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九十六章 退去
    恒河元帅不动声色,拿眼去看雷神,却发现这神微微收敛雷光,似乎已经有了退意,顿时暗道不好!

    此时情况,和方才恰恰相反,已经是敌强我弱。他有十万天兵护身,其实有些底气。问题是,若余下几人不肯出力,到最后很可能会把自己给坑进去。

    无论是九天普化雷霆尊者,还是托塔天王,和他都不是一路的,这次只是因为任务才走到一起。

    至于那坑爹的巨灵神,虽然和他一个部门,看着也威风凛凛,但就是个样子货,根本靠不住。

    如此轻易让人碎了法体,失了天帝亲赐的神兵,斗部的颜面都让它丢尽。

    这巨灵神原本就是天门守将,机缘巧合才突破了罗天上仙的界限,成为有史以来最弱的大罗金仙,却偏偏善于奉迎,竟然被天帝当做亲信,也是奇事。

    这货莫说其他几部的神灵看不上,就连同出斗部的恒河元帅,也挺看不上他。

    “哼!龙王失言了!”

    “这天下事多事杂,监天院固然有监察不力之时,但天帝明察秋毫,自有公断!”

    “天帝身边,多是我等忠良,哪有许多奸佞?”

    “今日之事,我自会奏明天帝!”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诸位好自为之!”

    雷神深深看了光明主宰一眼,目光中深藏着忌惮。

    这等神灵,半步天尊,最让天庭头疼,非得天尊亲自出手,才有把握对付。

    但天尊何其尊贵?偌大的天庭,也只有区区五位天尊,还算上了天帝自身!

    雷神明白,他的任务算是彻底完了,不仅是现在,还包括将来!

    既然这敖闰找了两个这么厉害的女婿,那么除非天帝下定决心,否则即使要杀鸡儆猴,也会换个对象。

    更可虑的是,这两尊神人分明暗合光暗之变,联手之下,不定能与等闲天尊一战!而这样厉害的人物,肯定不会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那么他们背后,会不会还藏着什么厉害人物?比如去到天外隐居的那些上古天尊们!

    大争之世,总有牛鬼蛇神跳出来。

    天帝立志荡平寰宇,重定三界秩序,前路遍布荆棘呐!

    “我们走!”

    雷神一声令下,那托塔天王没有半点犹豫,转身就走。恒河元帅很是挣扎了一番,这才叹息收兵。倒是巨灵神,竟然没有跟着离开,反而恬着脸去到凌歧面前,抱拳讨饶道:

    “这位尊者,你我也算不打不相识。”

    “老灵我也是听命行事,内心深处,绝不相信那老龙儿有罪。”

    “你看,这斧子毕竟是天帝赐我,我若丢了,他老人家或许拉不下脸来找你麻烦,但铁定会找我麻烦。”

    “要不兄弟你卖我个面子,我记你的好?”

    “当然,我也不好意思白要。我这里还有一些好物,你看着挑拣挑拣,就当我把斧子赎回去,如何?”

    这巨灵神初时威风凛凛,此时却像个市侩的凡人。

    敖广呵呵一笑,离得远些,大概是觉得与这样的神灵说话丢人。

    凌歧倒是深深看了它一眼,直接把金色巨斧丢了回去。

    他和天庭,终究没有化解不开的仇恨。若是天帝硬要坏他好事,他不介意让那厮碰碰钉子,但若没有利害关系,和解也无不可。

    况且这斧子虽然是一件神兵,禁制却有些顽固,解开还能重聚,要来何用。这神也有点意思,怕是旁人都看轻他了。

    巨灵神慌忙接下斧子,立刻连声道谢。

    黄金巨斧施展开来大如山岳,握在手上也能化为三寸的掌兵,算一件不错的神器。

    “中啊!弟弟承情,今日便认你这个哥哥了!”

    巨灵神点头哈腰,显得十分卑微。

    “这是我从赤脚大仙手上弄来的,也不知是个什么玩意儿,兄弟你且收好,小弟我这就去了!”

    巨灵神抛出一物,而后像是生怕凌歧反悔,嗖一声跑没影了。

    稍远处敖广见到这一幕,衣袖掩面,认定这货又在坑人,却也不好多说。

    和那种人计较,本就有**份。

    凌歧却目光闪烁了一下,这巨灵神,真有点意思。

    他低头看了看掌心,却见是一枚白色的果实。他把手一翻,那果子顿时化为乌有。

    真实世界,林苁蓉双眼无神的看着病房中白色的天花板。

    楚铭就这样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明明两人只是去三亚度个假,明明自己只是睡个觉,枕边人竟然也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样的打击,说不大,那是不可能的!

    尤其林苁蓉,对楚铭的感情已经不是深刻能形容,真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靠着远超常人的精神体魄,林苁蓉硬是撑过了最开始最伤心的那段日子。

    可是楚铭的失踪,对于林苁蓉来说,仍然像是世界末日一般。

    若非她已非楚铭的心灵之仆,若非又有了一点新的寄托,只怕楚铭“消失”后,林苁蓉也就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隔着柔软的被子,林苁蓉摸了摸隆起的小腹。

    这是预产期过后的第三天,可是她的孩子还是不肯出世。

    但这怎么可能?她是什么时候怀上孩子的?谁家的孩子最多三四个月就能瓜熟蒂落?检测出来的数据还完全正常?

