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五百二十五章 崩灭(五)
    圣人进步何其艰难,他自身成为极道圣人,都有无数巧合,无数机缘,是真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成功。

    凌夜能走到现在这一步,付出的努力何止数倍于他,岂能半途而折,这样一来,连他都会为对方感到不值。

    若这剑神明知会是这种结果,还故意来撩拨,那就是示威,就更该杀了!

    虽说心中已经有着想法和决定,凌昼面上却反而和白衣人聊了起来,大抵就是在试探祇背后那位的态度,好像真的挺动心的样子。

    他没有一下就表现的非常热切,虽然那也没什么,但他还是更喜欢循序渐进的请君入瓮。

    白衣人来的时候,是带着几分忐忑的,离开的时候,不说风轻云淡,也基本上是满意而归。

    身边二圣几乎都可以算是凌昼的亲信和心腹,对于凌昼的态度,他们是能感觉到的,这也有赖于同源力量的帮助。

    “贸然和那一位对上,这恐怕不太好吧。”

    “不管究竟是什么导致这一切发展到这一步,既然木已成舟,那么肯定就不能让局面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

    “除非,我们有着绝对的把握...”

    仍然是江浩提出建议,这不光是因为他实力较弱,只能平时多出谋划策,更因为他确实是圣人中比较善于权谋和算计的。

    “这道理,大人当然懂得。”

    荒古圣人插科打诨,道理肯定懂,会不会一意孤行,就说不定了。

    凌昼哑然失笑,知道之前的事情,即便是这两位,其实心中也有些疙瘩,只是大家关系毕竟不同寻常,才只能将那些情绪全都压下,甚至扼杀。

    “放心吧,如果我要出手,就肯定有十足的把握!”

    十足的把握怎么来?这完全不需要猜测!因为在这件事情中,只有一种可能——

    除了凌昼本人,这次这事儿还会有强援!

    究竟是凌昼身后的那一位,还是已经疯魔的那一位?

    其实,这想想就知道,凌昼身后那一位多半不会出手,之前就是如此,还是凌夜更有可能!

    想到凌夜的实力,荒古二圣也不再多言。

    凌夜还不是真正的极道圣人,情况和剑神有些相似,只是终究借助了外力,不如剑神纯粹和彻底,战力也要逊色一些,可好歹也能和真正的极道圣人正面交锋!

    凭凌昼凌夜二圣之力,不说一定能稳赢一尊极道圣人级别的强人,基本上也能保证全身而退。

    至于说荒古二圣,在这样的场合中当真只能敲敲边鼓、摇旗呐喊,恐怕连牵制敌人、打打辅助都做不到。

    尤其是江浩,如果说荒古圣人面对极道圣人,还能勉强交手一二,不至于瞬间落败,这位昔日胸怀大略来历也是不凡的天帝,就当真是打酱油的了。

    凌昼拥有诸多成圣之果,皆赖那位超脱者留下的冕冠中所藏之力,其中不乏和荒古圣人一个层次的力量本源,但对江浩,那并不合用。

    和凌昼以及荒古圣人不同,江浩之前为了一力成圣,几乎是破釜沉舟,结果还失败了,亏损了太多本源,他能成圣已经是偷天换日的结果,想要在圣人之道长足进步,就不是一两日的功夫,潜力不够,命也不够,什么外力辅助都没用,除非超脱者愿意亲自出手,或者凌昼将冕冠中最大的那颗果实转赠给他,但这可能吗?

    江浩不是荒古圣人,来历有点问题,也不值得那种程度的信任。

    这位圣人背后牵扯到的势力,也很是不简单。

    剑之世界,得到凌昼的答复,剑神却沉默了。

    白衣人很快离去,他还需要回到钢铁之城,它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个二五仔能做得那么成功,这不妨碍他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就算是人家摆明了罩着你,让你脚踏两条船,有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它也不懂剑神的沉默,比起剑神,它才更像是一柄纯粹的剑,被不同的人握在手中的同一柄剑。

    剑是没有立场的,只有人才有。

    它,也从未想过要去弄懂那些。

    剑神沉默良久,这才重拾斗志,明白一场大战将至。

    其实这种计划就是这样,你算计我,我算计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若三方实力层次都相差不多,又都接近顶点,就铁定是胶着的局面,哪有那么明显的渔翁得利!

    人人都知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却只以为那就是天上撞大运的捡漏,或者算计得当的功劳,忽视了渔翁本就是三者中最强这点事实!

