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两百四十六章 拦路
    以天兵之身,斩杀仙官,那自是大逆不道之举!

    赵毅只是天仙,又不是什么天尊,哪里有逆天之力,当即遭到擒拿。

    审都不用审,他就被压上了诛仙台,差点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所幸,当时的天帝恰好路过,听闻此事,明察因果后,十分怜惜人才,特别下令赦免他的罪过。

    后来,斗部天尊也知道了此人,非但不加惩罚,反而提拔他成为天将!

    如此又是数千载,几番起落沉浮,期间赵毅多有奇遇,又有斗部天尊不时的指点,终于硬是以斗仙之身成就金仙,成为古往今来斗仙第一人,被擢升为恒河兵马大元帅!

    虽然即便是天庭的几位天尊都断言,赵毅几乎没有再次突破的可能,但他依然完成了鱼跃龙门的蜕变,其故事,也堪称传奇的励志话本。

    奈何这般大风大浪,屡次与人交恶,还曾犯下大忌,岂能没有隐患。

    无论他多么杰出,多么幸运,他终究没有半点后台。如此,得势之时,兴许还能风光一片。一旦稍有失势,立刻连元帅之位也坐不稳!

    原本,赵毅与斗部天尊还有点关系,有半师之谊,不算势单力薄,一度被人当成是天尊门徒。

    可七百多年前,他却因为一事恶了天尊的亲传弟子,立刻使得双方亲厚的关系变得紧张,没过多久,就形同陌路,真正成了孤家寡人。

    赵毅因为以斗仙成金仙,又自创天兵聚身之法,战力卓绝,称著一时。除了那位天尊,他的实力在斗部能排到前三,自身实力过硬,当然无所谓是否被孤立。

    对一些事情,他明察秋毫,之前却也不太在意。

    早先因为站队正确,拥立新帝江浩有功,哪怕并未被视作天帝江浩的心腹,也一直颇得天帝看重,同样留有几分情面。

    天帝韬光养晦时,谁都不认为他的选择是正确的,甚至还有人在暗中冷嘲热讽,根本不把他这位一品大员当回事。

    天帝崛起之后,他也跟着沾光,不说如何如何,至少同僚表面的尊敬还是有的。

    这般浮沉,赵毅都未担心过自家前途的问题。说穿了,还是因为有着金仙的修为和上位金仙的实力打底,赵毅自信十足。

    只要有实力,天帝自然会重用他!只要有实力,即便是斗部天尊,也不能随意任免他,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

    凡人口中所谓的上仙,在天庭只能担任一般重要的仙官,是为罗天上仙。

    大罗金仙,却连天庭都有数,除了巨灵神那厮,个个都手握重权。

    就算再多人嫉恨、敌视,只要自身底气够足,又有什么好怕的!

    偏偏此时,他却确实和那些风言风语中传说的一样,伤到了根基!

    这件事他一直极力遮掩、隐瞒,也不知如何泄露出去,赵毅不愿深想!

    他得天帝赐下仙药,已经基本稳住了伤势,多半不会跌出大罗之位。但如果无有其他机缘,修为倒退,那已经是必然。

    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这样的风声,怎么不让他心惊。

    人未走,茶已凉,真是让他愤怒心灰!

    现在想想,说不得他这些年来种种遭遇,特别是和斗部天尊一脉闹翻一事,就有人在背后推动!

    为的,就是他的恒河元帅之位!

    天帝派他下凡诛灭异己,其心意目的赵毅自然知道。

    可惜就连天帝都低估了赵毅的伤势,只将那些风言风语当成别人的恶意中伤,多半还以为他的隐忍不发是产生了心障,却不知他当真是有苦难言。

    可叹他终究是斗仙池中走出的斗仙,一辈子都离不开斗部,根本不可能和天帝交心。

    若非如此,那天帝江浩却未必不是一个好的投靠对象。

    事实上,斗部和天帝原本是一条心的,但是自从光明天尊称尊、以及邙山之事接连发生后,天帝和斗部那位天尊,也有些貌合神离了。

    或许,这也是他根基动摇的重要原因。

    不论怎样,即便是曾经埋下的隐患悉数爆发,斗部又有人暗中落井下石,他也依然是堂堂天庭一品大员,天蓬元帅!

    只要他一天还是恒河元帅,只要他一天还是大罗金仙,那么再多鬼蜮伎俩,也只能是阴冷的霏雨,让人烦躁,但伤不到根本!

    通天峰下,凌尘铸剑而立。

    比之一般长剑更为宽厚的截天剑插在身前,一道道凌厉的气息在剑身之上引而不发!

