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两百零二章 奇迹之地
    由于时间流速不同,魔法世界的战争还在胶着,新世界却几乎已经发展到了高等位面的程度!

    当世界达到这一步后,凌歧个人的实力,那卡住他更进一步的屏障,也随之出现了松动!

    他获得了一次成为圣人的契机!

    若是在发现真实世界,被迫夹在命运和逆命者之间前,他或许会毫不犹豫放弃这个机会,因为一旦这样做了,后遗症实在太大。

    但是现在,他犹豫了。

    成圣,这就像是一个挂在鱼钩上的巨大的诱饵,不咬就要退回暗流汹涌的大湖,咬了就能被拉出水面,但究竟是成为猎物,还是顺势越过龙门,这实在不好说。

    一般天尊,能成圣都是天大的运气,哪里还会考虑许多。

    凌歧却知道,唯有先明悟圣境,然后成就圣位,才是真正的圣人,中高级圣人。

    靠着世界的力量硬是被推上圣位的,只是低级圣人罢了!

    多元宇宙中诸多圣人,九成都是那种低级圣人。

    低级圣人也是圣人,一样不是什么天尊能击败。某某逆天的天尊能正面抗衡圣人一小段时间,就已经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固然能说明那天尊很**,岂不更证明圣人是公认的厉害,才会被当成一杆标尺!

    圣,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仙再次蜕变后的起点!

    这一步踏出,进步真的太大。但是要在长远和现在之间做出选择,许多人都会犹豫。

    低级圣人,不是没有更进一步的机会,所羁绊的世界变得更强大,本身和世界的融合程度再次增加,譬如合道,都能让圣人变得更强。若不如此,单靠自己,也有机会突破,只是难度有些夸张,仅仅从初级突破到中级,也比真正的圣人从中级突破到高级,更困难十倍、百倍!

    从长远来看,真的得不偿失!

    奈何,凌歧如今已经能感觉本体的无力!

    在这大争之世,区区天尊,根本压不住阵脚,面对那扑面而来的浪潮,他没有再寻找其他突破之路的时间!

    这是一个机会,更是一个陷阱,错过了,是遗憾,是幸运?

    若是聪明人,处于他的立场,十有**会选择拒绝,这自毁前程也太明显了。但是蠢笨者和大智慧的,却有可能不顾一切,蒙头前冲!

    凌歧现在的情况,和从金仙突破到亚圣时差不多,其实已经很接近正常突破成圣,最少能看到希望,所欠缺的不过是一个契机。

    这希望却又和浮云一样,看得到,抓不住!

    他一直在等着契机出现,直到一个他不想要的契机,出现了!

    凌歧就像是面对着金箍圈的至尊宝,带也不是,不带也不是。

    终于,他带上了!

    凌歧选择,靠着这次契机,成就圣位!

    因为,他有天书在手!这就是一个世界!

    他甚至很怀疑,正是因为这卷天书,他才会成为这局中的某种关键!

    除非他真愿意放弃一切,随时准备出局,否则他早就已经和新世界分不开,早就没得选择。

    他决定靠着这卷来历不明的天书,去搏一个他想要的未来,而不是继续无意义的等待,然后变成一个无力的小角色,被人一脚踢开!

    急流勇退,他做不到!要么继续前进,要么死在前进的路上,不想死,就尽可能武装自己!在荆棘遍布的小道上,还想着能不能把刀留到以后再用,这是傻子!

    有现在,才有未来!

    现实世界,在被骗到北极钢铁之城的第五个年头,由于在探索位于俄罗斯北部的一处秘境时贡献巨大,岳澎钜获得了一次回家将家人接到钢铁之城居住的机会!

    这让蓝翔技校毕业的农民工岳澎钜心头火热!

    曾几何时,像他这样的农民工、技术工,一直是被人嘲笑的对象。

    即便有点成就,也往往不被城里人看好,非得大获成功,才能让人刮目相看,但那谈何容易?

    家里的父母数次帮着说亲,结果女方才见面,就总是诸多推脱,要么嫌弃他学历低,要么嫌弃他家里穷,岳澎钜知道,她们在嫌弃什么。

    岳澎钜的家庭是普通的农民家庭,村子被夹在一个小镇和另一座小城之间,过去家里也被分到了不少田产,可惜几十年前就被征用土地建了粮库,父母都成了光荣的征用土地工,在粮库上班。

    粮库办了没几年,又遇上企业改制,要改革。

    改就改吧,为国为民,结果成就了一大批资本家,却让一大群工人下了岗。他的父母就是其中之一,拿着微薄的买断工龄补偿金,成了失地农民,只能批点货到城里走街串巷做贩子。

    没几年,靠着辛勤和努力,父母都做出了点成绩,已经不再走街串巷,而是在城市公园附近支个摊卖煎饼,还有了点名气,大家口口相传,甚至有人专门横跨半个市跑去吃的。

    家里添了电视,添了冰箱,他也在镇里上了重点初中!