    渔翁也好,黄雀也好,即便不用计谋,也一样能吃定前两者,这才有大小通吃通杀。

    剑神可不具备如此实力,严格来说,他甚至可以算是三方中最弱的。

    若不是最强的那一方从内部出现了问题,他哪里会有将水搅浑的机会!

    我弱敌强,这样的算计,就算完全成功,也会留下无穷后患。

    这不,后患来了!

    它其实没有一些人想象的那么蠢,只是很多时候,不得不做一些看起来很蠢的事情。

    就像这次,它可以不去撩拨凌昼,但如果它不那么做,未来错综复杂的因果自然纠缠发酵,等待他的就是gg,就是死局!

    剑神不想那样,只能行险,一次次去争那一点胜机。

    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做这些,也非常擅长,以点破面,击隙裂石,且已经过了最难的一关,水已经搅浑,浑水好摸鱼!

    最起码,从表面来看,他已经大占上风,不是吗?

    地球外,是无垠的虚空。

    虚空中没有生命,没有星辰,也没有宇宙。

    这在很早很早以前还是绝对的秘密,即便是少数知情者也不敢将此公诸于众,害怕惊世骇俗,害怕被愤怒的人们绑上火刑架。

    唯有哲人说过一句很有道理但模棱两可的话——

    无论我们的星球在宇宙中是否是孤独的,两种答案,都很让人恐惧。

    在那个年代,当大部分人和傻瓜一样一次次仰望星空,一次次幻想那美丽的星辰上有着美丽的精灵时,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那里不光没有精灵,没有生命,就连冰冷的石头都没有。

    在那个年代,所谓成功的宇宙探索,不过是从一个场景,跑到了另一个场景,从一个摄影棚,跑到了另一个摄影棚,而非进入了那副巨大的空间背景!

    如今,虚空中没有了多余的背景,偶尔有星辰出现,也是即将坠落的世界,这才是真实,也才足够真实,但这真的真实吗?

    这天,虚海之上的天空中,三轮巨大的烈日,连诸多岛屿上的土著,都见到了,为之瞠目结舌,还以为是自家天地间多出了三轮太阳!

    每个世界,都有独立的生态系统和空间环境,这点即使在它们坠落大海后,也没有改变。

    这三轮烈日,当然不会让真的让大地干裂,海水干涸,事实上它们对于诸多世界的生态环境,几乎无法造成太多的影响。

    对于这些外来世界而言,白天,天空中不过是多了三轮太阳。

    晚上,当夜幕拉开,天空中多了三轮月亮。

    挺有意思,仅此而已。

    唯有知情者,才会感到担忧,甚至是感到忧虑!

    钢铁之岛,三位钢铁之神破空而去,飞往天外。

    他们要提前对着三个世界进行狙击,不能任凭其落入大海,对钢铁之岛形成包围之势。

    当然,这三个大世界本身没什么,就算都是高等世界,以一敌三,以钢铁之城的底蕴,诸位钢铁之神也不会发憷。

    问题是,这三个高等位面,根本就只是投石问路的石子!

    能充当一些跨宇宙组织核心的高等世界,竟然只是过河卒子,由此也可见这次钢铁主宰招惹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那是好几个同样等级的巨无霸组织!

    钢铁主宰居然将进入地球的方法,以及钢铁之岛在地球的准确坐标,真实的传达给了它们!

    这已经不是疯狂,而是彻底的疯魔!这已经不是出卖组织利益,而是想要让组织彻底覆灭!

    诚然,这样的事情早晚会发生,地球不是钢铁之城一家的地球,制霸不可能是永恒的,肯定只是暂时,宇宙中其余巨无霸势力,早晚也会发现真实世界,发现地球,并且进行登陆。

    事实上,他们很可能早就发现了,只是一时间还没有进入的办法,只能等待,而这过程显然需要很久,也许是地球时间的一千年、两千年。

    对于钢铁之城而言,在地球上遇到同样的巨无霸组织,显然也宜晚不宜早。时间越晚,自己的准备就越充分,可动用的底牌就越多越强!

    没奈何,组织的首脑竟然成了最大的叛徒,就好像一国君主一心想要亡国一样,国家哪里能不败亡!

    不,这甚至比那还要容易!

    国君的权柄毕竟不能完全归于自身,钢铁主宰的地位和实力却不容置喙,它是组织的创始人,它的实力最强!

    所以,只是稍稍有些异动,钢铁之城立刻落入到如此危险的境地!

    大错已经铸成,说这些都晚了,局势就是这样,钢铁之城想要再继续制霸地球,首先要做的就是稳定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