    这剑除了自身强大的威力,还有着更多的玄妙。

    其本身就是截道之剑,自成七界,如今七界皆开,一剑出可纳七大世界之力,威力之大,匪夷所思!

    即便这些世界都是些中小世界,而且为了保证其中生灵的存活,也不能肆无忌惮的挥霍其世界之力。

    但这毕竟是一股天尊都要重视的力量,若是完全发挥出截天剑所有的威力,不惜承受巨大的反噬,连圣人都未必不能伤到!

    这剑,已经超越了超神器,接近圣人的载道之器。

    相比之下,最多相当于尊者级别的凌尘,难免有些相形见绌。

    凌尘淡淡的看着通天峰,此峰参天,可惜无路。

    凡人若有毅力,倒是可以攀着玩玩,至于能不能爬上九天,就是见仁见智。

    所有不用经过九层罡风的天路、天梯之中,唯有道德宗的青云路和北海尽头的紫金之阶是拾级而上,虽则路上也有重重障碍,但起码不似天险雄关,寸步难行。

    这天柱峰,往来都是腾云驾雾的仙人,泰半是斗部的官员、天将,也有其他部门仙官借路,凡间修士极为少见。

    若是凡人有机缘来到通天峰下,都不用爬上去,在下面结庐而居,说不得就能撞到仙缘,无他,来往仙人实在太多!

    今日峰上不就又落下一朵祥云,带着金光紫气,一看便是上仙下凡。

    祥云之中,昭空星君警惕的看了看拦路虎一般的凌尘,想着不知又是哪来的傻子敢挡天路。

    自从天帝江浩崛起以来,天庭一扫颓势,已经名震三界,即便还有敢找天庭麻烦的散修妖魔,也是不多,更不会这般明目张胆。

    不过这疯子看起来有点实力,尤其是那柄仙剑,昭空星君看着都感到心悸。

    见他对自己的到来无动于衷,想着大概是专门寻仇的,昭空星君倒也不欲惹事,宁可绕开。

    天庭势大,但仙官自由,并无凡间宗派的种种拘束,所以遇上这种破事儿,哪怕明着是向天庭寻衅滋事,许多仙人也都避之不及。

    反正遇上再嚣张的狂徒,也有斗部那群疯子负责处理,自己何必上前打生打死?

    昭空星君过后,几天下来,又有数位仙人下凡。

    其中唯有一位地仙级别的仙官驻足观望,最后也让一熟识者拉走了,对于凌尘此举,多数仙人竟然是不闻不问。

    由此可见,天帝江浩的崛起固然能威慑三界,但在根本上,还远远未能恢复上古天庭的荣光。

    若是上古之时,不说别的,敢有人这般挑衅,不用仙官上报,早有监天之官将消息传到天路守官之处,派下天兵前来询问、呵斥。

    假如大有来历背景,或者因果牵扯巨大,那么这种稍稍打脸的事情,或许天庭也会默许。

    但假如是泥腿子一个,又不涉及重大因果,管你什么仇怨,天将天兵一出,不退就死!

    此时通天峰虽设有守官,本身却不过一位地仙,哪里有调动天兵天将之权。

    那鉴天官也已经被废弃无数年月,江浩曾经想要重组类似的部门,也碍于泉池老仙未成,老仙更不会对这种小事加以关注,之前的昭空星君也起到了很好的表率作用。

    这位得道六千年的老资格天仙都没有生事,通天峰守官看在眼里,哪里愿意惹事。

    等到赵毅来到通天峰下,见到凌尘之时,这人仍旧堵在路上,让不少仙人绕行,也没人驱赶。

    天蓬元帅感应到凌尘的大体境界,至少在天仙之上,是个人物。

    可他此时心情本就不爽,加上这里又是天庭在下界的门户,虽不如南天门那种重地有名,但也是出入要冲,身为天庭一品大员,他自然不会和普通仙官一样怕事!

    即便这是一位隐匿了气息的妖圣巨擘,莫非天庭惧它?

    “哼!”

    赵毅冷哼一声,直接驾云就要从凌尘头上飞过。

    此举颇为冒昧,挑衅意味十足。

    这还是赵毅自己有着任务,加上凌尘多少让他有些看不透,否则怕是他根本不会挑衅,直接出手将其扫开。

    至于那令诸多仙人忌惮的截天剑,这时反而没了动静,就像是一块顽铁一样。

    赵毅心中自有想法,不光是自负和冲动。

    倘若这人此时避开,或是无动于衷,那么他就先去完成任务,回来在处理此事。

    倘若这人流露出更强大的气息,对他都能造成威胁,那么他未必不能忍这一时之气。

    但假如这人没有实力还在这装蒜,又不懂进退,那么说不得自己就该教一教他做人的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