    妖怪!

    正常人一定会那么想。

    然而,那是楚铭的孩子,所以哪怕是妖怪,林苁蓉也会把它生下来!

    林苁蓉已经将这当成是她人生中最后的曙光!

    虚空,一颗已经布满裂纹的黑色魔晶球出现,一枚洁白的果实落下,消失在林苁蓉的头顶。

    林苁蓉若有所感,抬起头来,她什么都没看到,却立刻精神一震。

    一阵剧痛忽然从腹中传来,林苁蓉脸上一滴滴冷汗冒出,迅速滴落。

    “要生了!”

    “为什么这么快?!”

    “怎么会这么痛!!!”

    在痛到失去意识前,林苁蓉按响了讯铃。

    她并未注意到,不知何时,呼叫器连接的电线,已经被人为切断...

    半刻后,医院产科的vip特护病房中,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的孩子!!谁偷走了我的孩子!!!”

    窗外,一名只裹了条床单的男童,悬浮着,如同幽灵般的看着病房中歇斯底里的林苁蓉。

    林苁蓉若有所感,抬头望去,正好看到了男童冷漠的双眼。

    她的呜咽声曳然而止。

    虽然这名男童的神色令她恐惧,但她还是对着他露出了自以为最温柔最美丽的笑容。

    “孩子...我的...孩子。”

    “不,不,你究竟是谁!”

    林苁蓉痛苦的抱着头,倒在了枕头上。

    凌歧蹙眉,挥手,抚平了林苁蓉心中的伤痛,同时抹去了她的一部分记忆,所有包括楚铭和自己的记忆。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或许,这也是这具身体的与众不同之处吧。

    巨灵神,真的很有意思,或许这命运,更有意思。

    当然,这是好事。

    因为有些选择,总是要做的。

    与其到时候被迫接受别人的选择,不如先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反正凌歧从来都没有旁人眼中那种坚定的立场,无论是当命运对付那些逆命者的武器,还是当逆命者对抗命运的工具,他都无所谓,浑水摸鱼罢了。

    有好处,就上。有危险,就缩。

    他是逆命者,但只为自己而活,他只站在自己的一边。

    西海龙宫,大殿之中,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龙王敖闰面色还有几分灰败,幸好龙珠本源未损,不然就不是气血亏败,而是修为倒退。

    晓是如此,那天雷的滋味也实在不好受,它这一身伤,没有意外,少说也要养上十年。

    高踞主位的敖闰频频向离他最近的光明与黑暗之主敬酒,和这两位“贤胥”相比,无论是从座次,还是老龙王热心招待的程度,都不难看出他的几位兄弟反而受到了慢待。

    凌歧对周围讨好的目光视而不见,至于老丈人的热情,更是却之不恭、来者不拒,也不回敬。

    他分毫不拿自己当外人,仿佛他才是西海的主人,已经把这座龙宫当成自己的私宅。

    这一幕落在北海龙王敖顺眼中,无疑惹得它十分不快,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也不去理会两位哥哥频频示意的眼神。

    南海龙王敖明心中也有气,不过更懂得顾全大局,所以喜怒不形于色。

    唯有东海龙王敖广,一味苦笑,并不认为敖闰做的过分。

    之前的事情,的确是他们三个做差了,有见死不救之嫌。

    可是他们也有苦衷!

    那巨灵神也就罢了,其他几个金仙,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尤其九天普化雷霆尊者,甚至有过和天尊交手不死的记录,面对这样的巅峰金仙,他敖广最多也就能勉强抗衡,牵制住一段时间!那托塔天王,那天蓬元帅,个个都是金仙中的好手,最多只比他弱了一点,还要强过敖明!就这,都没考虑法宝神兵护驾之类的外力,这两人谁去挡?

    这些都不去说,上层战力虽然是己方输面较大,可也不是不能斡旋。

    且不提公然对抗天兵天将的后遗症,还是说眼前,那十万天兵谁去阻挡?龙子龙孙?哪家的龙孙?并肩子上?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为了一个敖闰,值得吗?

    敖广不是傻子,不是看不出来天帝的手段!这是杀鸡儆猴,亦是凌迟!

    然而若非龙族一忍再忍,现在很可能已经没有龙族!

    天庭有许多大敌,龙族威胁不是最大,更不是外敌。如今的窘迫,只是遭到打压,算是内部权力倾轧,属于内斗。

    反过来,若龙族直接摆明车马造反,那就又不同了。

    由于潜力太大,所以天帝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就将龙族剿灭干净,根本不会留给它们半点退路!

    这也是天帝期待已久之事!祇虽然已经堪称中古以来第一帝,但也有许多掣肘,若不先将龙族逼反,如何能借天庭之力灭之!若不借天庭之力,仅仅靠着祇和祇党羽,真能顺利剿灭龙族,不动摇自身权威?

