清单方面的付出和求索双赢。

    “你刚刚,对苁蓉做了什么?”

    楚铭见凌歧也不似想象中那么凶神恶煞,忍不住开口问道。

    “做了什么?”

    寒雾还在不停涌入玉佩,让它也开始变得霜白、剔透,倒似是一块绝品的冰玉。

    “只是用一些手段让她变得不那么废柴,遇到事情,不至于把你也一起坑死,就这么简单。”

    凌歧瞥了瞥楚铭,出人意料的这样回答着。

    再次见到楚铭,凌歧也谈不上失望还是满意,总体来讲,还是偏于满意稍多。

    此人比他想象的要明智,进步也还可以。

    所以凌歧也不介意在他身上多费那么一点点心思,让双方之间冷淡的关系有所升温。

    虽然他的话不怎么好听,可是相信楚铭这点好赖还是能听出来,毕竟其中关心的意味已经十分明显。

    凌歧关心楚铭,不能说假,毕竟对方若完蛋,他损失也不小。

    掌握着“真实之门”,更有了新的“魔晶球”,凌歧自然有办法时刻关注楚铭。

    但这得不偿失,代价不小。若要隔空插手楚铭身边事情,代价只会比纯粹的关注更大。

    所以这人如果能稍微聪明一点,还有自保之力,那总算也是一件好事。

    对废物、对天才,凌歧会用截然不同的态度,以完全不同的面貌出现。根本目的,是压榨价值。

    得到凌歧如此回答,楚铭虽然有一点转瞬即逝的小感动,却还是不太满意。

    因为他关心的,并不是这个。

    只是要让他追问下去,挑明问题,打破砂锅问到底,他又拉不下脸来!

    虽然方才林苁蓉是被凌歧从浴室里抱出来的,凌歧所谓的“手段”,仅楚铭所知,也有一种最方便的,叫阴阳逆入、乾坤倒悬,是双修的灌顶**。但之前那点时间显然不够做什么,而且他也觉得,凌歧这种“高等生物”,肯定不会做那种他这样的“低等生物”才“喜闻乐见”的事情。

    楚铭异常的沉默中,凌歧完成对玉饰的改造,时间大概过去了五六分钟。

    凌歧储存在玉饰中的力量,只有自身最强寒雾之力的一半左右,却已经足够把这座酒店炸上天。

    他满意的看了看手中的道具,虽然比起幻想世界的一些道具,它完全不值一提,可是在这个世界,它绝对是强到可怕的大杀器!

    “你那是什么表情?”

    凌歧正要将玉符丢给楚铭,却发现他正满脸担忧、复杂又带点怀疑的盯着林苁蓉。

    稍微一想,凌歧就猜到了他那可怜可笑的心思,于是漠然道:

    “放心好了,我没那么无聊去和你的女人双修。”

    “至于我让她生命本源得到提升的办法,相信你也不会有兴趣知道。”

    听到凌歧这样说,楚铭倒是微微一愣,转而十分尴尬。

    其实他很想说,他挺有兴趣知道凌歧的办法。

    只是连那么冷酷的男人,都如此信誓旦旦说了,他要是再斤斤计较,岂非显得可笑。

    凌歧看到楚铭变幻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唇角微微勾起,微不可查的扫了扫林苁蓉。

    之前他还真看走眼了,没想到楚铭身边还藏着这样一个有趣的、能用来暗度陈仓的女人!

    “行了,东西给你。”

    凌歧将玉饰丢给楚铭,楚铭刚刚入手,就低呼一声,差点将比冰块还要冷十倍的玉饰丢了回去!

    楚铭哀怨的看着凌歧,埋怨对方没有提前说清楚,这玩意儿哪里还是玉,分明就是万载寒冰!

    若非他的身体素质已经非比寻常,皮肤比牛皮还要坚韧数倍,只怕刚刚这一接,就算手不彻底冻废,撕掉一块皮也是肯定的!

    “怎么会变得这么冷!!”

