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六十八章 渗透
    尘埃落定。

    片刻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只剩一座骇人的冰山,仿佛极北之地的冰川一般,屹立在大地上。

    冰山中央,是那已经看不清轮廓的赵瑾!

    “哥...他...”

    凌歧听到卢俊雄的话,打了个响指!

    咔咔!咔咔咔!

    在一阵硬物碎裂的声音中,卢俊雄愕然看向周围,发现原来冰山并不止一座!

    只是比起那座和楼房一样的冰山,其他就只如景观石一般,显得微不足道!

    这时,所有冰柱,纷纷裂开!

    轰!!!

    冰山崩塌,寒潮扑面!

    卢俊雄看着冰渣中的血色,一时默然无语,忽然想着:

    这次,总该是真的决裂了吧。

    杀人之后,卢俊雄本拟凌歧应该带着自己“战略转移”。

    这场面,似乎也不需要再去毁尸灭迹。

    没想到,凌歧却是自顾自的走向了那堆冰渣,举起手来对准那堆血色的碎末。

    卢俊雄微微蹙眉,从知道兄长已经变成僵尸开始,他就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必须忍受对方的一些黑暗面和黑暗行为。只是后来,逐渐深入接触后,卢俊雄却发现,凌歧这个僵尸,和他想象中的僵尸,有很大的不同。

    他不需要吸血、吃肉,也没有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甚至就连一些细节上,都更接近正常人、而非尸鬼!

    但是,这绝对不表示,凌歧会是一只善良的丧尸!

    精神之力磅礴宣泄,赵瑾隐藏在血肉残骸中的灵魂,硬是被凌歧从中剥离出来。

    这样的一幕,卢俊雄其实看不到,只是本能的感觉,凌歧身上那种让他极度不安的气息,忽然间爆发开来!

    天空中,散去的乌云再次凝聚。

    只是比起第一次,它似乎不那么坚定!

    之前的审判之雷,针对的是“僵尸卢俊义”,针对的是它的邪恶力量,所以它出现的十分坚定、果断,甚至连一个区区3级的异能者,都能将它提前引动!

    这是固有的规则,是约定俗成的秩序。

    但是现在凌歧主要用到的,却并非“僵尸卢俊义”的邪恶力量,而是他本身的精神力,从僵尸之体中诞生的源自凌歧的精神力!

    所以此刻,对凌歧掣肘最大的,并不是什么天道审判之力,而是等同于天道的,另一股更浩瀚、更让他忌惮、也更不容易被世俗中人察觉到的力量!

    对着赵瑾的灵魂,凌歧张嘴一吸,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

    听说这个国家古代,也有一个叫钟馗的道人,能嚼鬼而食。

    凌歧相信,若他并不仅仅是艺术加工的传说之人,那么也一定极为擅长此道,称得上是灵魂大师。

    随着赵瑾的灵魂气息彻底消失,凌歧才收回了那股恐怖的精神力。

    天空中的乌云也随之散开,重现蓝天。

    虽然凌歧的表现,让卢俊雄生出了本能的忌惮。但在事后,他还是没有因此就对凌歧心生芥蒂。

    这固然是凌歧洗脑的成功,也是卢俊雄本身的心理作用。

    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自己想要去相信的,而下意识的否定自己不愿相信的!

    两人离开现场后,很快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包括那些监视者。

    这对凌歧而言,要做到并不困难,完全在于他想不想,而非能不能。

    天津,怡海家园特大凶杀案现场,被撕扯的七零八落的封条,再次遭到摧残。

    这一次,过来查看凶案现场的,已经由部门领导、市领导、升级到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领导。

    之前主要负责凶杀案的片区刑侦队大队长吴英雄,全程陪同。

    据说,这次来的是国家安全局的同僚。

    至于为何一个刑事案件,最终会扯上国家安全总局,吴英雄没有质疑的资格。其实在他看来,这起案件的确是闻所未闻、甚至悚人听闻。别说惊动国安局、直达天听,就算是国际联邦调查总局的xxx要来见识见识,也不奇怪。

    卢俊雄看着已经被清理的空荡荡的厅堂,感到有些奇怪,甚至是失望。

    虽然他并不清楚凌歧的目的,可是毕竟已经冒名和目标人物接触,所以对于这次案件也有初步的了解。

    本来他以为凶杀案的现场就算不是一片狼藉,也该充满诡异,现在这样空荡荡的,委实有点说不过去。

    像这种情节极为恶劣的凶案现场,在侦破前,都会进行长时间的封锁,而非和一般案件一样,初步采集证据过后就算完事。

    从地上、墙上的划痕来看,家具被搬走,显然还是在最近几天。

    莫非,是户主的强烈要求?但在这种大案、重案面前,户主的要求,真的有用?

    那么,会不会是有关部门刻意为之,或者蓄意纵容?这种反常,和“兄长”的来意,有没有关系?

    “都过了这么久,你们莫非就没有查到点什么?”

    卢俊雄好奇的问道。

    他也曾是组织内部的一员,论身份论权限论待遇,都远非眼前的小警官、乃至所谓国家安全部门的小头目、小领导能比。

    他所在的单位,总体的办事效率,也高的吓人!