    本来,这或许就是结局,不美满,但也不错。

    然而,家里才刚有点起色,政府又要搞什么城市美容。

    被城管狠狠罚了几次,老岳夫妇知道这生意怕是做不成了,只好咬牙在镇上租了个小店,卖熟食。

    熟食卖了两年,生意挺好,老岳脸上整天喜气洋洋,准备鼓捣着开个分店。正是初三中考关键时候的岳澎钜,却因为替同学出头,见义勇为,得罪了镇上的一伙痞子!

    受到民警表彰的岳澎钜,隔几天回家见到唉声叹气的父母,才知道自家店被人砸了!

    岳澎钜当时就呆了。

    索赔?找谁索赔?谁敢去?

    那些地痞流氓,今天捉明天放,严打也不过多关几个月,人家把牢饭当管饭,把人手当猪蹄,你敢不敢抄把刀和他对砍?砍完人家本来就光棍一条,你家老小谁来管?

    得,息事宁人吧。

    可是有时候,你退一步,人进一步,你不退,人抄家伙,你除了一退再退,莫非还真能来个血溅五步?

    很多时候,怕事并非胆怯,而是小老板姓真没本钱去横,去冲动任性,除非就一光脚的,不拖家带口,或者势力庞大,已经做得人上人。

    生活中,人人都特现实,都有同情心,但都有限,不然还要法律干什么。

    再后来,那位同学,以及同学家长,乃至老师的表现,都让岳澎钜心寒,知道自己怕是真错了。

    岳澎钜的成绩因此一落千丈,上学放学不敢走学校正门,怕被人堵,回家路上要戴头套,免得被认出来。

    若在大城市,或许这种现象还少些,可惜岳澎钜所在,就一小镇。

    几个月后,心惊胆战的岳澎钜辍学了。

    回到乡下,老岳夫妇也不再想着发财梦,反正儿子健康就好,这年头,等他大点到城里也不怕找不到工作,只是可惜了学业,但这种事情,有什么办法!

    老岳夫妇自己没读过什么书,希望儿子能读书出人头地,不过比较想得开,也不死抱着一棵树不放,知道条条大路通罗马的道理。

    之后几年,家里的开销,勉强还能维持,老岳夫妇偶尔也会弄点货到附近城镇偷摸着卖,可惜这年头人们听了宣传,都不相信那些贩子,所以生意越来越难做。

    好在以前还有点积蓄,所以总能活下去,家里条件,至少比一些村人强。

    岳澎钜辍学的第三年,政府要修路,要征用土地。

    村里的懒汉刘三因为家里地撂巧,被征用了好几亩,弄了一大笔补贴,一举成为村里首屈一指的富户,竟然还有人上门说亲。

    岳澎钜一家只能瞪眼看着人家土地被征用修路后拿到大把大把的补贴金,继续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政府说了,不能白要老板姓的东西,所以补贴一定要给够。

    许多年前,政府怎么不说这话?

    政策这种东西,不可能兼顾到每一个人,一般来说,站在群众的立场,政府还是公平的,至于个别不公平现象,终究无法避免。

    这道理岳澎钜明白,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倒霉事总要摊到自家头上!

    所以,岳澎钜不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做人还得靠自己。

    他去了蓝翔技校,学了一门电工的手艺,毕业后就在家里附近的城里接了两份工,一天做十六个小时,没日没夜的干活!

    天道酬勤,皇天不负苦心人。

    五年,仅仅五年,许多和他这个年纪的,刚刚从大学毕业还在找工作,岳澎钜就贷款在城里买了一套二手房!

    房子很小,但是五脏俱全。而且他的工作也早就转正了,因为勤恳,年年工资都提,奖金也不错。

    岳澎钜把父母接到城里,户口都迁了,老家也不要了,他要让二老享受一下城里人的生活。

    头两年,很好,村里经常谈论岳澎钜的事情,认为他是个有为的青年,羡慕两老有福气。甚至,也不是没人帮着说媒,只是谈到父母日后的居住问题,总是说不合。

    第三年,开发商看中了岳澎钜老家的村子,要推了造楼房,家家户户都因此赚了个翻,最穷的也成了百万富翁,搬进了城里安置小区的大户房。

    消息传来的时候,岳澎钜终于明白为什么几个月前刚说好的一门亲事莫名其妙吹了,二老苦笑,岳澎钜狂笑。

    当天晚上,岳澎钜喝了很多酒,然后一个积极向上吃苦耐劳的好青年,就变成了一个懒鬼,厂里也多了个老油子。

    岳澎钜以为这天瞎了眼,有人做好事,结果弄得家破人亡,有人做流氓,结果人人畏惧好似猛虎,有人辛辛苦苦一辈子,能留给儿女的也就那么个漏风的破房,有人待在家里天天睡觉,金条银条就堆满匣子被送上门来!

    面对这样让人叹息的现实,他还有什么可说?

    无话可说!

    这还是千万年来绝无仅有的太平盛世,盛世且如此,乱世岂有人活路?难怪,乱世多豪杰,这都是被逼出来的啊!