    楚铭用东西将玉饰裹好,才将它收起,又忍不住吐槽说着,也算缓解方才的尴尬。

    “能量外溢,过几天就好了。”

    凌歧没有过多解释,楚铭也没问,术业有专攻。

    至于玉符的用法,楚铭相信凌歧会告诉他。如果不说,那就是使用起来简单的根本不用说明,也许就和之前一样,都是某种被动效果。

    “对了,你刚刚一直提到我很可能会遇到危险,特别是如果我留下来的话。”

    “虽然留在一个危险的地方,的确会让自己的风险系数大增,但是以我的实力,再低调一点,总也不至于你形容的那样,好像我必死无疑。”

    “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要害我,逼的我连飞机都不能乘?”

    这种关乎小命的大事,楚铭觉得自己有必要问清楚。

    “这个嘛,你可以将它理解为你所在国家的当权者,费尽心机要除掉你!”

    凌歧淡淡说着,给了一个明显假设性的答案。

    要对付楚铭的,肯定不会是这个国家的主席、总统,因为完全没有道理。

    不过这种可能,若是不提前避免,还真未必不会出现!

    凌歧是逆命者,天然站在命运的对立面,又不得不借助命运的力量,以矛攻盾,本身相对于命运,还没有秘密可言,连楚铭的事情,亦是命运的指引!

    这种做法,已经不是与虎谋皮能形容。

    好在,命运看起来的确够宏大、够伟大!

    然而,就算包容一切的命运不刻意针对他,试图利用他的那些存在,莫非也是如此?

    祇等若想转手对付他,必然会针对他的弱点,楚铭很可能首当其冲!

    而在命运之河中,凌歧这个善泳者,的确比不上一些已经坐上独木舟的存在,更善于利用命运!

    所以,一旦真的落入那种境地,在利用命运较量的战斗中,凌歧必然落入下风,运气会糟糕透顶!他自己是逆命者,还握着诸多底牌,倒是不怎么畏惧。楚铭呢?

    或许现在,凌歧和某个存在的目标是一致的,对方非但不会坑他,反而会推波助澜的帮他,那么以后呢?而且,谁能保证,祇就是唯一的!

    那些之前根本和他没有接触的“逆泳者”、“泛舟者”,在哪里?

    他已经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是唯一寻求超脱之路的人,或者是在这条道路上走的最远的一个,旷古烁今。

    富兰克林的出现,就是一种很明显的预兆!

    真实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算富兰克林因为特殊的原因出现在真实世界,他为何好死不死,偏偏出现在自己重点攻略的一亩三分地上!这是纯粹的巧合?

    凌歧不能确定,但可以把情况设想的最坏,这没有害处!

    人都有趋避厉害的本能,凌歧如此,楚铭也是一样!

    事实上,就算没有凌歧出手,楚铭也已经准备离开避祸!只是,假如没有凌歧,很难说楚铭的打算,能不能付诸现实,又会不会横生波折!

    人心多变,命途无常。

    “国家领导人?”

    楚铭呆了一下,明显不信。

    他也不是傻瓜,很快明白凌歧意有所指。

    这指的多半不是对方的计划,和自己的国家、和颠覆*国家的政权有关,所以他要跟着倒霉。

    颠覆一个政权,在自己这样的小人物来说,是天大的事情,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站在凌歧的立场,那格局太小、太小,所以——

    他是在比喻?

    楚铭若有所思,凌歧不置一词。

    能说的、该做的,他都已经说了、做了。

    接下来他还会为这个人保驾护航一程,但更远的路,要靠他自己去走。他是期待收获者,不是保姆。

    等到楚铭回过神来,发现房间已经恢复了原样。

    大门紧闭,没有霜迹水渍,窗户外面,万家灯火通明,星火燎原,千姿摇曳。

    浴室的大门紧紧关闭着,几张沙发都空着,没有凌歧,也没有林苁蓉!

    “这...”

    楚铭摸了摸怀里的玉饰,隔着布帛,它仍旧冰冷刺骨!

    听到浴室中传出了哗哗的水声,楚铭瞳孔收缩,感觉后脊梁一阵冰冷,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刚才的一切,莫非都只是幻觉,唯有部分真实的幻觉?还是当自己陷入幻境中时,有人偷梁换柱,将他怀揣的玉符换了一换?

    “这究竟是...”

    震惊的楚铭,直到几分钟后林苁蓉匆匆洗完澡出来,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仿佛震惊的沉思着。

    “楚铭,你怎么了?傻了?”