    像这种案子,落到他们手里,不用预言者推算,三天之内必然了结!

    毕竟是异能者组织,当然不同寻常。

    在这个世界,一旦觉醒异能,除了在少数国家,其余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立刻就能成为人上人!

    别看兄弟两个最近接触到、甚至祸害了不少异能者,但那完全就是特殊情况。由于他们正在受到总局的关注和追捕,所以一些异能者简直是飞蛾扑火一样找上他们。若非如此,就算身为异能者,除了局里,随机路遇的概率也几乎为零。

    由于地位实在太特殊,同样属于组织内部的成员,卢俊雄对传统的公安刑侦工作,还真没多少了解。

    像这种刑事案件的调查、侦破,他并不知道正常来说要走多少流程,还比不上一些看过几部刑侦剧的家庭妇女。

    许多手段,在一般的调查取证过程中都是必要的,落在他们眼中,却分外多余。

    吴英雄闻言,摇头苦笑了一下。

    他并没有怀疑卢俊雄二人的身份,只是感觉自己最近确实挺背,以前最喜欢被人问的一句话,现在听到就头疼,简直比鹿鼎记里被韦小宝带绿帽子的那位平西王世子还要苦逼。

    一户人家,莫名其妙死了八个学生,又是那种诡异的死法,明显的他杀,死前却分别身处市内不同的地区。这是什么案件?这就是标准的无头公案!怎么破?

    更坑爹的是,这种明显应该隐藏的案件,竟然还被媒体披露了出来!

    虽然报道的并不详细,对诡异之处有诸多删改,但也足够让上头领导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

    吴英雄其实很想指着传媒局领导的鼻子问问:莫非诸位都是傻逼?

    在国内,媒体渠道完全由官方把控,竟然还会让这种事情曝光!这究竟是准备坑谁?

    最坑爹的是,这桩案子推来推去,最后居然被推到他的头上!

    他接到调派通知的第一时间,就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坑洞里!

    吴英雄名字里带个英雄,但他做刑警,完全只是因为退伍转业的时候,组织就是那么安排的,根本和名字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做什么人民英雄!

    何况他都四十多快五十的人了,什么雄心壮志都没了,只想安稳退休,最好退休前位置再升上一升。

    这种特大案件,一些年轻气盛的刑警可能会义无反顾的扑上去,有野心的人也会认为那是机会!吴英雄,真的不想要这个机会!

    由于上面人承受巨大的压力,吴英雄这个案子的基层负责人,当然也不好过。

    君忧臣劳,君辱臣死。没有上峰需要的结论,吴英雄只能天天东跑西跑,累成一条死狗。

    “这个,还真没查到什么。”

    吴英雄正准备习惯性的一推二五六。可是看到卢俊雄脸上隐晦的失望,结合他的年纪、身份,以及他之前和自己交谈时,稍微透露出的一些东西。鬼使神差的,吴英雄又改口道:

    “其实,也不能说什么都没查到。不过,查到的东西,上头基本已经全部驳回。”

    “喏,都在我之前交给你们的档案袋里。”

    “我说,卢...科长。”

    “这件事,虽然听起来有点荒唐。但假如你们看了我写的报告,额,就是夹在最后面的那一张附页,是我写的第一份报告。如果两位觉得不那么‘荒唐’的话,我还是挺希望,你们能帮我和上面人说说,大家早点把案子结了。”

    “至于怎么结案,倒数第二张附页我已经写好了,嗯...肯定能给公众一个交代。”

    “你们也别怪我这么直接...实在是...这件案子根本查不下去啊!”

    吴英雄的语气有些苦涩,看得出来他已经多番碰壁,甚至撞得鼻青脸肿。

    “结案?”

    “凶手呢?抓到了?”

    “凶手没抓到,嫌疑犯总要有吧!”

    “查不下去,莫非是有什么人在暗中进行阻挠?”

    “你放心,组织给你这个权利,你就要坚持调查下去,不要怕得罪人!”

    卢俊雄淡淡应付着,满嘴官腔。

    纵然是配合兄长,但他倒是很能代入角色。

    吴英雄闻言又苦笑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国家怎么可能真有那种能理解自己所言的特殊部门、特殊人士。

    但如果国家其实并不存在相关“专业人士”,他此时也确实无话可说。

    他总不能和两位来自国安局、根正苗红的同志说:凶手是鬼,根本不可能抓到什么的吧!

    如果他那样说了,他敢保证,自己给的资料,一定会被原封不动摔在他的脸上,对方绝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先前不都是那样。

    吴英雄是老刑警,就算不是一腔正义的中二青年,一直以来也算尽职,基本没有说敷衍了事的前科。

    但这个案子,他真的不想管了!他也有老婆孩子,也有家庭!

    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早点结案、尽快结案!

    比起吴英雄的无奈,隐藏着恐惧,凌歧对一切早已是洞若观火。

    然而他心中新生的疑问,并不比任何人少!

