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末日(七)
    假圣很快发现,它不光无法获得身体过去的记忆,甚至就连对身体的掌控,也局限在某个范围内!

    它不能有任何超常发挥,只能动用身体原本的力量,全部的力量,不能突破极值!

    同样的力量,在不同存在手中,也是完全不同的,但这力量似乎仍旧掌握在凌歧手中,凡人的凌歧手中,而非它假圣所能彻底驾驭!

    这意味着,它不能靠着这具身体,做出任何这具身体原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最多因为本身特殊的关系,靠着数据生命不可思议的计算能力,能始终让这具身体的思维速度、战斗力都保持在身体原本能达到的巅峰状态!

    “尼瑞瓦,你醒了?”

    身后传来了软糯的女声,听起来像是少女故意用温柔的语气说话,带着明显的刻意成分。

    这不是做作,凡人都能看出来的刻意才是做作,而即使是真心的改变,真的看穿了,也不过是一种刻意,刻意去迎合。

    假圣能区分这点,他眯了眯眼睛,带着微笑回过头去。

    “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

    假圣扫了眼凌乱的床铺和屋内大致的环境,就这样自然而然的问道,像是再正常不过的关切。

    有着一头金色波浪卷发的少女羞涩一笑,不知想到了什么,嗔道:

    “还说我,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昨晚,你也应该很累吧!”

    面对情人的调笑,假圣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我也想。”

    “不过这次的任务很不简单,所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假圣肃然说着。

    这倒不是假话,这次主宰发布的任务,以它的层次,不难看出问题。

    这个任务,拖不得。

    现在它还很能轻松完成,要是再过几天,怕是它也要九死一生才可能达成目标,那对于原本的凌歧,几乎就是死路一条。

    假圣无法获得关于身体的任何情报,这不代表取而代之后,他只能当个傻瓜。

    不能看到过去,他还有现在,还有未来。

    要是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当个旁观者,反而轻松,这毕竟只是另一个人的过去。

    这种不完全的替代,才最麻烦。

    他刚刚通过一个名为“主宰”的存在,获得了大量有用的讯息。

    以此为凭,他完成了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的布局。

    至于主宰...

    在假圣看来,祇和钢铁主宰本质一样,都是一界之主,一方大佬。

    只是祇力量更强,存在更久远,或可称之为轮回主宰!

    祇毕竟是古老的轮回之地的意志,就算沉睡了,也不容小觑,若是完全苏醒,恐怕在命运长河之中,也是和凌歧的本体一个等级的bug!

    虽然凌歧身为个体能达到那种高度,这比轮回主宰能取得同样的成就,要困难无数倍。

    在命运长河之中,世界意志是得天独厚的,除了不能离开所依凭的世界,世界意志往往更容易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祇等若是愿意超脱,也往往更容易做到。

    超脱出去的个体,是超脱者,无法再回到命运长河。

    世界意志则不然,同样超脱了,也还有机会回归!

    因为它们的根本留在命运长河之中,可以借此归来!

    甚至,很可能所谓世界意志,本就是命运长河自身的一部分。

    个体其实也是命运长河的一部分,但和命运的联系,远远不如世界意志那样紧密。

    超脱的个体,想要回到命运之河,就是犯忌,要受到命运拼命的打压。

    超脱的世界意志,只要不做过分的事情,就可以很轻松的回到命运之河!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世界意志和命运又非一体,超脱的世界意志,若是归来,肯定不会还是完整的超脱意志。

    无论如何,假圣都对主宰没有任何想法。无论这轮回主宰,是超脱出去后再次归来才沉睡的主宰,还是根本没走上那一步的主宰,还是远古的轮回主宰走上那一步后,新生的轮回主宰,他都没有任何不敬的想法。

    只有最卑微的蚂蚁,才会妄想在狮虎沉睡的时候把它咬死,或者取而代之。

    假圣明白轮回主宰的恐怖,因此可能比原本的凌歧对主宰更加恭敬!

    靠着这具身体,它也确实做不了什么,想对主宰做点过分的事情都做不到。

    主宰对他的意义,和对这具身体的意义,没什么差别,反正都是不容反抗的强大意志。

    就算是真正的假圣,面对轮回意志,除了犬吠几声,飞蛾扑火,还能做点什么?

    “任务...”