    “还有,刚才我好像听到你在外面说话,是你吗?”

    林苁蓉湿发披肩,柔柔说着,散发着夺人心魄的魅力。

    楚铭勉强笑了笑,不知该怎么开口。

    “是我,已经没事了。”

    “对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楚铭问着,有些后悔彻底放弃了对林苁蓉的心灵控制。

    他倒不是想强迫林苁蓉去做什么,他们之间不需要强迫。

    只是之前的心灵之仆状态,楚铭完全能把握到林苁蓉点滴的身心变化。现在的情况,林苁蓉固然和他心有灵犀,但毕竟已经不是如同分身的通感。若是她的身体出现了什么看起来并不太明显的变化,楚铭一时间的确是感觉不到的。

    当然,要说没有明显的变化,也不对。她的魅力,显然比过去更强了,但这也可能是美人出浴的原因。况且魅力这种东西,不同人眼中显然有着不同的定义。有的人觉得很美的人,有的人却觉得很丑。大家都觉得很丑,还有情人眼里出西施。

    “感觉?”

    林苁蓉有些疑惑,脸颊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这让她变得更为迷人。

    “我感觉好极了,真的,好像身体中有用不完的力量一样。”

    还有一些即使对亲密之人都羞于启齿的“感觉”,林苁蓉没说。她毕竟是楚铭的伴侣,不是性奴,楚铭显然也没往那方面去想。

    “这样啊...”

    楚铭将手放在林苁蓉的胸前,这动作让女孩的身体有些发软。

    “楚铭哥哥...”

    只是这一次,楚铭显然并没有某些心思。

    “很好,的确很好!”

    楚铭挑了挑眉,面露意外之色,难掩喜意。

    感受着掌心传来心脏强劲有力的跳动,隐约间似乎还隐藏着另一股磅礴的力量,楚铭一把抱起了林苁蓉,不禁雀跃欢呼。

    “什么很好?”

    林苁蓉虽然有些害羞、紧张,但更多却是不解。

    “呵呵,没什么。那个人,果然没有骗我!”

    楚铭微笑说着,第一次觉得,凌歧虽然性格恶劣,为人不近人情,但其实还算一个“好人”。

    人往往都是这样,别人对自己好,比不上对身边人好,特别是一些认为自己更重视家人的人。

    此刻,被发好人卡的凌歧,就站在总统套房门外,注视着里面的那对小情人,淡淡笑着。

    “因果轮回,真是奇妙。”

    “我的出现,让你和她的姻缘早断。”

    “今天,我却又借你的身体,帮你结果。”

    “虽然这果已经不是你的果,而是我的机缘,但你也应该满足,含笑九泉。”

    凌歧自言自语,声音很低。

    他的话似是而非,让人听了似懂非懂。

    或许这话原也不是说给谁听的,甚至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回到二十七楼的302房,凌歧进门后,发现卢俊雄正在玩电脑。

    不要看卢俊雄一脸酷酷,十分崇尚暴力。世家公子出身的卢大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很全面,琴棋书画不能说样样都精通,但肯定样样都涉猎,综合素质很高。至于其掌握的各种尖端技术能力,就算比不上传说中的天才、怪才们,也绝对比从小就被送上山的兄长强得多。

    卢俊雄的黑客水准,并不比局里的一些普通专业人士差太远,算是顶尖的业余水平。卢俊义嘛,最多只能上网和小学生一起打个撸啊撸什么的。

    “刚出去做什么了?”

    听到动静,卢俊雄头也不回的问着。

    虽然心中已经认可对方,甚至兄弟齐叛国,可是那一声哥哥,卢俊雄仍然叫不出口。

    “没什么,你还记不记得林苁蓉?”

    凌歧淡淡问着。

    卢俊雄敲打键盘的手指停顿了一秒,回头蹙眉瞥了瞥凌歧,才回过头去继续自己手头的事情,疑惑的问道:

    “林苁蓉?林浩南叔叔家的那个小姑娘?”

    卢俊雄不确定的问着。由此可见,他虽然认识这个女孩,但是双方确实说不上太熟。

    “嗯。”

    凌歧应了一声,算是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