    三人这时来到了凶案的第一现场,也就是屋子的客厅。

    客厅里原本摆放着电视、茶几、沙发,以及其他诸多家具、摆设。但是现在只有头顶上价值不菲的吊灯,证明这户人家的生活条件还算优越。

    这才几天功夫,地上的灰尘就积了不少,北方的天气就是这样。

    吴英雄一边叹息,一边和卢俊雄继续诉苦。

    他倒是看出来了,卢俊雄看起来冷酷,但品性其实不坏,起码已经比社会上大多数人要好。

    至于凌歧,从开始搭讪未果后,吴英雄就没打算再去热脸贴冷屁股。

    吴英雄这个刑侦队长,无论是外形还是性格,都和电视剧里那种精干勇猛为国为民的刑警队长形象相差颇远,但这不表示他不合格。

    在本地,他的破案率是出了名的高,否则这件案子也轮不上他来负责。他的洞察力很敏锐,凌歧在他眼中,远比卢俊雄危险的多!

    在吴英雄和卢俊雄的眼里,眼前就是一个空旷的客厅,根本没什么可看。

    然而在凌歧看来,这客厅中却隐藏着一些让人不寒而栗的东西。

    他冷冷扫了扫几名贴着墙根站着的“少男少女”,这些“少年人”个个将头发散开垂在前面,或者深深低着头,像是第一次蹲局子感到羞愧和畏惧,不肯露出脸来。

    只是他们手背上露出过于苍白的皮肤,黑色的长长的指甲,浑身缭绕着死怨之气,都说明它们并非善茬。

    这是一群小鬼!

    更准确的说,这是一群伥鬼!

    但这些并不是这个世界*通常意义上的“鬼”。

    现实中的鬼,很难达到迷惑人心的程度,直接害人更是别想。

    但是这些小鬼,虽然只是一些低级的伥鬼,一旦条件合适,一样能祸害生人,而且还不易被这个世界的灵异研究者们发现!

    因为它们根本就不存在于现实世界,而介于现实和幻想之间!这是一群由幻想世界的力量渗透形成的伥鬼!

    “有趣!”

    凌歧冰冷的声音,让正在唉声叹气的吴英雄心中一寒。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凌歧说话,他的声音说不上难听,只是冰冷刺骨。

    “发现什么了吗?”

    卢俊雄对凌歧的目的仍旧一无所知。

    凌歧看着那几只朝着墙角猛缩、畏他如同猛虎的伥鬼,点头道:

    “有点,但还不够!”

    比起这些伥鬼,凌歧更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导致它们出现。

    如果不能弄清楚这一点,这一定会让他寝食难安!

    这个世界,就算还不是他嘴边的肉,但也已经落在他的眼前、碗里,他怎么能容许还有人把筷子伸过来!

    凌歧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分享的人,特别是这样一个特殊的世界!

    凌歧直接走到墙角,站在一只形如少女的伥鬼面前。

    这只伥鬼浑身不停的颤抖,凌歧虽然已经和真实世界初步融合,但来自虚幻世界高位生物的些微气息,还是压迫的这只低级伥鬼几乎要崩溃。

    幻想之鬼并不一定就比真实之鬼厉害,通常来说,真实之鬼还有那么一点可能,把人吓一吓。而幻想之鬼,除非由第三方力量推入真实世界,不然就算是“伽椰子”,也无法伤到一个濒死的老人!

    “伽椰子”是被凌歧带着穿过“真实之门”的!

    那么这群伥鬼,导致它们出现的力量是什么?

    是不是也有一扇门,隐藏在附近的某个角落?

    就算那并非贯穿整个幻想和真实的门,仅仅是能让特定的幻想与真实相连的门,这对凌歧来说,依然价值巨大。

    最不济,它也是一个不错的桥头堡,价值比尸魂界意志的鬼域更大!

    就在凌歧感觉,伥鬼已经彻底放弃抵抗,可以开始“拷问”的时候。

    外面的天空,忽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阴沉,有雷霆在阴云中闪烁。

    凌歧淡淡扫了扫窗外,微微眯起眼睛。

    他已经将可能存在的另一扇门当成囊中之物,所以没有动用自身任何的力量,包括僵尸的邪恶之力,就是不想打草惊蛇。

    没想到,他还没拨开草丛,草丛里潜伏的毒蛇就已经窜了出来。

    看起来,这条毒蛇很心急!

    从凌歧不发一言的走到墙角开始,卢俊雄和吴英雄就一直在关注着他的举动。

    卢俊雄是知道自家兄弟的本事,而吴英雄则认为他发现了什么隐藏的蛛丝马迹。

    虽然现场已经被多次勘察过,谁又能保证这里已经变得一干二净?

    况且对于凌歧二人的身份,吴英雄始终抱有一点点幻想。

    吴英雄不是什么大人物,家庭背景也很简答,但他当年在部队里当兵的时候,隐约是知道,国内有着那么一些能人异士的!

    至于那究竟是民间高手,还是业界人才,还是国家真有相关部门进行培养,那就不是吴英雄能了解。

    若他当年不是一个小小的副营长,军衔再往上面提一提,可能他会知道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