    “唉~”

    少女不理解假圣瞬间的心绪波动,只是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他。

    “尼瑞瓦,我们真的只能这样一次次被逼着执行任务,没有办法重新获得自由了吗?”

    女子说着,上前几步,想要抱住假圣。

    假圣微微一让,女子踉跄,愕然的看着他。

    “自由?”

    “它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自由!”

    假圣淡淡说着,也算是为自己方才的表现备述。

    说实话,这话根本不像是原本的凌歧能说出来,他明显排拒少女的态度,也半点无益于现状。

    但假圣终究有着顾虑,无论是轮回主宰、凌歧还是导致这一切出现的混沌之源,对它而言,都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

    若是换成另外的场景,假圣绝不介意完美的扮演自身所应该扮演的角色,它能做到!

    可涉及到那样伟大的存在,假圣不敢有半点逾矩。

    它可以对少女表达善意,但不能有**纠葛。

    就算对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跨越无数距离空降而至将它轰杀,对方也未必能做到,可它终究是要回去的。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是性情大变始乱终弃,根本无关痛痒,又何必为了这个,就留下隐患。

    如果关系重大,假圣也不介意“不得已而为之”,给凌歧戴一顶翠绿的帽子,相信对方大概也不会介意,现在这情形,那完全没必要发生,它不想未来因此和凌歧有什么芥蒂。

    其实在追寻真理的道路上,假圣和钢铁主宰才更亲密,更像是同伴,它和凌歧始终隔了一层。

    但假圣却更看好凌歧,觉得未来肯定要靠着这位,才能触及真实。

    这种看法,无关个人情感,只在理智,只在力量。

    力量越强,当然就越有可能做到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至少在假圣看来,钢铁主宰和那一位的差距,未必就比他和钢铁主宰之间的差距更小。

    “林奇,好吧,或许你是对的。”

    “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完成这次的任务。”

    “你之前可是和你那些队友都闹翻了。”

    少女走到一旁,拢了拢头发,仰起脖子,看向窗外的天空,同时也展露出美好的身形曲线。

    她勉强收起脸上的惊疑和不满,对假圣已经有了一点芥蒂,但还是明智的选择转移话题,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无论是伴侣忽然间性情大变,还是别的原因导致这一情况出现,无理取闹或者立刻摊牌都是很愚蠢的做法。

    “就那么去做!”

    假圣很肯定也很干脆的回答,就像是不想多说随意推诿。

    这其实只是因为,他真的不对如何完成任务存有太多困惑。

    凌歧本就是这次执行任务的诸多轮回者中最强的一位,只要干脆利落的去完成任务,本来就有很大希望成功达成目标。

    它现在更能时刻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巅峰状态,虽说因为一些限制,它不可能超常发挥,凡人凌歧本身的实力极限有多少,它现在的极限就在哪里!

    然而这也让这此任务的难度,直接从三个骷髅级别,降到普通困难级别。

    个人状态的好坏,真的能让自身能力几倍的增减。这不是爆种、爆发,也不需要十倍、一百倍不可理喻的爆发,亦或临时获得某种超乎界限的力量,只是要能稳定的维持在自身极限状态,那么人的力量就不可想象,何况极限的思维速度,对于战斗也不无增益。

    就算是兴奋剂,也不可能让人时刻维持在自身最巅峰的状态,而且那也是以牺牲很多东西为代价和前提的。

    “走吧,我们快点。”

    假圣催促着,女子不明所以。

    假圣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不是因为任务,而是因为他自己。

    他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消耗大量覆盖在身上的混沌原力。

    一旦混沌原力耗尽,他最好的结果也是白忙一场,至于最坏的结果...

    一栋废弃的大楼旁,几只猫人鬼祟的身影闪动,假圣一跃而出,动作迅捷的将几只猫人一一击杀,期间还让一只猫人发出了惨叫。

    不是假圣不想做到更好,而是凌歧只能做到这么好。连这看在旁人眼中,恐怕都已经能称得上惊世骇俗,那可是几只精英猫人,妥妥的3级怪。

    收回长刀,假圣没有理会身后少女惊疑的目光,施然从一侧开了一半的小门走了进去,也不担心门后有什么埋伏或者陷阱。

    自信,很多时候,都源于自身的强大,更多时候,却还是一种习惯。