    世界之大,豪强之多,纵然天庭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扫平,最多坐镇中央,威慑四方!所以天帝也要讲权威,弄权谋!

    这是龙族的机会!

    外患未平,天帝就不会直接和龙族撕破脸破!否则,这次来的就不会是这四位金仙。要知道其中最强的雷神,可实在算不上天帝嫡系,不然哪会权衡许多,轻易退走!

    可若现在与天庭为敌,就失去了最后一重保护*伞!

    龙族不比其他妖族,家业太大,名气也大。

    身为曾经天庭的一大势力,那些造反的妖圣魔王,最少有一半都和龙族有着深仇大恨,这样一来,龙族想倒戈也不容易!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龙族自身实力不行,顾忌又多,所以才要缩卵。若是自身够强,就算硬来,该顾忌的也是别人,而不是它们。比如这次,不就是这样。实力不足,即使一拥而上,也要被一体镇压。实力足够,那就好说好话,留下余地。

    这般现状,敖广早就认了,也相信若非事关自身,又藏了一手好牌,敖闰完全能理解他这个大哥,更不会给他摆脸色。

    只是如今,人家摆明找到了外援,还是强援,他敖广留下来热脸贴屁股,可不就是想搭上这条线!

    和雷神想的一样,敖广并不认为这光暗二尊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提这两位本就已经不容忽视的实力,其背后隐藏的,才叫人可怖可畏!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并不想过早暴露自身,所以无论是敖广还是天庭众仙,都没有窥破光暗之主的虚实,察觉他们只是分身,本尊另有其人。

    知道真相的,始终只得敖闰一个,最多再加上一位西海四公主!

    这也是敖闰如今如此作态的原因,他能感觉,那位似乎真的就是冲着他西海龙族来的。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但他也乐得配合,特别是经过今日之事后!

    “三弟?三弟!”

    敖广带些疲惫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让宴会火热的气氛稍微冷却。

    无论他如何被慢待,东海龙王的身份终究不虚,他一开口,场面立刻为之一静。

    “哦?是大哥呀!”

    敖闰此时已经喝的微醺,借着酒意,仍旧是一副傲慢的姿态。

    “哈!来!大哥,干杯!为了你我~咯~兄弟的‘情意’~哈哈哈!”

    敖闰带些讽刺的说着,而后将杯中玉液一饮而尽!

    这等琼浆,换了冯浩那**凡胎,兑了水都是大补之物,多喝两口就撑爆了。然而在龙王眼中,即便是原酿,也是杯中之物。

    “哼!三哥!你过了!”

    北海龙王“砰”地放下酒杯,喘着粗气瞪着敖闰。

    他一个人喝闷酒喝了也不少,又没有用法力驱散醉意,此时已经是醉意上涌。

    “三哥!莫不是攀上了高枝儿,你就不认得兄弟几个了?”

    北海龙王醉醺醺的说着。

    “四弟!说什么疯话!”

    敖闰眯着眼睛还没发飙,敖广先拍桌子站了起来,朝着敖顺训斥道!

    接着,它也不坐下,直接举起杯子对着敖闰一饮而尽。

    “三弟!这杯酒,做哥哥的干了,就当是哥哥向你赔罪!”

    “只是,我族的情况,你不比我糊涂!”

    “今日之事,你要恨我怨我,我都认了!可是还望你以我族为先,勿忘我龙族一脉的艰辛!”

    敖广语气诚恳,就差当场挥泪。

    他的话,非但令陪宴的众龙黯然,就连主座的敖闰,都感觉一腔怒火忽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心中的芥蒂,不可能轻易去除,然而敖广的话,也让他感同身受。

    敖闰看了看光暗之主,发现两位并没什么反应,至少没有明显的不悦,于是叹了口气,决定试着给龙族牵牵线。

    “罢了,大哥,我知那怪不得你,也知你留下用意。”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大哥,这是我家老四的夫君,凌昼。”

    “这一位,是我家老幺的夫婿,凌夜。”

    敖闰亲自走下王座,先后来到光明之主和黑暗之主身边,分别为三家龙王介绍。

    与他的客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凌歧的倨傲。

    偏偏在场无论是谁,哪怕是看起来脾气最差的敖顺,都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

    既然敖闰表现的如此慎重,那么恐怕这两位此时代表的就不光是自身,还有背后的势力!

    而那,也才是敖广真正的目的。

    “哈哈哈!贤侄!两位贤侄!果真是人中龙凤!”

    敖广借驴下坡,立刻离开席位,来到敖闰身边,开始和凌歧套近乎。

    黑暗之主表现的仍旧淡然,平静之中带着几分矜持。

    倒是光明之主,像是盛情难却,也跟着和这位东海龙王客套起来,推杯换盏。

    凌歧看着这殿上殿下,满是龙子龙孙,虽然被幻域削弱,不复天仙满座之观,却仍是一股比露西恩学派还要强大百倍的助力,一时不禁快慰。

    有此势力,又有退路,莫非他还不敢逆流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