    岳澎钜幸亏生在盛世,也悲哀生在盛世,若在乱世,说不定他早被人割头下酒,也说不定能混个绿林头头当当。

    他自是已经做不了乱世人,只能当条太平犬。

    岳澎钜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安逸嘛,他以为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等房贷还清,再攒点钱,托人买个媳妇儿,给老岳家传了香火,就算完成任务,省得父母二老总为他的婚事操心,托人保媒受白眼。

    直到某一天,浑浑噩噩的岳澎钜忽然发现,世界像是变了!

    铺天盖地的新闻怪事,政府辟谣,百姓乱传。

    岳澎钜本来也是拿那些新闻当成笑话来看,直到又一天,他的一个据说出国旅游后一去不回的工友来到他面前,问他想不想发财,还是想继续和以前一样混日子。

    岳澎钜以为这工友是在国外做什么非法勾当,缺人手才想到他,他想拒绝,可看看人家穿的人模狗样,气质样貌都像个有钱人,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

    这工友以前还是他带过的徒弟,知道这人不是一味黑心,还懂那么几分情意。

    他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鬼使神差的回答:

    “想!”

    想发财!做梦都想!

    这世道,人死卵朝天,管他跟着去做什么,若被卖了,拼了命也拉个垫背,若有机会,说不定能搏出个未来,就算真把命送了,也是时运不济,好过一辈子蹉跎!

    没人喜欢被人看不起!没人喜欢当一个二赖子!

    但若无有出头之日,再多努力又有何用。

    岳澎钜当时只想着,反正已经还清了贷款,也算给二老留了个养老的地方,总该为自己闯一闯,为儿孙拼一拼!

    岳澎钜此时才发现,原来他从未被磨灭掉野心,只是深埋了!

    然后,某天,他来到了那个奇迹般的钢铁之城,受到了一番在他看来最荒诞的洗脑教育,被那些狂热人、被那些荒唐话,将心中的火焰彻底点燃!

    人世间,本该人人平等!

    区别就在于有的人醒了,知道自己拥有什么,知道何为平等。有的人还眯瞪着,活在别人眼中的世界里,为别人的好恶而活!

    因为有干劲、有冲劲,而且善于学习,所以岳澎钜很快成为了“探险队”的一员。

    短短3年间,他数次在秘境探索过程中立功,不仅在固定的探索者队伍中被提拔成精英组员,还积累了一大笔功绩,甚至兑换了初级机械控制的超能力。

    最近,他更立下大功,被那个老毛子队长提拔成为副队长,积累下的功绩足够让他成为定居者,可以带父母一起到这个奇迹般的地方居住、生活!

    岳澎钜终于明白,原来老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之所以有人还在蹉跎,不是因为他们注定蹉跎,而是因为他们还没睁开眼,还没看清这个世界,还没走上一条正确的路!

    “岳澎钜?!”

    巨大的飞行器中,一名女子来到人高马大的岳澎钜身边!

    这女子和他来自同一个国家,好像还是什么重点大学的研究生,若是以前,和他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但是现在,甚至在倒追他。

    岳澎钜起初对这女生挺眼热,因为这女生身材样貌素质都挺不错,这样的媳妇硬是要得。

    但是在稍微接触过后,他就毫不犹豫拒绝了她,甚至和她划清界限,对她表现的十分冷淡!

    因为和自己这个“死忠派”不同,女子是个“自由论”者。

    “死忠派”和“自由论”,是钢铁之城内部居民对某些人的戏称。

    所谓死忠,就是愚忠,对钢铁之城、对那位神秘的城主奉若神明,无论上面有什么命令,都会积极响应,不计较功绩多少,不计较个人得失!

    凡是城主的声音,肯定都是对的,如果觉得错了,那么一定是自己错了!

    死忠派认为,只有将钢铁之城建设的更好,他们的未来才会更美好,人可亡、身可灭,城不能毁,希望一定要传承下去!

    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来历不一,有的甚至是被掳来的。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们都对这个地方产生了高度的认同,认可这里的体制,认同这里的一切,认为这就是人间天堂!

    这些人经常会参加一些无报酬不计功绩的义务劳动,包括一些危险的义务探索任务!

    岳澎钜和他的引路人,都是这一类。

    自由论者恰恰相反,他们不认为是钢铁之城给了他们这一切,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拿双手换来的,拿性命搏来的!所以他们从来不参加任何义务活动,甚至有些在攒够功绩后,就带着属于他们的酬劳,永远离开了钢铁之都。

    这两种观点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因为钢铁之城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政府,当然也就没有所谓的效忠对象,也不存在名义上的剥削。

    另外,钢铁之城的居民,本身就是自由的,行为自由、言论自由,只要不侵害到其他居民的利益,说什么,做什么,都没人会管。

    想要加入钢铁之都,要么就通过引路人介绍,然后参加一些项目的“培训”、“考核”,要么,就要有一位“定居者”接到自己“家”中,成为其附属居民。

    参加考核的内容很简单,一点都不复杂,只要心理上不反感,不是老弱病残,又没有智力障碍,基本都可以通过。

    如果要离开钢铁之都,也很简单,一张“船票”足以。

    至于“船票”,学完所有“课程”,通过考核,累积的功绩就足够,廉价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